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1/2 Deja vu 【前判冰】CH1-1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前審判X前寒冰



四周一片漆黑,即便是睜大了眼亦是徒勞,沒有絲毫的光線進入瞳孔自然什麼也瞧不著,手觸著牆緣,冰涼刺骨的寒意透過肌膚令青年產生幾乎要被凍結的錯覺,在這視覺無用的空間,剩下的其他感官被迫使用到極致。

遠處傳來鐵鍊相互碰撞敲擊石牆的聲響,混雜著不知是風聲亦或是其他什麼艾勒不敢多想的野獸低吼,狹長的走道令任何的聲響皆無可避免地碰撞石壁,回聲彷彿近在咫尺,聽上去清晰地令人恐懼,膽子本就不大的青年咬著牙,強逼自己不爭氣發軟的雙腿望聲源的反方向前進。

不知打何處來的陰風冷颼颼地襲來,艾勒只覺得惡寒直竄的背脊寒涼,毫無預警地,長廊石壁上的煤油燈全在霎那間燃起,純粹的黑暗被昏黃的燈光驅離,然而,恢復視覺的喜悅很快地便讓深層的恐懼取代。


是………審判所?

四周的景象全都眼熟的緊,彷彿沒止盡的長廊,由暗色石磚堆砌成的牆壁和地板,就是那煤油燈固定在石牆上的高度位置,一個一個無一不同。

四周雖不至於熟悉卻不陌生的景色讓艾勒愣了,兀自佇立著,幾度打量只覺得自己確是在審判所內,寒風吹來,本就暈黃的微弱火光時不時地明滅不定,本就陰森的氛圍顯得越發詭譎,本就沒什麼膽子的青年不爭氣地打了個冷顫。


耳尖地聽聞空氣中傳來的細微的波動,竄入鼻腔的是血氣特有的腥甜,沒讓艾勒有思索的機會,清脆的金屬敲擊聲伴隨著低吼由反方向的黑暗深處傳來,一陣天搖地動後便聞駭人的聲響越發靠近。

終是反應過來的青年連忙催快腳步,腦袋讓突如其來的狀況攪得發昏,呼嘯而過的冷風直刮得耳際生疼,聽聞後頭傳來的劇烈騷動,艾勒甚至能夠想像一頭兩三米高的巨獸是如何淌著唾液發出低吼威嚇,瞪大的赤紅色獸瞳毫不掩飾其中閃爍的饑渴,門齒緊扣著下唇,強壓下驚慌尖叫的衝動,艾勒只能依憑著本能沒命似地撒腿狂奔。

然而,審判所陰沉森冷的景色卻飛快地退去,入目的景色早已轉換,空氣中的微粒因為低厚的烏雲顯得抑鬱沉悶,劇烈的搖晃令艾勒險險穩不住身勢,只見細微的裂痕驟然蔓開,隨之而來的是震耳欲聾的迸裂聲響。

驚魂未定的青年沒有退路,踩著不知何時已變的崎嶇不平的碎石路面,強撐著虛軟的雙腿咬牙前進,愕然地望著前邊不遠處因為震動而形成的巨大裂痕,目光向下,是見不著底的險峭陡壁。


前邊是岌岌可危的斷崖,後頭是越發逼近的低沉吼聲,艾勒危顫顫地回首,入目的不知名野獸身披灰褐色的鬃毛,如狼又似虎的巨碩身形一如想像大抵有三米左右,大張的口中吐出涎著唾液的暗色的紅舌,白森森的利齒反映著寒光。

巨獸衝著青年低吼一聲,艾勒甚至能夠感受到鋪面而來帶著腥臭腐味的溫熱氣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幾步,近乎透明的蒼色眸瞳寫滿了驚慌和警戒,腰間沒有平日慣用的長劍,將注意力放在不斷朝自己逼進的野獸,以眼角的餘光四處張望,卻沒見任何能夠當作武器的物品。

移動的步子小心翼翼,這廝衣袍已讓冷汗浸透,然而不知名的巨獸卻鬧騰得不亦樂乎,曳在地面的獸尾如長鞭似地掃動拍擊沒個安分,大步一跨,輕鬆地縮短艾勒好不容易才稍稍拉開的距離,衝著長髮的青年大口一張,伴隨著腐肉惡臭的是幾乎震破耳膜的高聲怒吼。


腳下幾次踉蹌,險險閃身避過迎面招呼的尖利爪子,衣袍裂了幾道口子,裸露出的傷處或深或淺顯得猙獰而狼狽,艾勒瞠大了眸子,眼睜睜地瞪著野獸朝自己直撲而來,出於本能,摔了個跤的青年連連向後退開。

前邊的威脅讓艾勒無暇顧及身後的斷崖殘壁,沒預警地,只覺得掌心觸著的崎嶇地面沒了該有的硬實,大小不一的石礫接連著爭相崩散,手下ㄧ空,身體的重心整個向後仰去,無暇驚慌,更沒有反應的時間,失去支撐的青年來不及抓住任何可穩住身勢的物品,連帶著碎裂的斷崖直墜而下。

眼前一黑,青年只記得在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幕──仍佇立在陡壁邊上的巨獸正衝著自己示威低吼,呼呼的冽風刮得面頰生疼,絕望是當下唯一的念頭。



「唔啊啊啊──………」
隱含恐懼的驚呼劃破夜晚的寧靜,黑暗中,驟地坐起身的青年低喘著,左胸處的器官劇烈地跳動,背脊發涼,冷汗沁溼了寬鬆的睡袍。

接連著數日,同樣的夢境、同樣的場景、同樣是讓野獸追趕,然後場景由審判所開始轉換,被逼至斷崖邊青年與野獸一番纏鬥,終是不敵………每晚的夢魘以此重複循環,甚至是那驚醒的霎那都分毫不差。




玄黑色的長袍幾乎曳至地面,隨著男人急驟的步伐滾起翩翩浪花,皮製的靴底扣在大理石地面顯得異常清脆,夏佐來到與自己房間相差不遠、掛了個以鉚釘裝飾的皮革門牌的雕花門前,指節在敲擊出告知意味大過於詢問的響聲,稍稍停頓了幾秒的時間,直到確認裡頭沒發出任何音頻後,便逕自推門進入。

舒爽的涼風由半開的窗口吹了進來,素色的帷布拂飛得老高,在空中劃過幾個漂亮的弧形方才緩緩飄落,房間的主人枕趴在尚未處理完畢的公文上頭睡得香甜,一旁未以紙鎮壓牢的文件迎著風,飛花似地散落一地。

彎身拾起遍地的文件,望著上頭與平日有些差異顯得有些歪斜發顫的落款,不難看出簽署者在批閱時是睏意滿點,畢竟某個從未失眠的單純生物,竟會因為沒睡好而在處理公文時打盹,這說起來反常的緊,黑髮的男人不禁忍俊, 看來尼奧那傢伙是說真的。


青年眼窩下的明顯烏青讓男人的視線越發柔和,幾步走近,隨意拿起案上的文件瞥了兩眼,墨色的眸底掠過一絲精光,目光有些了然。

手背蹭了蹭艾勒紅撲撲的面龐,扇一般的羽睫掠過掌心,細微的搔癢感很顯然大大取悅了黑髮的男人,眼角噙著狡黠的笑意,長指爬上青年的鼻尖捏了捏,暗笑道,即便滿是睏意,還是很認真地在批閱呢……只是那種歪歪斜斜幾乎無法辨認的字體,決計是不可能被採用的啊……

不堪其擾的青年皺了皺鼻頭,低嚶一聲,將大半的臉面埋進雙臂之間。

果真是累慘了,究竟是多久沒睡好……?
伸手揉了揉一頭冰藍色的長髮,隱在眸底的溫暖一閃而逝,嘴角勾起得弧度盡是不自知的寵溺,放輕手下的動作,儘可能不引起騷動彎身將熟睡的青年攬腰抱起,墨色瞳仁映出蓬鬆髮絲中心的可愛髮旋,唇瓣湊近輕觸即離,無關情愛,而是出於本能的純粹親暱。

將人兒輕放上藍白二色做為基調的柔軟床褥,然而,艾勒滾著薄被蜷著身子,淺淺呼息全然放鬆的酣睡模樣讓男人很是不平衡。
「我替你改公文,該做事的傢伙卻正大光明地翹班補眠……哼、可真夠美的!」出於幾分惡意,伸手在那張精緻的面龐使勁掐了掐直到頰肉泛紅,胸臆間的悶氣隨之散去,夏佐這才哼了哼,在青年吃痛抗議的咕噥聲中停止這番欺凌。

「好好睡吧……沒做完的工作讓你先欠著,到時就等著補回來!」與兇惡語氣迥異的是深邃眸瞳迸射出的柔軟目光。


青年輕淺的鼾聲規律而平穩,聽在男人耳中莫名地心安。
時不時朝熟睡人兒的方向瞥去,定神良久,確認青年安好方才將注意力拉回宗卷的內文,透過窗縫進入的光點灑落一地,悠閒的下午時分因為這份沉默顯得恬靜而愜意。

窗外的景象由清澈的蒼藍轉成橘紅,再逐漸化作深沉而純粹的黑暗。

男人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消磨艾勒連日堆積的待辦事項,隨手將批閱完畢的公文往旁邊堆疊,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因為長時間的固定姿勢令肩頸僵硬發麻,伸手捏了捏發痠的眉心,瞅了眼仍是熟睡的青年一眼,眸底處理文件時的嚴肅與犀利頓時化作一汪春水。



他在跑……
毫無目的地、拼命地跑──…

伸手不見五指,入目盡是一片漆黑,空氣中的水氣附著在皮膚上只覺得濕冷而粘膩,少了視覺剩下的感官顯得格外清晰,身後傳來的鐵鍊撞擊聲不帶一絲溫度,時不時傳來的震動和碰撞聲更是讓青年本能地催快腳步。
「哈、呼……呼呼……」
胸口的跳動飛快,斜倚著石砌的磚牆粗喘著,呼吸越發急促幾乎要換不過氣來,四周偏低的溫度顯得有些森冷,然而蒼髮的青年卻渾身溼透,冷汗沁透了衣袍緊緊貼附在皮膚上頭,陰風襲來,艾勒無可自抑地渾身顫抖。

又是幾聲低吼和震動,底心瘋長的深層恐懼幾乎取代理智,腦袋白茫一片唯一的念頭只餘下死命逃竄,強迫已經僵硬無力的兩腿再次邁出步伐,拖著緩慢的步伐咬牙動作。

黑暗幾乎侵蝕了艾勒的求生意志,別於方才的嘈雜,此時的沉默更令人害怕。
突如其來的勁風帶動周圍的氣體,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便讓一股強大的力道翻趴在地,敵暗我名的劣勢令青年不知所措,逃、必需快逃……腦中飛快掠過這道念頭的同時,胸膛毫無預警的猛擊防不勝防,一股腥甜直湧上口鼻。

充滿腐血惡臭的氣味撲鼻而來,野獸生著細小突起的肥厚長舌在頸項的位置來回刮搔,青年瘋狂地扭動掙扎,直到尖利的犬齒抵上人體最是脆弱的動脈突起,然後、硬生撕裂……


「啊啊啊──……」
猛地坐起身來,冷汗浸透了青年的貼身裡衣,驚魂未甫的艾勒忙迭伸手摸了摸頸子確認是否還常和身體連在一塊兒。

還好還好好的……
幾個深呼吸緩了口氣,心搏跳動的頻率逐漸平穩,艾勒這會兒才有心思注意其他,泛著血絲的冰藍色此時顯得有些渙散,四周熟悉的頸項令青年感到心安,然而目光在觸及窗外黑暗一片的瞬間,先是一頓、眼底的「糟糕」意味清晰可見,末了是將腦袋埋進被褥裡頭磨蹭低嗥的動作。

「噢完蛋了、下午打個瞌睡就睡到現在,那些公文怎麼辦……」驚覺因為貪睡而闖禍的青年很快便將過分真實的夢魘拋到九霄雲外,嘟嘟囔囔叨念著,其間還夾雜的情緒不乏懊惱和對夏佐平時霸權管理的不滿,「夏佐那惡鬼絕對會變法子來整治我的……」


一旁的男人聞言不知該惱或是該笑,眸底的擔憂讓無奈取代,唇角不自覺地向上勾揚,「還知道自己貪睡,你等著明兒改雙份的公文。」伸手覆上青年埋在被褥中蹭動的腦袋,撫著微鬈長髮的動作是與恫赫語氣全然迥異的輕柔。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青年沒料到會有第二種聲音,覆在自己腦袋上的溫度真實的可怕,蹭地將薄被拉高過頭來個眼不見為淨,嘴裡還低喃些什麼「怪物竟然從夢裡追出來了……」一類云云。

好笑地看著與被褥滾成一團的青年,三兩下扯開薄被,一把將撈過還微微發顫的艾勒摁進懷中,「好了、深呼吸冷靜點……你以為我是誰。」,伸手刮了下青年的鼻尖,闇宵色的眸底寫著心疼。

只見青年怯生生地昂首,透明的水色琉璃珠閃著膽怯,直到確認來人的模樣方才緩和渾身的僵硬,濃密的羽睫扇了扇,腦袋一片混亂呆愣了好半晌方才恢復運作。

伸手探向一旁的床褥,殘下餘溫顯示男人已經睡在自己身側好些時候了,「夏佐你為什麼在這裡,明明是我的房間你這是非法入侵……」艾勒這廝似乎完全忘了前幾分鐘的自己正在數落男人的不是,嘴上說的倔強,腦袋卻直往前邊的厚實胸膛蹭去。

「還有辦法說這些有的沒的看來是沒事了麻,那我走了。」邊說著,夏佐做勢起身。

一如預期地衣擺的一角讓外力扯住,眼底飛快地略過得逞的狡黠精光,男人滿意地瞧見青年噘高了嘴,即便不願承認卻得彆扭地挽留,環在自己腰間的兩臂更是害怕自己趁隙溜走似地錮得死緊,略高的體溫透過緊緊熨貼的部位傳了過來,熱度向四處竄動最後回歸左胸口的位置。
霎那間、兩個人兩顆心,只有一種脈動頻率──……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