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悖論 【麥夏安】上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Mycroft×Sherlcok×Anderson,ABO3P設定
*歡迎留言來玩//



「死者Jack Murphy是Murphy Steak House的老闆,今天上午十一點半左右被人發現陳屍在辦公室。」
跨過鮮黃色的封鎖線,Sherlock走在Lestrade身旁,在一干員警的注視下,領著好脾氣醫生大搖大擺地走進暫時關閉的牛排餐廳。
「根據死者的傷口顯示兇手使用的是左手,目前鎖定的嫌疑人分別是左撇子的酒保Doug Richardson和昨晚最後與Murphy接觸的服務生Hank Baker,從現場的──」

「Boss方便打擾嗎?」
打斷Lestrade話頭的是一臉急切的菜鳥警員,目光在屋裡屋外來回游移,幾番權衡之下銀髮的警探做了決定,「我先去處理一下,你四處看看有什麼問題就找Anderson。」步出餐廳以前不忘交代道。


「嗯。」
Lestrade的話僅僅聽了不足三成,Sherlock隨口敷衍著,也不管Dr. Watson是否跟的上,逕自便直向餐廳深處的辦公室走去。
單人的辦公室並不算大,隨意堆放的雜物更是壓縮了整個空間,身型略胖的死者則陳屍在其中最為寬敞的位置,而正蹲在一旁忙活的不是別人,正是Sherlock這幾個月來的新同居人。


未待Sherlock發話,Anderson手邊動作沒停先一步說明道:「死者全身上下共14處刀傷,由傷口可以看出兇手是左手持刀且孔武有力,否則不可能砍斷第四肋骨造成心臟這處的致命傷。」
雖說並未言明,然而Anderson言下之意即是暗示目前鎖定的嫌疑人仍有待證實。
畢竟光看Richardson和Baker的瘦弱身板,別說是殺人了,是否能夠俐落地使用兇器都還是個問題。

「今天倒是帶腦袋出門了啊。」
對於男人的推測並未正面回應,Sherlock張口便極其刺耳的諷刺。
「初步屍檢的結果,死者死於利刃砍殺,並無任何中毒症狀,但更精準的細節必須回到局裡化驗才能夠確定。」像是沒聽見男人的刁難,黑髮Omega始終維持不高不低的適中聲線。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Anderson。」
兩手插在大衣口袋,諮詢偵探繞著濺滿鮮血的現場來回悠晃了幾趟,涼颼颼地拋下一句便轉頭離開,「兇手不是酒保或服務生。」當然性格彆扭的Sherlock不會承認自己這話間接認同了Anderson的推測。


「John走吧!」
「去哪裡?」
「隨便哪都好,只要別是個無聊的地方。」
「哎!可是我們才看了不到十分鐘。」眨了眨眼,好人醫生顯然沒能理解Sherlock和法醫兩人打啞謎似的對話。

「用眼睛觀察John,難道你看不出兇手是那個副主廚嗎?只有他」
「但是、為什麼?」
「因為筆跡,John動動你的腦,這只是個簡單的案件。」

即便早已習慣鬈髮偵探語帶諷刺的說話方式,讓人以如此直白的方式鄙視仍不免有些惱怒,褐髮的醫生撇了撇嘴,嘟噥著抱怨道:「既然這麼簡單的案件,為什麼還要還特意過來呢?天知道我們光花費在車程的時間都比你站在屍體旁邊多了至少三倍。」
就是近在咫尺的好人醫生也沒察覺Sherlock在聽聞抱怨時腳下不自然的停頓,只見男人眸底閃過心虛,忙迭收回自己有些不受控制的眼角餘光,下意識加快了步伐,任長大衣的下擺在半空中劃出漂亮的流線弧度。







喀一聲轉開門鎖。
映入眼簾是一片黑暗,並未在玄關瞧見黑傘可以知道某個高傲的工作狂今日大概也是常態加班。
中午逃也似的離開命案現場,Sherlock和前軍醫幾乎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整個下午全都花在處理新的委託案件上,奔波了一日,拖著疲憊的身軀好不容易回到家時已是晚上九點。


將長大衣隨手擱在沙發上,循著燈光走去,不意外瞧見臥房內的黑髮男人正倚著床頭看書。
在Sherlock瞧見Anderson的同時,Anderson理所當然也看見了自己那晚歸的同居人,就在那一瞬間兩人的目光不偏不倚地撞在一塊。
「回來了?」下意識地稍稍別開臉面,說不出來的尷尬讓Anderson不得不說些什麼。
遲鈍如Sherlock,亦是無可避免地感染了那股氛圍,「嗯、我去洗澡。」匆匆轉身的動作甚至透出幾分慌亂。





每次更新都會有種似曾相識內容好像貼過的感覺XDDDD
重複確認名稱又沒貼過,但已經不記得曾經在哪裡更新過啦(抹臉

然後今天最後一天!!!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