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異鄉人CH7-4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你說我到底哪裡不好呢?是因為我離開加州嗎?」
「畢竟聚少離多嘛。」
「之前也說好了她會一起調來紐約,卻沒想到臨時變卦……因為前陣子我們總是吵架,我希望關係能夠更穩定一些所以和她求婚,但她說我滿腦子只有工作,一點都不在乎她,與其勉強在一起不如分手……」
男人叨叨絮絮的較平日來得話多,耐著性子聽下來丹佐也能拼湊出整個來龍去脈,然而感情本就沒有所謂對錯,只能任由布蘭登嘟囔著抱怨,局外人的丹佐只能扮演聆聽者的角色。


「四年多的感情,我真的不在乎她嗎?」
對上那雙氤氳著水霧的藍眸,與布蘭登認識不到三個月的警探實在沒能回答。

眸底倒映出男人頹喪的背影,丹佐沒來由地憶起與布蘭登初識時的景況,態度自負,非端著架子頤指氣使任性為之,丹佐曾不只一次暗嘆竟會有如此惡劣的傢伙。
隨著相處時日漸多,丹佐反倒找著了平衡點,或許也是對方放下渾身豎起的尖刺,讓那張不討喜的面容出現少見的表情不自覺成了一種樂趣。


「跟你說,你總是那個倒楣的受氣包。」
許是一直沒得到回應,布蘭登驀地轉過頭,說著忍不住咧開嘴悶笑出聲,「餐廳那一次是她放我鴿子,後來在地中海的前一天我們在電話中大吵一架,她說她要留在加州……而你總是撞上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來招惹我……」瞇著眼,獨自傻樂的模樣彷彿同朋友分享秘密的孩子。
只見男人嘴角上揚眉眼卻始終低垂,比哭還難看的笑臉任誰看了也開心不起來,鬼使神差地,丹佐伸手覆上那頭金褐色的髮絲輕揉了揉。
丹佐不是不奇怪男人的性格竟會如此外顯,如今一聽,倒是有了單純看不順眼以外的解釋。


「來──」突如其來的男聲嚇得丹佐連忙收手,望著酒保送到桌前的粉色基調調酒,丹佐一臉疑惑:「不好意思,我們沒有加點。」
「請他的,這杯是破碎的心。」
「他不能再喝了,所以──」
正打算婉拒酒保的好意,卻不想丹佐話沒說完,就見一隻長臂橫過自己,「哎!布蘭登你!」動作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僅是眨眼間方才還滿杯的調酒已經見底了。
頹下雙肩,丹佐無奈地嘆了口氣:「別喝了,明天還要上班,我送你回去。」分辨不出布蘭登究竟醉到什麼程度,丹佐索性直接伸手拉起一旁的男人,暗自慶幸自己今晚滴酒未沾。



也不掙扎也不鬧騰,乖乖讓男人塞進副駕駛座。
「吶。」
慢吞吞綁妥了安全帶,沒有得到回應的布蘭登加大聲量又叫喚了一聲:「嘿!」
「嗯?」
「大家都叫你的名字,我也叫你丹佐吧?」雖是疑問句型,語氣卻滿是肯定。


清楚地知曉這種時候隨口答應就是最簡單的應對方式,然而丹佐卻忍不住反問:「為什麼?」
「我喊他們約恩和克萊兒,卻叫你悉德尼像被區隔似的。所以,為了以示公平你叫我布蘭登吧……」因為酒精,男人的聲線有些沙啞,聽上去少了平日的死板板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精英氣息,多添了分親和的軟糯。

「真是看不出來你會在意這個。」
「我才不在意。」
好笑地瞥了眼臉上明白寫著我十分在意卻嘴硬的男人,沒打算同醉鬼講道理,丹佐只是胡亂點頭:「好、好。」
順帶否認心跳的速率有因為對方與平日迥異的模樣而稍稍加速。


「你很奇怪。」
話題的變換來得毫無預警,瞥了一眼直指著自己的食指,丹佐哭笑不得:「哪裡奇怪?」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你和一般大眾認知的黑人有些微不同,你性格外向開朗,但卻沒有那股非要力求表現證明自己的潛意識,就算當過兵,但你太習慣和白人相處了。」

「你這是在暗示我不夠積極上進嗎?」
只見面色微紅的檢察官偏頭想了想,擰著眉似乎在頗為苦惱,最後只能得出模糊的結論: 「不、就像是……對你來說沒有那層藩籬。也許,你擁有不一樣的家庭背景。」
「你是種族中心論者嗎?」
「我是個普通人。」
既不肯定也不否認,似是而非的答案卻是最能完整概括的回答。

「是呢……」
縱然是在以多種民族文化融合而聞名的美國,只要是人都有偏好,有私心,誰也沒能夠肯定自己能夠絕對中立,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麼多年以來社會結構逐漸改變,越來越多有色人種躋身上層。


望了眼右側正盯著窗外發楞的男人,丹佐忍不住調侃:「說起來,你說這種話不怕直接被趕下車嗎?」
「你會嗎?」
挑了挑眉,揚起的嘴角稍稍消融了前一秒已經爬上肩頸的孤寂和距離感。




久違的更新XD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