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異鄉人CH7-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謝謝卡維佐先生的證詞,我們會朝這個方向偵辦。另外想請問你的妻子是否涉案,否則她為什麼要匯款給謝菲爾德?」
搶在卡維佐反應過來之前,一個頭兩個大的漢生連忙將問題堵了回去,「在搜查令下來之前,我的當事人不會再回答任何問題,告辭。」拉起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幾歲的主任醫師,逃也似地匆匆離開。



送走卡維佐和漢生,布蘭登喝了杯咖啡稍稍喘口氣,沒有三十分鐘,接下來要應付的則是哈莉瑪‧愛華士和珍妮絲‧卡維佐兩位涉案嫌疑人。
前者聘不起能夠支招的高薪律師,讓布蘭登板著臉孔威嚇了兩句,不足三十歲的年輕祕書便哆嗦著全盤托出,表示自己只負責打電話,卡維佐則支付了五千元的封口費。

至於珍妮絲‧卡維佐,正如克萊兒所查到的航班資訊,當時珍妮絲與幾個朋友在義大利停留了大約一個月,事後一直沒有察覺異狀,直到從布蘭登手中親眼瞧見自己的資產明細這才驚覺不知何時轉出了一萬八千元。
雖說仍有行政上的處理行程,但藉由邁林與愛華士的證詞,偽證一案算是確定,珍妮絲的嫌疑亦大致洗清,然而更重要的是邁林與薔薇組織的關係仍未查清。
除了薩爾瓦多黑幫,目前可能涉案的關係人有州務卿尼可拉斯‧愛默生、州議員馬修‧納爾遜,以及主任醫師邁林‧卡維佐,無一不是社會上頗負聲望和財勢的人物,這意味著此案牽涉之廣泛必然超乎想像。


◆ ◇ ◆


忙了一天,大夥彼此道別後便各自返家,走出電梯前黑人警探沒有忘記打趣約恩那張帶傷的面容。
哼著歌,與布蘭登兩人並肩走向總是停在固定車位的銀色轎車,丹佐這才剛繫上安全帶,就聽副駕駛座的男人傳來問句:「等會有事嗎?」
「嗯?」
布蘭登這問句來得突然,丹佐一方面困惑另一方面卻有幾分了然,雖說乍看與平日無異,但這兩天男人眉宇之間總透出一股說不出的鬱悶。
以丹佐的話來說就是,連冷眼瞪人時似乎都少了點氣勢。

「……我想找人喝一杯。」
就連布蘭登自己也沒想到,在紐約這個仍然陌生的大環境,心情鬱悶時,腦中第一個浮現的不是檢察署的同事,而是當初讓自己惡意針對的黑人警探。
「好。」
尋思自己沒什麼安排,警探應下邀約。


男人如此反常定然不會只是聯繫同事情誼,只是丹佐沒想到情況會是如此。

一進酒吧尋著了位置,布蘭登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悶頭喝酒,五顏六色的調酒男人當氣泡飲料似地一杯接一杯,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開口:「這我不要了,給你。」
「什麼?」
本能地接住男人拋來的物件。

攤開掌心一瞧,那是一個重量很輕的純黑色絨布盒,不足自己半個手掌大的絨盒看上去十分素雅,一如曾經見過的首飾盒,毋需打開丹佐便能精準地猜出裡頭所裝為何。
丹佐可沒有忘記那日男人期待約會的模樣,相較之下,這兩天整個人都沉悶下來,種種線索連貫起來答案便呼之欲出。

果不其然,布蘭登說道:「她說不要,那我也不要了,送你。」
幾杯酒水下肚,沒了平日的邏輯和精明,面色透著薄紅的檢察官擰著眉胡言亂語:「為什麼?我們交往了四年半,你說為什麼……是因為我不夠好嗎?」
只見布蘭登低垂下眉眼泫然欲泣,酒吧中略嫌昏黃的燈光映在男人的面龐,那瞬間丹佐幾乎要以為向來心高氣傲的檢察官會在下一秒落淚。

吶吶地張了張嘴,黑人警探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口拙,「也許、也許對方有其他人生規劃,暫時不想結婚而已,你可以明年再嘗試一次,說不定──」
「我們分手了。」
「啊……」
掏心挖肺的安慰還未說完就被打斷,丹佐望著又仰頭將調酒飲盡的男人好不尷尬。





是Man's Talk!!!
不是Dirty Talk(欸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