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Obscure state 【狄路】 上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吾命騎士小說衍生,CP為狄路×伊路,微羅刃
*歡迎留言來玩//


昂首,足足有巴掌大的妖異墨蝶通體漆黑,在陽光下折射出赤黃青白各色絢目斑斕的色彩。

從未見過這般大陣式的群蝶飛舞,伊路呆立在原地,愣愣地望著漫天飛舞時而盤繞身側的美麗生物,估算這季節也到了花開交配的季節,萬物為了繁衍後代無所不用其極,誤闖了妖蝶巢穴的長髮青年正巧有幸目睹繽紛而神聖的時刻。

在為了美景失神的當兒只覺得指尖落了些微的重量,定睛一瞧,只見一只身型較其他同類稍稍小上一些的異色綺蝶暫歇在右手的指節處,嬌小的蝶后正羞答答地同伊路屈膝行禮,清澈的血色琉璃映出舞也似地優雅姿態,青年好奇地眨了眨眼,清淺的靨花不自覺地綻在唇角邊,冷然的標緻臉蛋頓時柔和許多。

顯然這些妖蝶是辨出了伊路的特殊身分,即便由外貌看上去與人類無異,然而那股與身俱來的黑暗氣息卻是不容掩蓋與忽視,峽谷內的妖蝶離群索居向來自恃甚高,由蝶后出面示好可是鮮有的事,這會兒方才讓人聯想起青年高階死靈生物的身分。

輕笑著以指尖摸了摸小巧精緻的魔物,一揚手,外貌別於其他同類的蝶后領了眾蝶翩翩舞著,映著虹彩的鱗粉閃耀著灑落四處,一時間幾乎要花了整片視界。


參天巨木林立,樹影掩去晌午艷陽的毒辣顯得陰涼不少。
整個人仰躺在翠綠的草皮,熾焰色的長髮鋪散在地與蒼翠的碧色相映成輝,沒有汲汲營營沒有繁雜事務,腦袋裡頭什麼紊亂思緒全給拋到九霄雲外,遠離人群融入自然的舒暢令伊路慵懶地瞇起眸子,一如饜足的貓兒。

涼風徐徐而來,湛青色清澈的大空一如成疋上好的絲質布料,幾縷雲絲綴在天邊顯得無比高遠,引得青年不自覺探出手試圖要勾著些什麼,樹濤沙沙、鳥鳴啁啾煞是愜意,意識越發朦朧,半瞇著眼方要進入夢鄉的當兒只覺一絲精光飛快地掠過,混沌迷濛的腦袋自然是什麼亦辨不清晰。

君主……和任務……?






眸底映出男人前邊始終沒有動靜的野菜串燒,嘴裡嚼著乾糧和著清水便匆匆嚥下,屈起手肘頂了頂坐立不安心神不寧的副隊長,「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怎麼都不動,沒胃口嗎?」邊說還邊朝那狄倫碰也沒碰過的晚膳努嘴示意。

「沒什麼,我不餓。」
好笑地看著青年那十足垂涎卻又強裝矜持的模樣,伸手將盛裝幾串鹽烤蕈菇和生菜野味的盤子給遞了出去,瞧法特林那付饞像,要說他半點不覬覦自己的食物還真是不大可信。

晶亮的瞳仁灰溜溜地轉,面對腹中饞蟲的鼓譟法特林終是敗下陣來,迫不及待接過盤子的同時還不忘澄清:「我這是幫你吃噢……」然而那不斷將食物往嘴裡塞的動作卻是出賣其說法最直接的証明,一旁的騎士見狀只能無奈地搖頭。


打了個飽嗝,腆足地撫了撫稍稍脹起微突的肚楠,頗是滿足地半瞇起眼,法特林這會兒方才有多餘的心神去顧慮其他,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左瞧右看,又扳著手指數了好半晌,良久方才確定那抹頎長的艷色身影,今兒打從早晨開始便反常地不見人影。

「欸狄倫,你家那口子去哪了?怎麼整天都沒瞧見。」雖是出於關心的詢問卻免不了夾帶其中的揶揄調侃。

若是以往大抵是說笑一翻便輕鬆帶過,偏生這話可說進狄倫心坎裡了,外表看上去沉穩無異,然而胸口壓抑的情緒卻十足十地騷動,高高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地蓋過緊繃的理智。

天知道狄倫今兒清晨在帳篷內沒見著那抹熟悉身影的當兒是如何驚慌,是的、是確確實實失了方向一般無措,利用大半天的時間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更試圖以「伊路去執行任務,很快就回來」的彆腳理由說服自己。



然而、隨著時間分秒刻鐘點滴增加,狄倫心底的不安不減反增。

正午時分,突如其來的陣雨更是讓男人抑鬱鼓譟的情緒一股氣攀上最巔峰的高點,斗大的雨點打在茂密的葉片上頭滴答作響,數人合抱的巨大樹木瞧不著頂梢,放眼望去盡是成片的蓊鬱翠綠,別於先前經過的草原和荒涼礫漠,已經逐漸深入森林內腹地帶的隊伍更是一個個繃緊了神經。

畢竟打從進入森林開始,各式各樣的魔怪妖物便是絡繹不絕,赤目長臂的變種山猿、成群出遊的熊怪家族……就是清澈見底的溪流也有齜牙咧嘴的鋸齒食人魚,有了森林豐富的滋潤,幾乎是所有物種都生養得健康壯碩,關於這點,相信日日都碰上魔怪的騎士們都吃足了苦頭。


「前邊不遠的岔路再下去便是妄幽谷,也是極為罕有、防禦心甚高的黑腐蝶巢穴,峽谷之名取自人類試圖窺探其美麗仙境的妄想……」

攥緊了拳頭,險險要不管不顧什麼團體分際上前逼問伊路下落的衝動卻讓羅蘭一句話給震得消散,眼尖地捕捉到男人朝自己方向投射的目光,僅僅只是驚鴻一瞥,狄倫卻篤定了羅蘭這話是在同自己說明些什麼,縱使由表面上看來男人只是在和一旁的刃金閒談。

竟然是黑腐蝶!!!
若是毫無防備地闖入妄幽谷下場會如何是狄倫不敢也不願去想像,黑腐蝶向來以其綺麗優雅著稱,美麗的妖精是如何在人類醜陋慾望下存活自有其特殊之處,蝶群對於人類的氣息十分敏銳,嬌小的體型構不成什麼威脅,但隱含在絢目鱗粉的凶惡毒素卻不容忽視。

閃著銀亮光澤的碎粉灑落一身,看似無害綺麗的粉末幾乎是觸著肌膚的瞬間便如火燄灼燒似的劇痛,毒素猶如火舌一點一點地侵蝕滲透,先是沁入表層的皮肉,再來便是更為深處的骨髓神經,緩慢地剝奪人類的五感,嗅覺、觸覺、聽覺、然後是味覺、視覺……等。

已完全交融、隨著血脈流動肆虐的毒素甚至會使人陷入瘋狂,幻象、幻聽交雜著折磨已然鬆散脆弱的神經,直至崩潰,澎湃騷動的妖精之毒再最末人類嚥下最後一口氣的同時方才消停,隨著生命的逝去嘎然而止……
這是黑腐蝶殺人於無形的秘密,也是冒險者和盜獵者為之卻步的夢魘,亦是仙境。


狄倫設想過前邊等待的可能是凶險巨鱷、食人狼犬或是其他各式各樣的毒蟲蛇怪,就是沒預料會是以其美麗棘手著稱的黑腐蝶,雖是知曉拯救教皇的旅途會經過妄幽谷的邊側,卻從未想過會近在咫尺,只要梢一不慎便會將整個小隊導向滅亡,無怪乎羅蘭要派伊路做斥候探路。

即便伊路與常人不同,更是身懷足夠強悍的能力足以逢凶化吉,狄倫的理智清澈而明晰,但懸在心口名為擔憂的大石仍然高掛,若是伊路不小心真碰上了黑腐蝶呢?或是碰上了其他什麼可怕的魔怪野獸,是否能夠全身而退?亦是已經受傷了?負面的念頭不斷在狄倫已經亂烘烘的腦袋盤旋迴繞。

正所謂心慌則亂,咱們平日沉穩冷靜的副官狄倫壓根忘了那美麗青年的真實身分,死靈的世界以能力作為判斷地位排序的依據,什麼樣的妖魔鬼怪碰著了可說是黑暗界將軍地位的伊路還不乖乖讓道,若真是罕有地遇上幾個不長眼的,孰勝孰敗豈不是輕易可得的答案嗎?



「我讓伊路去探查前邊的路況了,依照時間來看應該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
這番話來的適時卻也突然,羅蘭也不知是在回答法特林的疑問亦是暗示些什麼,湖藍色的眸底閃著隱晦的光彩直勾勾盯著沉默的黑髮男人瞧。

陷入沉思的狄倫這會兒才讓羅蘭溫潤的聲線拉回現實,慢騰騰地回首,銀石毫無預警地撞上那雙帶笑的瞳仁,四目相對,靜默無聲的波瀾流轉在其間。

若是真的擔心的話就靠自己的力量去把人找回來啊……探不見底的深邃眸子如是說道,男人嘴角邊揚起的弧度甚至帶上些微的惡意。

這令狄倫攥緊了拳頭,無力感和其他什麼複雜的情緒接踵而來。
是的,狄倫在一瞬間感受到自己的渺小──面對大自然,身為人類的悲哀與脆弱,這是狄倫初次這麼瞧不起自己人類的身分,若是身為其他更為強大且蘊含更為凶悍能力的物種,想必就不需要煩惱了吧?





日落過後不久醺紅的夕霞退去,隨之主宰大地的是純粹的墨色,就是嬌羞的月彎都蔽在淺薄的雲層後邊若隱若現,灑落銀乳色的月華讓樹群擋去了大半,只聞蟲鳴不絕,甚至能夠透過清風的傳遞隱隱聽見不知來自何處的淒厲狼嗥,森林的夜晚向來不是安寧寂靜,然而今兒卻顯得特別抑鬱緊繃。

先是布料的摩挲,然後是窸窣的細碎聲響,一身貼身勁裝的頎長身影躡手躡腳盡量放輕了動作,小心翼翼地調整呼息,狄倫只覺得胸口跳動的速率已然失控,然而狄倫自己曉得失去控制的除了心搏之外,更多的是為了那美麗青年癲狂的衝動。
擅自脫離隊伍是任務時的忌諱,但焦躁的男人已無暇亦從未思考若是自己這般出格的舉動讓人發現了會被如何懲治,向來沉穩的狄倫現在滿腦子只有伊路已經消失多久、是否受傷了一類云云,什麼規矩什麼紀律,甚至是身為騎士對於任務的使命感全給拋到腦後,盡快找著那長髮的青年是狄倫唯一的念頭。

慣用的長劍和匕首全都好好地繫在腰間,足夠的清水、乾糧以及急救藥品收在肩側背著的輕便行囊,確定裝備妥當的男人催急了步伐迫不及待地要出發,卻沒料甫一旋身入目的便是另一抹佇立的人影,胸口的臟器頓時震聲如雷。

微弱的月光斜斜地映在男人面龐,本就稱不上健康的膚色搭配那雙閃爍著熠熠精光的眸瞳顯得異常詭譎,一瞬間狄倫甚至生了碰著吸血生物的錯覺,目光駐留在羅蘭臉上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嘴唇翕動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始終靜默。


「他在妄幽谷。」
不高不低的聲調率先道出平淡的語句,然而聽者可沒法這般淡定冷靜,原先最不希望的推測竟成真了,狄倫瞠大了瞳孔惡狠狠瞪著發聲的男人遲遲回不了神。

褐髮的男人視狄倫幾乎要能看穿一個窟窿的直白視線為無物,兀自說道:「聽著、你找到伊路的時候不可以碰他,記住,在你確定用水洗淨他身上的鱗粉之前絕對不行觸碰到他!」湖藍色的眸瞳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有些緩慢地嚥了口唾沫,咕咚一聲在全然闃靜的夜晚顯得格外清晰,「鱗粉……伊路那樣……沒事嗎?會沒事的對吧?」好不容易吐出口的語句顯得乾澀而嘶啞,隱隱夾帶其中的企求和輕顫連狄倫自己都未能察覺。

「你說呢?」
也不知是刻意或是無意,羅蘭並不正面回應,似是而非的語氣與神情令人捉摸不透。

兩人對望,狄倫那彷彿天塌下來的驚恐和絕望讓羅蘭不禁忍俊,一揚手,招出平日跟在身旁的小妖,這會兒才善心大發地說道:「牠會引領你的方向。至於伊路……看來狄倫你真是讓人家漂亮標緻的外表迷昏了頭,伊路可不是人類。」

靛青色的眸子映出狄倫先是一怔而後脹紅了臉的侷促神情,嘴角上揚的弧度似乎又多了幾分,捉弄自家副官這有趣的遊戲大概還好陣子不會膩味,狄倫不知變通的老實個性能夠輕易看透,聰穎如羅蘭豈會沒瞧見伊路和狄倫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情愫,然而感情這種事急不得,更不是外人能夠指手畫腳多加干涉的。

「你還愣著,不擔心伊路讓路過的野獸叼走吃了?」
言迄於此,扇著蝠翼凌空的小妖在同時好似得了暗示一般化做夜梟撲騰著羽翅,盤旋了幾圈確定後邊的男人跟上方才向黑暗的未知森林深入。

望著逐漸隱沒在夜色的身影,羅蘭在霎那間甚至升起一股過來人的微妙感受,說不清的情愫再胸腔翻騰著不斷湧現,搖了搖頭,暗笑自己真是心老了。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