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Changing 【ML】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管理人嚴重探長廚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Changing

放下手中的器具,在以彆扭姿勢第三次試圖打開罐頭失敗後,銀髮的警探嘆了口氣,果斷地宣告放棄。

由冰箱拿出啤酒走出廚房,幾乎是手腳並用折騰了好一會兒,這才成功拉開扣環,仰頸喝了幾口,放任冰涼的泡沫液體滑過咽喉,直到潤澤每一個乾枯的細胞,「呼──」Lestrade重重呼了口氣,一如大多認識的中年男人。

這些日子為了抵制低廉毒品在各種派對和舞會的瘋狂傳播,警場內每個人一個個忙得目不交睫,酒吧裡抓也抓不完的成癮者,加上比老鼠還狡猾的毒販頭子,蹲點、臨檢、審訊、打通關節……事情多如毫毛,資源有限的蘇格蘭警場恨不得一個人當兩個用。
別說是準時下班了,三餐胡亂湊合著,在眾多案件和報告之間找個打瞌睡的縫兒都沒有,為此Lestrade已經超過一星期沒好好休息了──當然回家拿換洗衣物這點不算。

斜靠在沙發上,Lestrade環顧自己有些陌生的屋子,不算大的客廳可以稱的上凌亂,吃剩的Pizza盒和啤酒空罐四處散落,不知什麼時候穿過的襯衫被隨手扔在一旁,嗯……的確不適合人類生存。
好不容易這下有時間了……但別說是清掃環境了,右手受傷打著石膏的Lestrade光是打理自己都一塌糊塗,灰黑交雜的短髮蓬亂,鬍髭刮得亂七八糟,下巴處甚至還有一道不淺的傷口。
不過這些很顯然都沒有影響Lestrade的好心情,只見銀髮的探長喝著啤酒,哼著不著調的小曲,手掌一下一下在大腿上隨意拍出節奏,沒有絲毫受傷之人應有的苦悶或憂鬱。


門鈴的聲響打斷了男人高歌的興致,將喝空的啤酒罐隨意擱在桌上,起身應門。

「Anthea?」
巧克力色的眸瞳反映出門外的纖麗人影,一臉怔忡的Lestrade顯得很是愕然。
試了、門外的人可能是來探病的John、可能是帶著案件來訪的Sally或Anderson,甚至是那討厭出門的諮詢偵探都在想像範圍內,唯獨沒料到會是男人身邊的首席秘書。

「探長先生請你收拾貼身行李,我受命來接你到適合的安置點。」
依循Anthea的視線方向,Lestrade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此時的邋遢模樣,皺巴巴的運動衫、沒刮乾淨的鬍渣、一堆垃圾亂七八糟的房子……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單身男人的氣息,準確一點來說是分居中的中年男人。

聽著顯然並非徵詢自己意見的發言,銀髮的警探眨了眨眼,很是遲疑,「呃、我覺得……」
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除了有些髒亂以外……當然這話Lestrade沒有足夠的臉皮在淑女面前說得出口。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只見Anthea分神由黑莓機抬頭望向自己,咬著下唇,Lestrade越發侷促,「唔……不、沒有。」在那雙黝黑眸瞳的注視下被迫敗下陣來。

Mycroft你個利用人心的該死渾蛋,真懂得破壞別人的假期!
接連整個星期的加班,因為昨晚執勤時胳膊受傷得了半天傷假,還沒來得及好好休息,這會而晚餐都還沒有著落就來鬧騰了……
不是簡訊不是電話,深知女性乃是自己的罩門,乾脆讓秘書跑這一趟,若是那高傲的官員親自來這一回,別說是成功勸說了,絕計是會讓自己趕出門去。

無奈的警探搔了搔自己灰黑色夾雜的短髮,嘆了口氣,「吶……你等會兒。」扔下一句這才拖著不甚甘願的步伐走上樓去──如Anthea所言,收拾貼身行李。



走進不陌生的空間,單手拎著簡便的行李,不意外在玄關口便瞧見那一臉笑意的始作俑者,皺了皺鼻頭,Lestrade沒好氣:「你不用上班忙著發動戰爭嗎、公務員先生?」
「為了迎接我的貴客,全世界的安危都可以等。」
面對那雙深棕色瞳仁的怨懟,黑髮的男人恍若未聞,接過Lestrade的行李,打著諢話。

領著Lestrade上樓,將行李隨意擱在沙發上,黑髮的官員幾乎是迫不及待反手便摟住情人的腰,「Greg……」鼻尖欺近,熟悉的薄荷清香讓男人乾脆俯身湊在耳垂和頸窩間磨蹭,最末在警探參差鬍髭中的傷口落下碎吻。

「幫你刮鬍子好嗎?」
聞言,榛子色的眸瞳半瞇,低笑著反問:「怎麼、看不慣邋遢的男人嗎?」
「不、我怕我失去控制……累積了這麼超過一星期的份吶……」啞聲,掌心順著背脊的線條游移而下,最末停在尾椎的位置曖昧揉捏。
「天都沒暗別又發情,不是要幫我服務嗎My男傭?」瞥了男人促狹的一眼,Lestrade先一步走進浴室。


細柔的泡沫覆蓋Lestrade大半張臉,檸檬口味的。
微仰著頸子半瞇著眼,只見黑髮的男人低垂著眼簾神情專注,手下的動作極盡輕柔,小心翼翼的彷彿對待易碎的昂貴珍品,Lestrade能夠清楚地感到刀鋒劃過的每一瞬間,直到最後是一片乾淨肌膚。
「好了、讓我瞧瞧我的警長多帥。」
以毛巾為男人拭淨面上殘留的泡沫渣子,指尖沿著以男人而言過於端正的臉緣輕撫,微揚的嘴角盡是得意。

「需要我為你沐浴嗎,親愛的探長。」
微俯下身,鼻間相抵的距離讓呼出的氣息分不出彼此,眼梢噙著笑意,曖昧的調笑似真似假:「我決可以幫你從裡到外都洗的很乾淨噢……」
「把你的爪子拿開,不過是受傷不是殘廢了,我可以自己來。」
「我可是有執照的呢!」得意洋洋的炫燿語氣。
「替人洗澡的執照嗎、哼?」仍自由的左手挑起男人的下頜,嘴角揚起地痞模樣的弧度,調戲的語氣倒是一等一的相似,「改天給我試試。」

挺著腰讓兩人敏感的胯間輕觸,有意無意地磨蹭扭動,「到時候警長大人可要對我溫柔一些……」這麼說著還不忘噘嘴送秋波。
「滾你的。」
Lestrade笑罵著將糾纏不休的男人趕出浴室,「替我拿換洗的衣服。」匆匆扔下一句,搶在官員反應過來以前將門關上,別說Lestrade不解風情,要知道──欲求不滿的男人會抓準任何可能的機會隨時化身為禽獸。


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餐桌上的食物很簡單也很居家,義大利麵和牛排各一份,而男人拿著餐刀和銀叉無比愜意地享用晚餐,挺直了腰板、端正的姿勢當然是官員一貫的優雅──這是穿著鬆垮垮、勉強能遮身浴袍的Lestrade第一眼所見。

「Greg餓了吧?」
放下手上的刀叉,笑瞇了眼的男人迎了上來,無比自然地伸手整理Lestrade半披在身上的浴袍,動作溫柔而仔細,耐心地撫平每一處皺摺。
接過Lestrade手上的浴巾,拉著還未反應過來的警探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來坐著,我幫你擦乾頭髮。」灰黑雙色的髮絲在男人指縫間穿梭,一點細柔一點頑強,正如Lestrade性格中的特質。
以純白的巾帕試圖擦乾每一分水氣,在Lestrade沒瞧見的角度,那雙鬱藍色的眸瞳寫滿了溫柔和心疼,最末憐愛地在髮旋的位置落下一噷。

「好了、快吃飯吧」
男人如是說著,還不忘將銀叉塞進Lestrade手中。

嗯?總是抓著機會鬧著要幫忙的男人這回竟然這麼乾脆?
意料外的反應讓Lestrade有些驚訝,瞥了男人一眼,看向桌前的義大利麵反而有些遲疑,在男人目光的鼓勵下,銀髮的探長皺了皺眉只好拿著銀叉試圖戰勝自己的晚餐,好不容易捲成團狀卻在要送入口中以前又散了大半。
幾次嘗試,麵沒吃到多少反倒是讓醬汁噴了滿身,艷色的斑點襯在純白的浴袍上顯得格外紮眼。

「噢。」
懊惱地放下叉子,只見一雙骨感而纖長的手以極其標準的姿勢拿著餐具,一刀刀優雅地處理盤中的牛排,Lestrade鼓著兩腮,瞪著餐桌旁的男人目光怨懟。

「Greg願意讓我餵你了嗎?」語氣中有難掩的雀躍。
就知道、這傢伙果然沒安好心眼……
受傷的右手讓簡單的自理變得無比艱辛,咬了咬牙,Lestrade怨起自己不爭氣的左手,讓男人這般得逞了卻又不甘心,一時間Lestrade陷入掙扎。

與此同時,黑髮的官員正拿著銀叉將滑溜的麵條制服地服服貼貼,在Lestrade訝然的目光下便送入口中,「欸、你不是要唔……」還未來得及抗議,半啟的口已讓男人一個俯身緘封,肉醬口味的麵條和著唾沫在唇舌交纏間被渡了過來。
「嗯、哈……」無暇嚥下口中的食物,Lestrade只覺得肺部的氧氣像是被掠奪一空,舌根讓人吮得陣陣生疼。

「還符合你的口味嗎?」
瞪著男人笑瞇的雙眼,以手背恨恨地抹去唇角殘下的曖昧觸感,Lestrade沒好氣:「除了口水的味道還能有些什麼?」狀似不悅的口吻,Lestrade沒料燒紅發燙的耳根已毫不留情地出賣自己。

「是嗎,那我們交換吧,焦鹽牛排七分熟我想你不討厭的吧!」
都到了這份上Lestrade怎會不知道自己讓某個惡劣的奸詐官員耍弄了,拋了個嗔惱的目光,一把搶回自己本應屬於自己的牛排,埋頭朵頤。
當然、Lestrade不會承認在瞧見盤中早已切割成適中大小的牛排時,自己的確有那麼些感動,一股暖意充滿了整個胸腔……
不過、被耍了這一回可不能算了,說什麼也要找機會捉弄回來!




「唔……」
早晨的晞光由窗縫透了進來,咕噥了聲,被光線打擾的男人懶懶地翻了個身,隨即彷彿是下意識動作,伸手便甩向床邊,大剌剌的動作源自Lestrade長久以來的分居養成。

蹭了蹭柔軟的枕頭,在昏昏沉沉又要昏睡的同時,一個念頭飛快掠過腦海──家裡的棉被和床褥有這麼舒服嗎?深吸一口,陽光的清香充滿整個胸腔,這對一向潮濕的倫敦而言何足珍貴!所以……這、是哪裡?
眉間緊蹙,即使睡意漸濃Lestrade仍強迫自己睜眼,半瞇著仍然惺忪的雙眸,映入眼簾的景象因而有些模糊,但只消一眼便足夠了辨認自己所處何方……大量使用的原木家具Lestrade並不陌生,昨天讓某個騷包公務員以就近照顧的理由強迫留下了啊……

嗯……早已沒了溫度的床,所以Mycroft去上班了?
這個念頭讓銀髮的警探打了個激靈,瞪著床頭的鬧鐘,已經遲到的事實讓Lestrade猛地直起身來,要知道基層員警的準時上下班的要求比起公務員可是嚴苛許多。
無暇顧及受傷的不便,將浴袍丟在一邊匆匆換上外出的衣物,然而襯衫可不比寬鬆的運動衫,打了石膏的右手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慌亂之間衣服還沒穿好,反倒先是把床榻弄得一片混亂。

與此同時,彷彿添亂似地擱在床頭的手機響了。

「Hello?」
「Deary Greg昨晚睡的好嗎?如果還睏可以再睡個回籠覺,我已經幫你請假了。」不急不徐的語調與Lestrade此時的匆忙形成對比。
聞言,並未因此鬆了口氣,官員的先斬後奏讓Lestrade氣得炸毛,「你又擅作主張!」
「不、我有徵詢過你的意見,Greg你自己答應的。」
「該死的我才沒……」嗯?等等……

Lestrade想起來了,帶有些許寒意的早晨是人類睡意最為濃厚的時段之一,Mycroft那奸詐的傢伙糾纏著將自己吻醒後似乎說了些什麼,而自己……在胡亂敷衍回應後又陷入深眠。
該死的……
無法反駁男人得理的事實,即使Lestrade甚至不記得自己究竟答應了些什麼。

「別想了Greg,冰箱裡有三明治沙拉和果汁,填飽肚子後再繼續補眠。」
不論是否出於自願,結果已定多想也無濟於事,肚子也餓了的銀髮警探放棄掙扎決定接受建議,享受久違的假期也不錯,不是嗎?





貼貼本子舊稿
這篇寫的是探長如何被邁胖拐騙同居的過程(?
和SPY不一樣
雖然SPY也寫了ML同居的橋段
但XXXing的整個路線都是慢慢的淡淡的甜甜的www
不知道大家比較喜歡哪一種呢?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