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SPY系列-Who to who? 【ML】CH6-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走向:正劇向 / 案件文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距離狙擊事件已經一個多月過去,調養得宜的Lestrade恢復得很快,除了傷口尚未完全癒合、受傷的左肺葉還需要定期就醫追蹤觀察以外,基本上與常人無異。

只道無人知曉,前不久Lestrade還在醫院乾巴巴地數著日子,暗自期待終於能夠脫離枯燥乏味的住院生活,怎料突如其來的綁架事件頓時把警探規劃的大好藍圖給改寫了。
拗不過官員的要求Lestrade只得暫住男人在貝爾美爾街的寓所,雖說整日無所事事十分難受,然而當身後跟著一幫子的黑衣隨扈,別說是上班了,Lestrade就是一點上街閒逛的念頭都給消磨沒了。



當了一個多月的傷患,為了免於總是需要麻煩他人的窘境,Lestrade早已學會如何在不牽動傷口的情況下以彆扭的姿勢給自己脫衣穿衣,甚至是貼上防水貼片好避免傷口碰水,就在Lestrade才剛脫下襯衫準備走進浴室,便聽聞門外傳來聲響。
「Mycroft?今天這麼早?」
「Greg?」
聞聲回首,只見銀髮的警探赤裸著上身自臥室門後探出頭來,「要洗澡嗎?」黑髮的男人先是一愣,笑著推門走進臥室,逕自將西裝外套和領帶掛在架上。
「嗯哼。」
聳了聳肩當做回答,也不管男人仍在一旁,Lestrade逕自將自己脫得精光走進浴室,沒有瞧見身後那雙散發著狼光的灼熱視線。

打開蓮蓬頭,本能地側身調整角度讓水珠盡可能避開身後已經貼上防水貼片的傷口,卻沒想在警探專心致志之時,浴室的門讓人推了開來。

「先生需要我為您效勞嗎?」
聞聲回首,只見不久前還西裝筆挺的黑髮官員此時全身赤裸,前一刻還清明的淺褐色眸瞳頓時轉為幽深,挑起一邊眉毛,揚著下頜做出高傲模樣笑問道:「新來的看護先生,你會讓我滿意的對吧?」
「這是當然……」
模糊的尾音隱沒在肌膚與唇瓣相貼的瞬間。


或許是因為由花灑不斷落下的溫水,又或許是因為兩人不斷呵出的熱息,空氣中的溫度一如失控的情慾逐漸攀升。


雙眼自然閉上,銀髮的警探順勢靠進身後男人的胸膛,放任那抹了沐浴乳的手掌一路沿著鎖骨、乳首、腰側、下腹等處來回游移,滑膩的異樣觸感輕易撩撥男人積壓已久的欲望,「哈啊……」仰起頸項,催促似地低喟出聲。
受了鼓舞的男人自然越發賣力,伸手覆上Lestrade早已起反應的胯間,將硬熱的肉柱包覆在自己滿是泡沫的掌心上下捋動,期間還不忘照顧兩個渾圓緊繃的囊袋,曖昧的水聲在密閉的空間顯得格外清晰。
另一手也沒閒著,指尖繞著乳暈起來回打轉,又揉又捏執拗地非要將肉粉色的平坦物事整得發紅突起,艷麗的色彩襯著白沫看上去異常淫靡。

將吻落在Lestrade染上水氣的眼梢,見時機成熟,Mycroft惡質地以指腹重重撫過男人最是敏感的蕈狀頂端。
「唔嗯、哈啊啊啊──…」
只聞一聲悶哼,強烈的快感令Lestrade猛地夾緊臀部,哆嗦著雙腿射出熱燙的白濁液體。

高潮過後的腦袋昏沉沉的幾乎無法思考,像是飄浮在雲端,Lestrade只能放任自己全身的重量靠在男人身上,張嘴低喘。
好半晌,終是緩過神來的警探支起自己仍然虛軟的身體轉過頭,懶洋洋地瞟了男人一眼,「吶、想要來點什麼嗎?」若有所指的目光,搭配舌尖舔舐唇瓣的小動作,成功讓語句透露出恰到好處的火辣辣暗示。

咕咚──
男人清楚地聽聞自己吞嚥唾沫的聲音被無限放大,「樂意至極。」啞然的聲線隱隱夾帶著幾分期待。
作為回應的是Lestrade那噙在嘴角邊、與年齡不符且極富誘惑力的妖冶燦笑,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Mycroft只覺得自己腿間的物事被納入一個溫暖濕潤的空間,突如其來的刺激讓男人舒服地瞇起雙眸,忍不住悶哼出聲。

身上仍帶著泡沫的Lestrade跪立在同樣赤裸的男人跟前,低垂的眉眼看上去十分乖順,然而那唇手並用的動作卻是大膽而直接。
只見粉色的舌尖沿著漲成深紅的勃發來回舔舐,或吸或吮,銀髮警探的服務十分周到,不論是根部的渾圓、柱身上突起的青筋甚至是頂端的小孔全都無一遺漏。
如此活色生香看在男人眼中無非是觸覺和視覺兩種官能上的刺激,理智頓時被拋到九霄雲外。
伸手扶上警探的後腦,男人本能地擺動腰胯,「哈Greg、Greg……」粗喘著將自己越發漲大的慾望挺進那張溫熱美好的唇口。
不斷被撩撥的性器只能顫抖著滲出黏液,又一次的深喉,Mycroft低哼著還未高昂的快感緩和過來,便讓Lestrade沒預警猛地吸吮刺激。
禁慾近兩個月的身體幾乎是放棄抵抗且樂意投誠,黑髮的官員一聲驚呼,甚至來不及抽出自己的慾望便在警探口中迎來高潮。


撥開落在額前的髮絲,向來一絲不苟的官員此時透出幾分色氣和狼狽,目光落在Lestrade嘴角旁的白濁,低啞的語氣滿是氣急敗壞:「噢該死的,Greg你……」
「我的表現如何啊?」略帶得意的語調。
只見Lestrade說著,兀自將兩指含進口中,翻攪了半晌最末拉出一條曖昧乳白的銀絲,瞥向男人的琥珀色眸底寫滿了狡黠和挑釁。
瞪著警探越發出格的舉動,Mycroft只道自己像是受到流氓調戲的貴族小姐,臉上一燙,「好過頭了……」惱羞似地吻上那張沾染了自己體液的紅唇。
若非清楚地知曉Lestrade在自己以前並沒有任何與同性交往的經驗,Mycroft幾乎要懷疑這脫光了衣服便異常奔放的警探其實閱人無數,當然,黑髮的官員不會承認這是因為自己總在情人的挑逗下失控而遷怒。


嘩嘩的水流帶走髒污、帶走泡沫,甚至掩蓋大半的動靜,然而卻沖刷不去兩人越發高昂的興致,兩人親親熱熱耳鬢廝磨良久,考量到警探受傷的肺葉尚且不宜太過劇烈的運動而作罷,終是在最後關頭懸崖勒馬。
興許有那麼些可惜,然而這般適當的宣洩和貼進卻是讓良久沒有接觸彼此的男人感到心靈上的饜足。

身體洗乾淨了,自然到了該上藥的時間,深知自己病患身份的Lestrade也不抵抗,乖乖脫了上衣,低眉順目坐在床邊任男人搗鼓擺弄。
由於職業緣故,執勤時總免不了磕磕碰碰,經年累月下來Lestrade身上滿佈一道道或大或小的傷疤,目光落在左肩胛旁仍未痊癒而顯得格外猙獰的傷口,官員的眸色暗了暗,飛快掠過一絲陰鷙。

當柔軟的物體觸上傷處附近的敏感肌膚,Lestrade猛一激靈本能地僵直了腰,「哎、會癢!每天都這樣你不膩味啊。」嘴上抱怨著,卻是放鬆了身子任由男人將碎吻一點一點地落下。
「一點都不……」
沾了酒精的棉籤小心翼翼地為傷口消毒,瞪著一雙藍眸男人的神情十分專注,放緩了呼吸,生怕手下一個沒注意便會弄疼自家情人。





連假第二天!!!
送上放閃的兩個老男人(欸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