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1/2 Deja vu 【前判冰】CH0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前審判X前寒冰



「夏佐、夏佐─……」
小心翼翼地顧慮著腳下的步子,幾乎可稱作密閉空間的審判所只要細微的聲響便會引起不成比例的巨大回聲,刻意壓低的音量與平日的大嗓門勾不上任何邊,模糊的彷彿蚊蚋嗡嗡唧唧的輕音,掌子半刻沒停地上下搓撫著臂肘,冰涼陰森的刺骨寒意碎冰似地直扎肌理沁入骨髓,揮抹不去的終年低溫恍若帶了股怨氣,或說是煞氣,總刺得平日粗線條的艾勒渾身不對勁。

冰藍色的眸瞳不安地掃視整個昏暗幾乎見不著光的審判所,藍髮的青年低聲咒罵著自己怎麼會為了要問男人喜歡哪種口味的蛋糕便想都沒想就毫不猶豫地踏入這當初還只是個騎士見習時參觀了一次過後就發誓打死不再接近的建築,何況那黑髮的男人一定是會斜眼冷睨著自己,哼笑著說你就為了這種無聊的事來打擾我的工作。

越想越是生氣,艾勒不悅地鼓起腮幫子,狠狠地攥緊了掌子幾乎要在柔嫩的掌心掐印出新月狀的指甲痕,腳下的步子緩了下來,是該去找那總是高傲地昂著臉盯著自己瞧的夏佐還是在還未讓那男人譏諷之前打退堂鼓,藍髮的青年愣愣地呆站著有些掙扎著做不出決定。


身後突如其來的陰風讓膽子不算大的青年險些驚叫出聲,由背脊逐漸竄上的詭異寒氣讓汗毛一根根地直起疙瘩,左肩讓人搭觸的感覺更是嚇得艾勒忙迭回頭,身後連只蟲子什麼的都沒有,入目的盡是不管看了幾次都令人毛骨悚然的昏黃灰暗。

耳畔邊襲來的陣陣陰風彷彿有人湊在一旁吹氣,直駭得青年幾乎是當下就決定了不再深入審判所看上去更為恐怖的內部,蒼髮的青年踩著飛快的步伐直往方才進來的大門處走去,嘴上也沒閒著的低聲嘟囔著對這棟建築的抱怨還有對審判本人的怨言。

審判所這該死陰沉的氛圍就是再多來個幾次也絕對不會習慣的!!!
夏佐‧審判果然是個真正的變態惡魔,竟然有辦法在這種鬼地方呆上一整天,長年處在這種糟糕冰涼毫無人氣的地方工作竟然沒有崩潰,也難怪夏佐那傢伙會整天繃著那張冰塊臉硬板板的沒有半點表情!


「……怎麼會?」不自主地低聲呢喃著,冰藍色的眸子盛著驚慌四處張望。

奇怪、來的時候有路過那麼多盞燈……嗎?
昏黃的燈火隨著不知由何處竄入的冷風吹的劈啪作響,時暗時明地左右搖曳,拂過耳際的寒風隱隱挾帶著低沉的吼聲,看上去沒有盡頭似的長廊深處彷彿蟄伏著一只貪婪嗜血的獸,绀碧色的獸瞳縮成一條線,那無聲的灼熱注視是盯上獵物要撲上去廝咬前的預告,藍髮青年過份豐富的想像力和確實有些異常的現象將自己嚇得沒命似地撒腿就跑。

死閉著眸子在筆直的長廊奔跑,就怕管不住的雙眼會再見著什麼驚悚的異常現象,直到緊緊闔上的眼瞼感受到光明的溫度和刺激後才一危一顫地小心翼翼地一眼接著一眼緩地睜開,望著平日自己稱不上喜歡幾乎有些厭惡的熾熱發光球體,寒冰感動地險些要掉下淚來,一種劫後餘生的悸動和澎湃在本就不平靜的心底掀起滔天巨浪,掌子捂在胸口拍了幾下好穩住因為劇烈運動躁動不止的心跳。

放鬆似地重重呼了口氣,想到自己的目的還沒達到卻給一棟建築給嚇得半死,寒冰孩子氣地回頭瞪了眼森冷的建築物,皺了皺鼻頭哼聲,果然什麼人適合什麼工作,連建築物都和夏佐那討厭鬼一樣冷冰冰的半點沒有溫度又嚇死人!

將自己長及腰桿的馬尾繞在手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揪著把玩,低著頭也不看路,支手插在口袋百無聊賴地踢著地上的石子,嘴裡嘟嘟囔囔著什麼〝那就別理那個面癱的討厭鬼,自己等會去買的蛋糕點心什麼的通通不分給他吃,一個人獨佔好了!〞

專注在自喃自語的蒼髮青年沒有注意到跟前本該是讓映照著毒辣陽光的部份讓不知名的陰影給攏罩,低垂著頭正享受在別人身後嚼舌根的同時具備的快感和罪惡感的艾勒沒預警地迎頭撞上一堵肉牆,「噢、是誰啦?做什麼擋在這裡!」,瞠眸瞪目挑眉嘖嘴,凶神惡煞像極了街頭地痞的表情在目光觸及了再熟悉不過的面孔一瞬間反應不過來,傻愣愣地望著黑髮的男人發呆。


潭一般深邃的墨色眸瞳映出一臉呆愣的蒼髮青年,夏佐不著痕跡地揚了揚眉,見艾勒好半晌沒有回過神來才發話:「你剛剛在叨唸些什麼?」,清冷的聲線一如咱們的寒冰騎士所描述的不待半點溫度和波動。

聞言,沒想到會在自己在背地裡說別人壞話時會給抓的現行的寒冰終是由過大的刺激回過神來,忙迭搖頭否認男人的說法,卻在灼灼的盯視下虛了尾音,「才沒有……好啦、就只有說、說你是討厭鬼而已……真的……」,低垂下眉目好避開那雙過份直白且壓迫感十足的瞳仁,結結巴巴地在黑髮的男人使出更毒辣的逼供前趕緊招了。

良久,沒等著預料中的責罵或是嘲諷什麼的,蒼髮的青年疑惑地昂首對上男人一如往常冷冰冰的眸子,卻仍是不見半點因為自己的口無遮覽而有半絲的不悅或是任何反應,或許對夏佐來說自己是個連生氣都沒有必要的對象吧……低垂下眉目,平日算的上是樂觀的艾勒此時有的盡是悲觀想法,只要對象是夏佐本就不是很靈光的腦袋總是亂烘烘地攪成一糊。

「你要去哪?」

正沉浸在思緒中的青年好半晌才驚覺男人是在和自己說話,傻愣愣地抬起頭望見的是再熟悉不過的揶揄,那性感的薄唇唇角邊噙著帶了點嘲諷的笑意,眨了眨眸子,艾勒歪著腦袋奇怪地望著男人那隱約帶了點溫度的純墨色瞳仁,或許夏佐並沒有那麼的討厭自己……蒼髮的青年不禁如此思量著,想著想著又恍神了。

對於寒冰平日就有自言自語的習慣不予置評,這腦子裡只有甜食的笨蛋就是想要罵人什麼的也沒有多少程度,那左一句討厭右一句最討厭從有記憶中就似乎從沒間斷過,一開始還會故意板起臉威嚇兩句,到現在也因為莫名的心態轉變不想瞧見那傢伙驚恐的反應,反正不痛不癢就隨他去吧,揚了揚眉,黑髮的男人頗是無奈地瞧見好不容易才回魂的青年又再度進入一人的思緒,只好再度出聲:「哎、你來審判所做什麼?分明最討厭這裏的不是?」

聞著男人的提問,情緒反應直率的艾勒立馬蹦地老高,鼓著腮幫子單手扠腰,無視旁人的存在叨念著什麼〝你以為我很喜歡來嗎?這種陰森森又鬼影幢幢的地方,果然連工作的地方都和人有著密切的相關,整個冷冰冰的最討厭了!〞


有些幼稚的批評傳入耳中,尤其是又一句〝最討厭〞,夏佐不著痕跡地挑了挑眉,順著青年的叨念發話:「既然最討厭了那為什麼還要來?」,果不其然地,跳腳罵的正歡的寒冰絲毫沒有遲疑便彷彿終於找到發洩對象滔滔不絕地說著,「還不是特地要問夏佐那傢伙喜歡哪種口味的甜點,想說溜出聖殿買點心的時候順道帶回來,誰知道竟然找不到那傢伙,而且審判所裡黑漆漆的好可怕,剛剛險些就要出不來了……」

有些好笑地聽著不知該因為青年潛意識中如此在意開心好,還是要因為那總是肆無忌憚地翹班行為惱怒好,但那對審判所彷彿玩笑話的評語不知怎地讓男人心底突地一跳,有什麼由腦海中飛快地閃過徒殘下見不著全影的朦朧,皺了皺眉,夏佐沒有多想指示揀著青年的話來回答:「我喜歡冰。」

眨了眨眼,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方才口無遮覽地什麼都說了,對於夏佐的答案不只感到意外還頗是懷疑,冰藍色的瞳仁流轉著疑惑瞅著男人上下打量,「冰?那口味呢?」,短短的語句中明顯地透露出表現出再直白不過的不相信。

看著青年眼中的懷疑,故作認真地垂首沉思,夏佐不自覺地悶笑出聲:「……口味嗎?只要是冰我都喜歡。」,邊說邊將嘴角勾起一抹曖昧的弧度,墨色的瞳眸定定地瞅著較自己略矮上一些的寒冰,等著總是能給自己帶來出乎意料外驚奇的反應。

「嗯……還好現在天氣很熱,那如果是冬天你還是吃冰?」
沉吟了好半晌,狐疑地抬頭望向總是喜歡耍著自己玩的男人,希望能在仍是一貫面無表情的臉上找出些什麼蛛絲馬跡,蒼穹色的琉璃閃著不信任的神采,誰知道這滿肚子壞水的夏佐會不會又是故意的,到時候出糗的還是自己……


噢、怎麼在這問題上就這般謹慎,每回讓人欺負著玩的時候怎麼不見有半分的警覺?
瞧那呆愣愣的傻腦袋大概也想不透話中的意涵,否則就那薄面皮……怕是早就燒紅了直發燙,嘴上大聲嚷嚷著咒罵好欲蓋彌彰地掩飾不自然的反應。

半瞇起眸子,就順著青年的問句接下去答道:「何時何地都可以吃冰不是很愉快嗎?」,微俯下身將臉湊近仍是一臉懷疑的寒冰,以鼻尖相觸的距離直視那雙大空色的琉璃,輕聲道:「難道艾勒不覺得在床上吃冰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嗎?」,在青年還未反應過來前便拉過人兒的掌子逕自邁開步子往前走。

「哎、哎……你要拉我去哪裡?」

沒預警地讓人給拖著行走,沒有踏穩的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栽了個觔斗,本能地伸手抓住一旁唯一的支撐,「呼……好險……」,喘了口氣,下意識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待急促的心搏緩了下來後才驚覺自己似乎整個人幾乎攀附在黑髮的男人身上。

手忙腳亂地忙迭放開緊緊環住夏佐的手,彷彿是要劃清界線似地退的老遠,低垂下的面顏染上了層不明所以的緋紅,小心翼翼地抬頭偷偷瞥了男人一眼,然後飛快地別開,侷促地咬了咬下唇,尷尬的沉默向來是艾勒沒法應對的狀況,「呃、我要去買點心了……」,硬是由齒縫中擠出好不容易才從混亂的腦袋中挑出一句能派的上用場的句子。


望著蒼髮青年那同手同腳的僵硬的步伐夏佐有些無奈地悶笑著搖頭,這傢伙已經稱不上是普通的笨了,瞧那只是因為這種程度的接觸就緊張成那模樣的寒冰,真不知道逼急了會有什麼反應,或許會護著被拉開的衣襟哭鬧著讓我別再靠近他,又或許是因為過大的刺激讓本就不好使的腦子徹底罷工,由著自己上下其手……

噢、也許這點子不錯,大概會換來〝你又耍著我玩嗎?〞的怒吼……思及至此,黑髮的男人幾乎要忍不住上前拉住越走越遠的青年,把笨蛋艾勒強行帶到沒有人注意的小角落,繞著圈子拐他讓自己為所欲為……

深邃見不著底的幽潭望著蒼髮青年離開的方向,唇角邊噙著的笑意隱隱透著佞氣,過分美好的遐思讓男人本就不得親近的周身氛圍更為詭譎。




蒼髮的青年喜孜孜地將各種口味的泡芙揣在懷裡,樂顛顛地踩著輕快的步伐,一蹦一跳地往房間的方向去,低垂著頭以極為專注的目光盯視懷中的甜點,擰著眉頭,有些猶豫該是先吃哪個口味好,「唔嗯……有巧克力、抹茶、藍莓、奶油,最喜歡的草莓當然是要留到最後吃。」早已成年的青年卻同孩子似地,嘟嘟囔囔地叨念著。

專注於甜點的艾勒無暇分神,直到整個人撞上一堵肉牆,「哎、誰走路不看路……」不滿地低聲抱怨,青年皺了皺鼻頭,也沒意識自己正巧也是那走路不看路的一類人。

抬首,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笑得燦爛極度自信的面龐,也不管來人是否有什麼天大的要事,低下腦袋,默不作聲便要繞過跟前這總愛在眾人面前調侃自己的傢伙,雖是沒什麼深仇大恨但是這種笑面狐狸還是少招惹為妙,憶起長年以來沒少讓尼奧欺負的情景,不滿地噘高了嘴。


「哎哎、艾勒你別走啊……你明明有瞧見我的啊!」
翡翠色的眼底映出寒冰意料外的舉動,尼奧可是足足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忙迭伸手攔住正要離開的長髮青年。

只見青年老大不願意地迴過身來,本能地護緊了懷中的泡芙,標緻臉蛋寫滿了警戒,向來惡質的男人這回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好心眼,一雙冰藍色的貓眸瞪著尼奧灰溜溜地轉,試圖找出端倪,「尼奧你要做什麼?」

不著痕跡地瞟了青年懷中緊揣著護得好好的紙袋,再瞧瞧艾勒那母雞護幼仔似的模樣,尼奧是百分百地肯定那包裝熟悉的紙袋是自己這趟的目標,不論裡頭是糕餅或是其他甜點,想到那甜滋滋的味兒,男人不爭氣地嚥了嚥唾沫。

身體的動作總較腦袋快上一些,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飛快地一把搶過艾勒懷中的牛皮紙包,看也沒看便伸手抓了兩個,而後才將紙袋拋還給後頭鼓著腮幫子,看上去氣得不輕的青年,「艾勒你這傢伙真不是兄弟,為什麼你有甜點我卻沒有份?」聽聽看,這話擺明是佔了便宜還理直氣壯。

「我自己買的東西,憑什麼一定要分誰?」瞪大了眸子,此時的艾勒一如讓人踩了尾巴的貓兒渾身炸毛。

尼奧這廝可沒有半點自己同強盜一般的認知,三兩下拆開泡芙的包裝便往嘴裡送,餡料實在的草莓果醬混著果粒塞得男人滿嘴都是,肚腹裡頭餓了許久的饞蟲一下子得了滋潤,唇角勾起的弧度甚是滿足。

「那為什麼夏佐就有份?」
本就不過拳頭大小的泡芙只剩下不到半個,一張嘴塞滿了食物語嗚嗚啊啊的語焉不詳,彷彿沒瞧見青年眼裡的心疼似的,男人兀自抱怨著:「兄弟我平常待你不薄啊,至少不像夏佐那傢伙老是板著一張臉嚇人,你都不知道那傢伙他──……」


憶起方才在審判所見著的奇景,尼奧後怕地打了個冷顫。

某個不嗜甜的男人反常地吃著五顏六色的冰淇淋不說,向來沒有表情面上更是一臉得意,看上去很是滿足模樣,一旁的尼奧看在眼裡止不住惡寒直竄,連忙出聲讓夏佐遏制自己越發外顯的情緒,也沒看一旁審判小隊的隊員們個個都驚愕不已。

望著夏佐桌上顏色鮮豔裝飾精緻的冰品,尼奧整一個饞啊!

當然尼奧也不是個沒眼色的主,小心翼翼地東扯西拉同男人閒話家常,很是委屈地聽著男人炫耀地說著甜品是某個笨蛋主動上貢的貢品,好幾次試圖將話題帶到甜點上頭卻又讓人巧妙地避開,只見那合該是好幾人份的冰品逐漸消減。

尼奧這下可鎮定不住了,找不著好藉口只能硬著頭皮直接開口,男人的頭也沒抬,簡短而肯定的拒絕就是厚臉皮如尼奧亦沒法再多說些什麼。

見男人不再搭理自己,碰了一鼻子灰的尼奧灰溜溜地轉身離開,雖是走的乾乾脆脆,心頭卻止不住叨念……夏佐那傢伙也太小氣了!哼、不過是艾勒給他買的,但不管是誰買的,那東西是冰淇淋的事實也不會改變,有沒有需要這麼寶貝啊……

看的著卻吃不著,肚裡的饞蟲可不安分了,伸手拍了拍試圖安撫體內的騷動,尼奧這號稱歷代最強悍的太陽騎士可不認識放棄二字,念頭一轉,打算從另一頭下手。


若不是那小氣又吝嗇的男人說什麼也不肯將冰品出讓,自己也不需要特意多跑這一趟……
心頭犯著嘀咕,三兩下解決手中甜點,正忙著朝下一個泡芙進攻的金髮男人對於一旁的怨懟怒視絲毫沒有感覺,更別說會注意到青年那齜牙咧嘴的凶狠模樣。

長髮的青年顯然讓尼奧的厚臉皮言論給氣得不輕,嘴裡吃著自己最喜歡的甜點不說,一付理所當然的口吻更是讓艾勒恨得牙癢癢,舊恨加新仇,艾勒巴不得整個人撲上去,在男人那張好看的皮囊狠狠地咬上幾口發洩多年以來的怨恨。

艾勒半瞇著眼,已經在估量是該直接張口就啃頸子放血,還是咬花那張囂張的厚臉皮比較洩恨,稍稍彎屈膝蓋,不著痕跡地將重心下放置小腿,蓄勢待發的模樣彷彿獵食中的大型貓科動物,幾乎是在青年即將動作的前一刻,身後傳來清冷的男聲。

「尼奧‧太陽,你既然偷懶夠了就快回去處理公文,艾崔斯特在找你。」

聞聲回首,入目的是頎長的墨色身影,發聲的男人彷彿沒瞧見艾勒似地,探不著底的深邃眸瞳直勾勾瞅著尼奧直瞧,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這等認知讓藍髮的青年有些不滿,扣咬著下唇,連帶著甜點被搶奪的不甘情緒也變得苦澀,胸口越發沉悶。

然而,青年沒瞧見的是男人眼底那惡狠狠的赤裸警告,毫不掩飾的強大氣場就是身為太陽騎士的尼奧都不禁為之震懾,在那般注視下,明知男人說的不過是打發自己的藉口,冷汗直冒的尼奧也只能乾笑著連聲應好。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