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異鄉人CH6-5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在一年多前,因為母親生病家裡很需要錢,對方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找上我,而我為了錢出賣我的良知和職業。我偷偷在比對前換掉精液樣本,目前資料庫中的DNA根本不是卡維佐的。」
「是誰要你這麼做的?」
「我不知道,對方只透過電話聯繫,新的精液樣本也是直接寄到我家。但只可能是卡維佐吧。」

「你對那名聯絡者還有什麼印象嗎?用詞、口音,或是任何奇怪的地方。」
「電話裡都是雜訊,聲音也很模糊。」
皺著眉試圖回想,只見謝菲爾德猛地抬起頭,「我想起來了!對方的說話口音很少見,和紐約口音不同,像是……沒有捲舌音。」
指尖輕點了點桌面,布蘭登依稀記得邁林‧卡維佐是土生土長的紐約市人,而珍妮絲‧卡維佐則是羅德島州人,然而這種間接證據在法庭上是站不住腳的,更何況不捲舌的發音方式並非只有羅德島州才有的特徵。


沒有停頓太久的時間,布蘭登接著問:「對方之後還有找過你嗎?」
「沒有,一次就夠了,這種將靈魂出賣給惡魔的事我再也不想再做了。這一年,我沒有一天睡得好,我對不起那個被強暴的女孩,對不起這份工作。」將額抵在掌心之間,謝菲爾德雙肩顫抖著,忍不住嗚咽:「前幾天我在報紙上看到拉米瑞茲敗訴的消息,我很後悔,但我沒有公開真相的勇氣……」

「所以謝菲爾德先生你承認受人賄賂,並偷偷置換卡維佐原本所提供的DNA樣本是嗎?」
「是。」
「謝菲爾德先生,因為你的配合,我會幫你申請爭取減刑甚至緩刑。」藍眸倒映出痛哭失聲的男人,不自覺捏緊了手中的鋼筆,布蘭登神色晦黯不明。
像是沒有聽見布蘭登說話,直到偵訊室的門板闔上,男人始終低垂著腦袋,兀自低喃:「很高興你們找上我,真的……」


有了謝菲爾德的證詞,拉米瑞茲一案已經確定重啟調查,縱然真相大白,卻無人能高興起來,一時間辦公室的氣氛十分低迷,任誰都能感覺到今天本就情緒不高的布蘭登尤其明顯。


「做什麼,振作一點!」
捂著自己被紙捲拍痛的腦門,整個人攤在椅子上發懶的丹佐慢騰騰地抬頭,直視道格拉斯的目光,直問:「有任務嗎?我去!」
「丹佐和約恩去一趟西奈山醫療中心,以費婭案的名義將卡維佐請回來,如果他拒絕配合至少要直接採證。」無奈地笑了笑,似是瞧出布蘭登的不對勁,道格拉斯體貼地將工作分出去。
「沒問題。」
幾乎是剎那間,丹佐整個人從椅子上蹦起身,帶上配槍,勾著金髮鑑識官的頸項便直往外走,在無人瞧見的角度,抽空偷覷了布蘭登一眼。
沒來由地,丹佐格外在意男人昨晚的約會情形。



◆ ◇ ◆


「嗚……」
背脊抵著石牆,口鼻被捂住,整個人被拖至暗巷內的青年瞪大了翡翠色的眸子,不禁暗罵什麼時候雀兒喜的治安已經如此敗壞。

「你記得我是吧?」
透著笑意的男聲傳入耳中,就著不遠處路燈的昏黃燈光,約恩依稀能夠瞧見攻擊者的輪廓,正是不久之前在薩爾瓦多幫曾經見過的男人──暱稱雷的雷納多‧羅德里格斯‧萊特。

「嗚嗚。」
一直以來約恩都有不善認人的問題,然而跟前這個渾蛋像是直接刻進腦中,說什麼也沒能忘記。
打從布朗克斯回到組裡,約恩以掘地三尺的氣勢,發狠似地僅憑一個暱稱硬是從幫派資料庫挖出男人的資料。
現年三十五歲,父母雙亡,近兩年來以打手身分在莫雷諾身邊混得風生水起,因為遺傳美裔母親,膚色上顯得別於一般薩爾瓦多多數的印歐混血人種,外貌上的不同自然引來幫內有心人士的碎嘴,全都讓雷納多不怕死出名的打架狠勁暴力鎮壓。


「很好,看起來是記得,我找你有事。」
男人僅用單手便能牢牢摁住約恩的雙手,這力道比起丹佐自是可怕許多,微瞇起眸子,受制於人的鑑識官停下掙扎,繃緊了神經試圖辨別雷納多的來意。
特地花工夫埋伏在自己獨居的公寓附近,約恩想過男人或許是要胖揍自己一頓,又或欲行不軌,卻不想男人如是說:「這個給你。」掌心同時被塞入一團不大的紙團,死死怒視雷納多,約恩淤積在胸口的不解越發增加。
「小傢伙我走了。」
臉頰讓人輕薄地摸了兩下,男人顯然準備轉身離去。

暫且將疑惑拋諸腦後,這無疑是個機會。
瞅准了對方鬆開箝制的瞬間,約恩攥緊了拳頭想也沒想便招呼上去,猝不及防的雷納多左臉被打個正著,約恩肯定自己是使盡了全力,然而男人只是微微一偏臉啐了口唾沫,下一秒便還以一拳。
意料外的反應速度讓約恩大吃一驚,堪堪退後兩步卻沒能完全避開,顴骨處火辣辣的疼,讓地上可樂鐵罐絆了一腳的約恩狼狽地站定,擺好架勢抵禦後招,卻沒想男人踩著大步上前,雙肩被一把箝住,下一秒被狠狠吻住的金髮青年傻愣在原地。

更正,不是吻,是野獸一般的撕咬。


「你他媽瘋了嗎?我明天就帶人以襲警的罪名抓你!」用手背抹去嘴唇上的濕意,胸膛因為氣憤劇烈起伏,約恩一雙碧眼滿是詫異,向來靈活的腦袋顯然沒能跟上雷納多異於常人的思維。
「我等你,後天見。」
一把揮開試圖觸上自己嘴角的手,約恩動也不動,也不應聲,只是死死瞪著男人終於走出暗巷的背影。


「不是說看到美人上前搭訕了,哈哈哈你的左臉是怎麼了?」
「讓野貓給撓了。」
遠遠地還能聽聞雷納多夥同朋友嘻嘻哈哈的嬉鬧聲,約恩咧著嘴忍不住衝男人離去的方向豎起中指。




小約恩~
是個臉盲XDDDD
不過因為沒什麼出場機會所以沒機會提到www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