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Obscure state 【狄路】 中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吾命騎士小說衍生,CP為狄路×伊路,微羅刃
*歡迎留言來玩//



目光始終未曾離開前方由魔怪幻化成的巨大鳥禽,左拐右彎、又是上攀下滑的,若非有隊長的幫助真要倚靠自己的力量尋著伊路──機會可說是微乎其微的渺茫,在黑暗中摸索著跋涉之餘狄倫不禁感嘆碰上伊路,什麼事都變了卦……
先不說與黑暗的物種稱兄道弟合作為伍,現下更是要憑賴精怪的指引方能夠這般平順安然地穿梭於這片看似寧靜時則凶險非常的森林,狄倫引以為傲的騎士規範和榮耀在此刻發揮不了任何作用,這是向來以身為人類為榮的男人初次這般頹喪地認清自己的脆弱與無力,內心的掙扎與糾結可想而知。

腦袋充塞著各式各樣紊亂的思緒,魂不守舍的後果自然是腳下一個踉蹌,整個人險險正面直接撲跌在地,慌亂之中反射性地攀住一旁的樹幹很是狼狽地穩住身形。


伸手撫了撫以頻率加快跳動的佐胸口,吁了口氣,低頭望向腳下絆著大概是樹根大石一類的物體,憑著月光定睛一瞧,赫見森森白骨泛著冷冽的寒光,猛地倒抽口氣,這可不是狄倫預期內的物件啊──!!!

緩過神來的男人甫一昂首,便撞進那化作夜梟模樣魔怪的青碧色雙眼,無波無瀾的瞳仁顯得弔詭而陰森,然而狄倫卻升起一股被看低瞧不起的錯覺,是太累了吧,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狄倫如是忖道。


捏了捏眉間醒神,狄倫咬牙佯裝沒見著散落滿地或手骨或腿骨甚至頭骨的森然景象,連忙跟上前邊撲騰著巨大羽翅的禽鳥,維持著一定程度的速率持續前進,過了好半晌,在狄倫險些要記不住方才所過之路的方向的同時,領路的小妖在不遠處的位置停了下來,在原地不斷盤旋。

這可大大激勵了整日跋涉還未來得及休息、已顯得有些疲態的男人,忙迭提振起精神,幾個大步跨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滑下有些陡峭的斜坡,果不其然在還算平緩的草地隱約可見一抹熟悉而纖長的身形,煞費苦心與體力終是讓狄倫見著惦在心口念念不忘的長髮青年。
銀灰色的瞳仁映出胸口淺淺起伏吐納的美麗人兒,銀乳色的月華沿著青年的輪廓勾勒出柔美的線條,光暈渲染著襯托著,乍看甚至會有碰著了謫仙的錯覺,見著看起來毫無外傷似乎熟睡過去的伊路,心中忐忑的大石落了下來,這會兒狄倫方才有閒暇的心思注意其他。


伊路、伊路……伊路──……
嘴唇翕動,一張一闔的口吐出無聲的呢喃,狄倫捨不得喚醒如此安詳酣眠的人兒。
不受控制的掌危顫顫地湊近,直到指尖幾乎要觸著青年肌膚的瞬間方才回過神來,渙散失焦的瞳仁頓時清明,羅蘭沉穩的聲調猶在耳畔不斷迴響,即便再渴望再衝動,亦只能懸空隔著數釐米描繪那精緻的眉眼與唇瓣。

是的、在將黑腐蝶的鱗粉洗去之前不能碰到伊路……
散落在伊路面頰、肩頸、四肢……身體各處碎銀似的七彩虹光想來便是殺人於無形的美麗毒粉吧,憶起那美麗而歹毒的生物狄倫不禁打了個寒顫,暗忖著還好自己沒有同那些妖冶的妖精打面照,想來是因為午後的陣雨所致。

尋獲青年的喜悅逐漸消淡,低垂下眼睫,狄倫緊鎖了眉間,這下該如何為伊路洗淨滿身的鱗粉可是個大問題,隨身攜帶的清水是足夠飲用的份量,若是要拿來這般大範圍的沖洗卻是絕計不夠,始料未及的困擾正待解決,卻一愁莫展。

喚醒伊路?
不、他不捨。是的,狄倫捨不得打斷那會令人兒嘴角不自覺上揚的美夢。


無計可施之下狄倫只能先將行囊內的清水和巾帕取出,沾濕的棉質布料撫過青年嬌酣的睡顏,先是光潔的額際、眉眼、鼻樑……然後是面頰,一點一點地拭去絢目而迷幻的妖精鱗粉,只聞伊路咕噥一聲,皺了皺鼻尖不安分地扭著頸子試圖擺脫外在的騷擾。

銀鐵色的瞳眸暗了暗,手下的力度不自覺地放輕放柔,眼角邊噙著的是男人亦不自知的情緒,就狄倫當下的念頭而言,唯一的、最是重要的只有將將毒粉擦抹乾淨,快些將這好不容易找著了已經消失整天的青年帶回隊伍,在自己目光所及之處好好地安全地待著。

即便是凝神不知在思忖些什麼手下的動作依舊沒有停滯,很快地,份量不多的清水幾近用罄,然而折騰了好些時候卻只將伊路裸露在衣袍外頭的頭部和四肢大略擦拭一遍,還得感謝午後那場來得突然的大雨,否則那銀亮毒辣的鱗粉可不是這般容易清潔,然而青年衣袍上頭點點閃爍的亮粉可是。
除此之外,若非忽晴忽雨的怪異天氣將美麗的腐蝶群全給趕回了巢穴避難,想必就是有小妖領路開道狄倫亦無法靠近向來封閉的妄幽仙境,更遑論能夠深入峽谷腹地。


耳尖地聽聞大抵是左側方位傳來的水流響音,這往日再平凡不過的淅瀝聲此時聽上去卻如天籟一般美妙深刻,欣喜的光采染上暗色的眸瞳,狄倫連忙拉長了耳朵凝神細聽,確定水聲是由不遠處傳來而非因為過於疲憊而生的幻象。

猛一起身,視線在水源的方向和熟睡的青年之間徘迴悠轉,複雜的神情擺明了內心的糾結與掙扎,是了、咱們這整個腦袋裡頭只容得下某個漂亮人兒的狄倫半點捨不下與待在伊路身旁的時間,即便美人此時睡得正熟。
一雙眼灰溜溜地打轉,在萬物沉寂的深夜時分試圖尋獲些什麼能夠解決困境的物件,鷹隼似矍爍視線掃視了一圈,末了落在一旁撲扇著翅膀的巨大飛禽,那直白赤裸的目光幾乎能夠鑚出個窟窿,銀灰色的瞳孔直勾勾地瞪著,駭得死靈生物出了一身冷汗。

「吶、」
半瞇起眸子,不自覺壓低的嗓聲隱隱夾帶著狄倫亦無察覺的威脅意味,「你變回原本的模樣是能夠搬得動伊路的吧?」
男人眼底深處折射出的打量精光讓小妖不爭氣地哆嗦了下,眼前之人的氣勢似乎在一瞬間無限放大,面對這般強勁的壓迫就是再怎麼不濟事也只能僵硬地頷首,飛快地解除夜梟的樣貌,有些粗魯地一把拎起還躺在草地上睡得香甜的另一只死靈生物。


「欸誰讓你動作這麼粗魯的!」
「你動作輕一點,別把伊路吵醒!」
「喂、去哪裡啊?水源在另一個方向才對!」
滿腹牢騷地改變姿勢,然而面對這彷彿換了個人似的男人向來心高氣傲的妖獸卻無法反駁,只能任由方才還頗為輕鄙的人類指揮使喚。

「好了、可以把伊路放下來了……對、動作輕柔一點……」只見小妖迫不及待地將額外的負重擱在狄倫指定的位置,趕在還未得到下一個指令之前逃也似地飛得遠遠的。


墨色的髮絲鋪散開來,隨著流動的水波飄蕩,髮尾的燄紅色襯著清澈透亮的溪水無比絢目,虹光點點險些要花了狄倫的視界,隔著沾溼的巾帕有些笨拙地將青年上身的衣袍褪下,在清淺的溪畔仔細地搓洗直到確定上頭沒了鱗粉。
退去遮蔽的上身赤裸,即便那月牙白的肌理帶著強烈的磁性再再吸引著狄倫,但只要咬牙轉開臉,強迫自己別將視線駐留在那泛著誘人櫻色的突起上頭便是,然而,那已經讓溪水打溼而顯得貼身的褲袍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解決的物件啊……

用力搖晃著腦袋,試圖將一瞬間浮現的綺麗畫面全給拋諸腦後,暗罵自己的毫無定性與無恥,惱羞成怒的狄倫拿著巾帕在水下使勁地擦洗深色長褲上頭無比顯眼的星點。






微亮的曦光夾帶著清脆的鳥囀由帳篷的縫隙溜了進去,只聞長髮的青年輕嚶一聲,扇似的羽睫騷動,半睜的眸子朦朧間只瞧見這些日子好生熟悉的帳篷尖頂,渾沌的腦袋沒了平日的清晰只覺得哪兒有些不對勁,翻了個身,入目的是面帶倦意正淺淺呼息的黑髮男人。

唔、嗯……是狄倫?
揉了揉惺忪的眼角,正奇怪作息規律習慣固定的男人今兒怎麼反常了,只聞帳篷外傳來窸窣不斷的人聲,若是往日,現下這時候狄倫早該隨著其他隊員折騰準備早膳去了。

眼尖地瞧見狄倫眼袋下邊淺淡而突兀的烏青色,是因為……沒睡好嗎?
血色的琉璃盯著男人瞅了好半晌,這會兒伊路方才後知後覺地憶起自己不該出現在營地,依稀記得失去意識以前映入眼底的是成片的黑,其中還夾帶了各式各樣絢目繽紛的色彩,應該躺臥在青翠鬆軟的草地而非人為搭建的帳篷……滿山滿谷的山林妖精呢?

起身將晾在一旁外衣和褲袍穿上,眨著不解的眸子,步出帳篷前還不自覺地回望仍是熟睡的男人,大致梳洗過後,伊路揣著半是猜測半是疑惑的心情往主帳方向走去,紊亂的腦袋瓜子沒有同君主回報的印象,這會兒清醒了不去請安謝罪怎麼樣也說不過去。



「醒了?也難怪狄倫那傢伙還在補眠,走一趟妄幽谷趁夜將你帶回來可讓他吃足了苦頭。」
放下手邊收拾的動作,羅蘭連忙招呼伊路進入還未來得及徹下的帳篷,畢竟等會兒要談論的話題實在不適合在眾目睽睽之下公開,更別說那拉長了耳朵尖的法特林面露期待。

蒼藍色的眸瞳映出看上去頗為抖擻的長髮青年,伊路臉色紅潤的模樣也稱不上奇怪,先不說青年的身分必定是得到蝶群的歡迎與尊敬,黑腐蝶的鱗粉對人類而言是劇毒,對死靈生物來說形同虛設,但鮮為人知的是附帶的上好安眠作用。
因為任務長途跋涉休息不足是難免的,這回意料外的插曲讓伊路好好地睡上一覺補足了精神,然而狄倫那廝瞎操心忙碌了好陣子倒是夠折騰的,直到天邊翻了魚肚白被指派領路的小妖方才回歸。


「別那麼緊張,你走了岔路碰上蝶群完全是意外,我要同你談論的可不是這事兒。」
示意有些手足無措的伊路隨意坐下,一邊為了緩和氣氛一邊隨口問道:「手臂的傷好了嗎?」還記得旅途的開端便出師不利,低階的食人花怪對出征的隊伍來說自然沒什麼威脅可言,然而伊路胳膊上頭留下的近似灼燒的小傷口卻讓羅蘭很是上心,除了擔憂以外更多的是不解。
伊路並非人類,照理說死靈生物的身分能夠助其削減甚至阻絕許多魔物的攻擊,與花怪戰鬥的是整個隊伍的騎士,但掛彩的卻獨獨只有一人。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