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1/2 Deja vu 【前判冰】CH1-2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前審判X前寒冰



對上一雙目光炯炯的瞳仁,夏佐出聲:「你明天還有雙倍的公文要改,還不睡……」彷彿母親哄著孩子闔眼睡覺的溫柔語氣。

「夏佐你說好了不離開的……」
少了平日地痞的流氣味兒,崽貓一般的人兒有著纖細的神經,此時可憐兮兮的音調令人說不出拒絕的答案。

「再多說一句話就起床改公文,反正你睡了整個下午應該補足了精神。」堪比威脅的提議,此話一出駭得還想說些什麼的青年連忙打消念頭,乖乖閉上嘴巴,面頰貼在緞面的軟枕上頭蹭了蹭,因為噩夢消耗不少精神的艾勒很快地沉入夢鄉,隨著呼息細微顫動的眼睫恍若墨蝶的綺麗舞姿,罕有的恬靜模樣乖巧誘人的很。

好好睡,我會一直在這裡……
身旁的男人隱約說了些什麼,沉睡中的青年聽聞不清,低沉的嗓聲令人很是心安,本能朝熱源的方向縮了縮,咂著嘴美滋滋睡得極香,一夜無夢。



天空很藍,似水一般清徹純粹,葉梢尖兒殘有未來得急蒸散的晨露,混合著水氣與泥土的自然氣息飄散在空氣中,盈耳的蟲鳴鳥囀只覺無比愜意,望眼所及藍綠二色交錯相間,一片盡是蓊鬱,參天的樹木形成巨大的影蔭,湖畔邊的蝶群繞著花叢翩翩飛舞,紅的黃的黑的……各色野華齊放,頓時間花了青年的視界。

幾乎腳踝高的青草鮮豔翠綠,長髮的青年仰躺其中,任由衣袍讓露水沁濕,無比慵懶地逗弄環在身旁玩耍的動物,蓬鬆的純白色絨毛誘惑著青年伸手撫摸,而艾勒也確實這麼做了,向來嬌弱膽小的兔子意外地不怕生,驚奇而滿足地感受細柔的觸感在掌心來回輕蹭。

這才是真正的生活啊……
沒有公文沒有急件,更沒有堆積如山的待辦事項,自然也不用面對那總以威勢迫人做這做那的惡質男人,羅剎一般的模樣究竟是欺負誰呢……一開始的感嘆逐漸變質,末了全數化作對男人惡行惡狀積累已久的不滿和抱怨。

小聲嘟囔著,手也沒閒著隨意抓了一旁的小碎石,一句一顆,咚咚咚地投全數投入瀲灩著綠藍色光采的湖泊,在平靜的水面掀起陣陣波瀾。


「艾勒以為躲起來說我壞話,我就不會知道了嗎?」
聞聲,長髮的青年突一個激靈,回首,猛地撞進一雙噙著戲謔笑意的夜色眸瞳,預期外的變卦令艾勒很是侷促,像極了偷腥的貓兒讓人抓個正著。

只覺面上燒得燙紅,半起的唇一開一闔只能吐出幾個無意義的單音,「呃你……夏佐你、你從哪裡開始偷聽的!」絕對是受了什麼邪惡的詛咒,否則怎麼會每回暗地裡抱怨都會讓人聽了去……

只見青年低垂著腦袋不知低喃些什麼,長髮的男人好笑地看著青年一會青一會白的臉色,又是擰眉又是噘嘴,表情煞是豐富。


「從你說我總是欺負你,讓你小日子很難過開始。」

呼、還好夏佐沒聽見更早些的評語……艾勒這廝正吁了口氣,因為男人未聽著全部而感到慶幸,怎料男人接下去的發言便讓狠狠打破青年的希望。

「噢對了、我真的像你說的一樣專制惡質,不只不溫柔又很過分嗎?」嘴角噙著狡黠的弧度,在瞧見那張好不容易紅潤一些的臉蛋頓時煞白,始作俑者可沒半點愧疚,幾乎咧開至耳際的笑容盡是惡作劇得逞的暢快。

只見那張精緻的面龐垮了下來,艾勒鼓著腮幫子氣悶的模樣逗樂了男人,「瞧你這模樣,你哪一回說我壞話我有藉機對你怎麼你嗎?」含笑的語氣帶上幾分寵溺,長臂一攬,將鬧脾氣的青年撈進懷中。

然而在指尖觸著細柔髮絲的前一刻便讓人一把推開,預期外的反應令男人有些驚愕,待到回神只見艾勒以兔脫地老遠,「夏佐‧審判果然是個大渾蛋!」齜牙咧嘴的模樣像極了盛怒的崽獸。




「『夏佐‧審判果然是個大渾蛋!』」這是艾勒不論何時皆不改變的想法。

嘴裡嘟囔著抱怨,手上的動作仍不見停歇,「不過就是辦公時間打瞌睡,用得著真讓人好幾天都送來雙份的公文嗎……」瞪了小山似的一眼,艾勒只覺得很是頹喪,扁了扁嘴,下頜懶洋洋地抵在案上,動作慢騰騰地持續批閱文件。

「好想上街去蹓躂,不知道有沒有新口味的甜點……」舔了舔上唇,肚子裡的饞蟲越發躁動,手下簽名的動作更撒氣一般惡狠狠地使勁,勾勒出的筆跡幾乎要劃破紙張。


黑髮男人推門進入的瞬間,瞧見的便是這副死氣沉沉的光景,冰藍色的微鬈長髮散在兩肩,有大半身子癱軟在桌面上的模樣更是十足逗趣,「怎麼又抓著時間偷懶,你還有成堆的公文等著處理,不是忘了吧?」板著臉,道出口的語句倒是帶有明顯的笑意,當然這話恫赫性質大於實用性,瞧那副小模樣可愛的……青年預期中的反應讓夏佐不禁莞爾。

雖說這些天相較先前而言已好上許多,至少白日有足夠的精神處理公務,而非整日昏昏欲睡,但現下這面色蒼白的模樣,看上去大抵還是夜夜夢魘纏身,睡眠時間頻繁地做夢,除卻得不到充分休息這點不說,消耗額外的體力更是為平日帶來極大的麻煩。


「夏佐你來做什麼?我可是有乖乖地認真處理公文……」有些戒備的發言,艾勒頭也沒抬,懶洋洋地揚起眉睫,冰晶色的琉璃淡瞟了來人一眼,又慢騰騰地繼續手上的動作。

「得了別裝了,來吃點東西提神再繼續,瞧你那眼皮下一秒就要闔上似的。」有些無奈的語氣,男人的嘴角毫無自覺地微微上彎,朝青年揚了揚手中的牛皮紙包,「來、水果塔。」從中隨意取了一個遞給還未反應過來的艾勒。

幾乎是霎那間,方才還病懨懨的青年立馬來了精神,水色眸底迸射出的絢爛精光令夏佐移不開目光,接過男人手上的精緻甜點,艾勒這廝眼兒半瞇,樂顛顛笑著可樂的。

「吶吶、那些是夏佐你去買的嗎?」
一改方才的毫無生氣的陰沉,此時的青年心情愉快雀躍的很,嘴角大大揚起,貓眼骨碌碌地悠轉,直勾勾盯著男人手中的紙包瞧,其中的意涵不言而喻。

蒼髮青年的那點小心思夏佐起會不明白,「今天輪到我巡邏,我經過時順道買的。」對上那雙寫滿清楚暗示的眸瞳,男人有些刻意地選擇忽視,只為了那容易因為小事情一驚一乍的神情,小模樣很是鮮活。

沒得到預期中的回應青年也不惱,兩腮讓大半的水果塔塞得滿滿的,「唔嗯……」語焉不詳地胡亂頜首,好半晌待到將甜點解決後方才說道:「夏佐你不吃嗎?」如果不吃的話,不如給我吧……近乎透明的晶瑩流離瀲豔著精光,有話不直說非要兜圈子的旁敲側擊惹笑了男人。

「得了得了別看了,這裡有草莓泡芙、藍莓泡芙……還有你最喜歡的香草口味。」只見那雙晶亮的眸瞳瞠得老大,唾沫吞嚥的聲響更是毫無掩飾的直白。

「但、這些通通都是我……」

夏佐清楚地瞧見那張精緻臉蛋是如何揪在一塊,失落的神色飛快掠過,又是扁嘴又是皺眉,氤氳了霧氣的眸底幾乎要沁出水來──正是這可憐兮兮的模樣揪疼了男人的心,伸手揉亂青年的一頭長髮,出於夏佐自己亦不願承認的陌生情愫,補償似地忙迭解釋道:「是給你買的。」

先是一怔,回過神來的艾勒頓時笑顏如花,單純如青年並未怪罪夏佐的惡意耍弄,「夏佐人最好了。」低呼一聲,毫無芥蒂地撲進男人懷中撒嬌,眼兒彎彎笑得沒心沒肺。

較任何事物都來的燦爛絢目的笑靨幾乎花了男人的視界,不屬於自己的溫熱令夏佐險險無法自持,胸臆的騷動越發鬧騰,彷彿崽貓爪子撩人一般帶上些微的刺痛,令人無法不上心。

對上一雙靈動的貓眸,一開一闔的唇口好半晌吐不出惡意的嘲弄,只能任由得了東西吃心情歡快的小獸往自己身上磨蹭,稍稍別開目光,吶吶地虛應:「……整天不是吃就是睡,小心發胖。」

出於不願明說的彆扭理由,男人就是瞧不慣那張精緻的臉蛋得瑟囂張太久,過分的美好紹縱即是,隨之而來的便是失落和惘然,然而最令夏佐顧忌的是面對這般毫不設防的青年,蟄伏已久的慾望不知何時會失去控制破柙而出。


「才不會呢!」將夏佐拉回現實的是青年不服的抗議。

「明明就胖了不少,瞧瞧這都是肉……」

慌亂地拍開男人錮在腰間的鐵臂,脹紅了臉胡亂嚷嚷:「欸你別掀我衣服,手摸哪啊!」低笑和驚呼錯落不斷的午後聖殿,顯得朝氣篷勃。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