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Be a Hero【賤蟲】CH2-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死侍X蜘蛛人
*角色背景皆為電影+動畫+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隨著死侍來到一間位在飯店頂樓的寬敞房間,鑑於兩人此時再顯眼不過的裝扮,自然是採用與常人不同的方式。

縱然是彼得這個沒有機會住高級飯店的窮學生也知道頂層意味著什麼,房內的空間大得驚人,除了相連通的起居室和臥室,陽台旁還有一個獨立的迷你泳池,當然所謂迷你僅是相對房間的總尺寸而言。
也許是鮮少接觸的關係,年輕的英雄連打量裝潢的動作都多了幾分小心翼翼。
環顧了一周,直到彼得認出自己見過數回的軍旅包,緊繃的神經才稍稍緩和下來,眼尖地察覺深綠色的外皮似乎較上一回多了疑似血跡的可疑汙漬,不確定自己是否想知道答案的青年聰明得選擇不過問。


離開人群到飯店花了約莫十分鐘的路程,期間男人一反常態地沉默,並不稱職的房間主人始終不發一語,忽略杵在沙發邊的訪客,逕自將自己關進浴室。
隔著幾乎半透明的玻璃門,彼得依稀瞧見模糊的人影坐在浴缸內,有些模糊的說話聲傳了出來:「該死!他媽的該死!」
「韋德?你說什麼?」

「是的,我又他媽的搞砸了!也許我就不該來這的,即使我不想承認你說的對。」
「趁現在離開這裡這個屎一樣的地方,管他什麼見鬼的任務,X戰警多的是人會處理,羅根、眼鏡仔或是任何人!當然你也可以殺光他們!」
「你以為我會反對嗎?我認為他說的對,正確得就像是墨西哥捲餅的滋味。」
「不!這是我做的選擇!」
起初彼得還試圖應答,貼在門上聽了半晌才意識到死侍說話的對象其實是他自己,更精準的說法是正與腦中的人格起爭執。


「你以為可以自我控制嗎?那可是比不準打手槍來得困難。我知道你做不到,哈哈哈因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噢閉嘴!都閉嘴!」
男人語速極快,從頭到尾只有同樣的聲線卻分成三種截然不同的口吻,話題不知為何但顯然是談不攏,最後只聽死侍大吼一聲,一切回歸寂靜。

顧不上禮貌,被嚇了好一大跳的年輕英雄直接推門進入,只見蹲坐在偌大浴缸內的死侍沉浸在個人世界,低垂著眉眼,彷彿周圍的動靜一無所知。
「韋德?」
彼得稍稍鬆了口氣,暗自慶幸尚未發生什麼意外,一邊輕喚出聲輕喚。


跳進容納兩個成人空間仍舊有虞的浴缸,紐約的英雄兩手捧著男人的面頰,直勾勾的目光十分堅定:「韋德、嘿韋德!看著我,你還好嗎?」
「小蜘蛛?」
「是我。你還好嗎?」
「我?為什麼這樣問?」揚高聲調,男人的情緒總能於瞬間驟然變化,「我好不能再好,就像剛打完炮清空彈匣那樣清爽。」

這不是第一次目睹死侍失控,若是置之不顧,所導向的結果彼得曾親身體驗過幾回,而那血淋淋的畫面年輕的英雄不願回想。
即便隔著面罩也能清楚讀出青年的擔憂,眉頭緊蹙,彼得沉默了半晌,終究沒再多說:「你想洗個澡嗎?然後好好睡個午覺。要價這麼高的房間不使用不是挺浪費的嗎?」
「說得真有道理。」
語音方落,男人招呼也不打便直接打開蓮蓬頭,嘩一聲冷水將兩人兜頭淋了一身濕,暑氣全消。
「不、不!不是這樣!」
連忙關掉水龍頭,彼得甩了甩頭,探上大紅色面罩邊緣的動作帶了幾分徵詢,男人的回應十分直白,直接昂高了頸項,毫不猶豫地在青年面前展示人體最為脆弱的部分。
取人性命需要的只是簡單的一個動作,時間甚至不超過半秒鐘,身為雇傭兵,死侍是再清楚不過。
然而對象是彼得‧帕克,那個風靡全紐約的蜘蛛人,也是他的年輕英雄,勞師動眾地轉動腦袋考慮僅是多餘,更何況他是一個死不了的存在。

面罩一點一點地上掀,多數時候男人出於自卑特意隱藏的真面目隨之顯露,指腹撫過男人滿是傷疤的面容,彼得不自覺放輕了力道。
「還有你的衣服。」
眸底倒映出男人展著手臂的暗示,彼得忍不住樂了:「不、你自己脫。」

見死侍三兩下脫得精光,當了一回保母的彼得頗有成就感,跨出浴缸前不忘重複交代男人好好洗澡,不做自殘一類的多餘行為,卻沒想會被一把拉住。
耍賴的傢伙什麼話也沒說,一雙潭藍色的眸瞳只是瞅著彼得直瞧。
搭在手腕上的外力並未使勁幾乎察覺不著,分明能夠輕易甩開,年輕的英雄卻怎麼樣也做不到。




更新www
DP的性格各種難抓ORZZZ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