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愛情墳墓 【ML】CH4-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可能夾帶其他CP注意



任務比預期晚了一個多禮拜才順利結束,現任軍情六處領導一職的男人已經不是許多年前那個一線特務,雖說少了槍林彈雨的危險,但任務帶來的疲倦卻是不減反增。

拎著行李回到家大約是下午三點,並未事先告知,另一個屋主理所當然地因為上班並不在。
冰藍色的眸瞳倒映出混亂的客廳和臥室,比起憤怒更多的是無奈,暗嘆了口氣,拿著急待處理的文件男人決定將自己關進書房,那僅存的暫時與雷斯垂德氣息隔絕的整齊環境。

邁克羅夫特一忙就是數個小時,待到走出書房早已過了晚餐時間,望著仍然凌亂的景象,看不下去的男人終究挽起袖子動手收拾,順帶整理行囊。
草草吃了些東西安撫隱隱作痛的胃,眼見已然深夜,早過了雷斯垂德往常的加班時間卻始終不見人影,出於一股男人自己也說不清明的情緒,正如前些日子的情人節,邁克羅夫特彷彿是較勁似地不先有所作為。
於是,手裡攥著手機卻不願事先聯繫的男人在客廳坐了一晚,而銀髮的警探徹夜未歸。



處理完成的緊急文件讓安西婭來取走,沒有出門的邁克羅夫特就這麼瞪著眼,一路等到翌日晚間。
推開門,意外的景象令雷斯垂德揚了揚眉。

「邁克羅夫特你回來了?」
隔了大半月未見面,警探的語調不高不低只是簡單打了招呼,同時隨手將大衣往沙發一扔,轉身便進了臥室。
見狀,邁克羅夫特不著痕跡地皺了皺眉,忍不住發話:「葛雷格如果可以,我由衷地希望你能先洗個澡再躺上床睡覺,研究顯示洗澡不僅可以清除皮膚表面的污垢及分泌物,還能促進血液循環舒解壓力。而且床單我今天才剛換過。」
「不用兜圈子,嫌我髒直說就得了。」
瞥了男人一眼,銀髮的警探走進浴室砰一聲關上門。


話中帶刺並不是男人的本意,待到回過神,躍出舌尖的話便已來不及挽回,捋了捋頭髮,在職場上無所不能的官員只覺得無力感籠罩全身,望向緊閉的門板,邁克羅夫特低垂下眉眼,最末長出一口氣。
將雷斯垂德隨手披在沙發椅背的大衣歸位,卻沒想會從口袋飄出兩張長條狀的薄紙,分別是餐廳及旅館的發票。
彎腰拾起的瞬間,發票上頭的資訊便已烙進腦海,甚至稱不上推理腦海中便已還原自家昨晚徹夜未歸的伴侶行程為何。
心情複雜地靠在沙發椅背上,對於雷斯垂德的人為邁克羅夫特確實是信任的,只是想到兩人越發不自然的相處便不免心有芥蒂,正所謂嫉妒是最難看的樣貌,男人今個兒倒是徹底體會了。
正如雷斯垂德所認知的,黑髮的官員對於控制有著超越常人的偏執,不得不說,伴侶的捉摸不定確實令邁克羅夫特感到新奇的同時也心浮氣躁。





渾身散發著熱氣,僅在腰間繫了一條毛巾的雷斯垂德步出澡間,正打算開冰箱找罐啤酒,卻沒想男人卻倚在餐桌旁似是等待良久。
「你昨晚和前妻見面了。」
不是上揚的疑問句,平抑的語調甚是肯定。

男人劈頭就是沒頭沒尾的一句,雷斯垂德呆愣了半晌才回神,望向邁克羅夫特的臉面寫滿了不可置信:「你調查我?」
這是當初結婚時的協議,邁克羅夫特必須撤掉銀髮警探周邊所有的監視器,禁止官員打著關切的名義繼續介入雷斯垂德的生活,而雷斯垂德從沒想過邁克羅夫特會不守信。


「我只是無意看到了發票。只是個很簡單的邏輯思考,你對食物的品質並不怎麼要求,更不可能一個人去餐廳,兩張發票,其中一張是你前妻最喜歡的餐廳,至於旅館,從金額看起來你們是一起住一間了吧。」
男人近乎質問的口吻聽在耳中,饒是理由再充分雷斯垂德也沒了說明的心情。

「哈!真是聰明的福爾摩斯!是,我是和安娜見面,怎麼、現在我連和誰見面的自由的沒有了嗎?」
琥珀色的眸瞳死死盯著黑髮的官員,嘴角扯起一彎沒有溫度的冷笑,反問的語氣不自覺參上了挑釁。
「葛雷格我不是這個意思──」
「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我沒有你想得那麼齷齪。」無視對方的解釋,怒氣沖沖的警探一把將男人推開,逕自進房。





最近真的好熱啊(融化
看到ML吵架冷戰冰涼了一點(????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