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Christmas 【狄路】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為副官狄倫×伊路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Christmas?
君主為什麼要特地這麼做呢?




望著同樣因為一連趕了幾天的路而渾身飛沙,不眠不休徹夜策馬的結果幾乎可用〝蓬頭垢面〞來形容,男人的髮絲糾結在一起,端正的面龐上沾滿了沙塵險些要瞧不見原本的面貌,穿在身上的貼身軟鎧已經沒有除了破爛兩字可以形容。

兩道過分灼熱卻也十足沉默的目光讓狄倫不自覺地停下手邊正在脫卸的動作,抬首回眸,不意外地對上一雙有些疑惑的眸瞳,好看的眉輕擰著,眼底除了淡漠以外鮮有的情緒波動引起狄倫的興趣,經過好些日子的相處,狄倫也將這有著人類外表的不死生物的性格摸了個大概。

「有什麼問題就說。」
瞥了長髮的青年一眼,低下頭邊說邊繼續把身上沾了不知是血污還是什麼的軟鎧褪下,隨手將脫下的衣袍丟在一旁等著伊路的發話。
眨了眨眼,無波的眼底映出狄倫的動作,長髮的青年偏了偏頭,出聲:「你要洗澡嗎?」,男人只是點了點頭沒有發話。
垂首看了看自己和男人一樣沾滿了血污和泥塵的貼身鎧甲,好半晌才又慢騰騰地抬首,出聲:「那我可以一起嗎?」,沒有起伏的語調顯出青年慣有的平淡,伊路在聞著男人低聲說著什麼〝你跟進來不就是要洗澡嗎?〞的回應後默默地學起男人脫起自己的衣服。

正專注於手邊動作的青年沒有注意到狄倫那短短幾字的句子是帶著如何不平穩的抖音,若是這時伊路分神抬頭往狄倫的方向望去便能瞧見男人罕有地紅透了耳根,就連正在退下衣袍的手都有著不易察覺的細微顫動,由此便可看出伊路的提議對男人來說是何其震撼的發言。



一起!
…一起洗!!
……一起洗澡!!!
青年那全然無心的發言聽在狄倫耳中就是那麼點不對勁,沒有抑揚頓挫的語調不斷在耳際邊回想著,彷彿直接衝擊心口似地讓男人不自覺地胸悶,那有著人類外表卻長著翅膀的黑暗生物總是這般不懂人情世故,總會說出不合時宜的話或是同現在一般說出曖昧得過分的發言。

手下的動作不自覺地停住,腹誹著有些複雜的心情,已經陷入混亂和焦躁的狄倫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如何的偏斜,對狄倫來說,長髮青年的歸類已經無法單純地歸類在敵人或是朋友,而是模糊地橫跨了許多層面。


那傢伙、那傢伙…到底懂不懂剛剛自己是說了些什麼啊!!!
竟然……竟然那麼容易就說出那種話!
那種能夠輕易撩撥人心的話!

狄倫無聲地怒吼咆哮著,下意識地抬首,凶惡的目光在觸著伊路赤裸精瘦的上身一瞬間陷入呆愣,半張的口以極為不雅觀的模樣維持著,一雙眸子直勾勾地死盯著青年不知何時已退下上衣光裸的胸膛瞧,目光舔舐般地四處游移,粉嫩誘人的突起、彷彿可盈握的勁腰……,沿著略凸的恥骨再往下是隱沒在褲袍下的曖昧陰影。

貪婪地盯著伊路那雙骨感分明的掌子勾著褲緣以緩慢得極度惱人的速度一寸一寸地向下拉,帶著一種使人移不開目光的誘惑,過份強烈的視覺刺激令狄倫口乾舌燥,咕咚…男人幾乎能夠清楚地聽到自己吞嚥唾液的聲音,彷彿被失了咒似地目光被迫膠著在青年身上眨也不眨,直到──…對上一雙平淡無波的深邃眸瞳。
與隊上的兄弟坦誠相見在公共的浴池洗澡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即便他們脫光了衣袍赤條條地在自己眼前悠晃自己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反應,更別說是會臉紅心跳氣息紊亂情緒不穩的狀況,做錯事被抓個正著的男人忙別開目光,稱不上白皙的面龐一瞬間漲得通紅。

「狄倫你不脫衣服嗎?」

聞著青年似乎沒察覺到任何不對勁的發言,強拉著不斷往奇怪方向偏斜的理智,重複地低聲告誡自己好停止腦海中不斷播放的曖昧景象。

〝伊路他完全沒有其他的意思…沒有、絕對沒有其他任何奇怪的暗示……只是單純表面上的意思……〞在青年平靜的注視下,狄倫半張的口一開一闔,好半晌說不出話來,「……要、當然要」終是找回舌頭的狄倫硬是從牙縫中迸出幾個字兒。


狄倫難耐地嚥了嚥唾液,強迫自己將目光由那具極度誘人的胴體移開,以有些顫抖的指尖盡可能快速地退下脫到一半的衣袍,期間可是努力地克制自己想要抬起頭的衝動,而青年脫下衣袍時的輕微摩擦聲彷彿是直接搔近心頭似地直掀起漣漪。

飛快地將沾了塵汙的貼身軟鎧和衣袍退下,抽了一旁早備妥的毛巾隨手圍在腰間,低垂著頭,快步走進終年氤氳著熱氣的大浴池,欲蓋彌彰地舀起池水拍上溫度不斷上升的面頰,該是慶幸膚色的關係而沒有讓滿臉的紅暈露餡。


身後傳來嘩嘩的水聲卻是讓男人好不容易平復了些的心頭又是一緊,只聽聞嘩嘩的水聲歇下,換上的是潑水的聲響,那再普通不過的聲響聽在狄倫耳中全變了個樣,幾乎是煞那間,腦袋浮現幾乎全裸的長髮青年渾身溼透的模樣,沾了水的長髮乖順地貼服在臉頰邊,髮絲鋪散在肩頭,胸前兩抹櫻紅若隱若現地惹得人心頭直騷動,再往下望去是──…

背對著長髮的青年,腦海中盡是綺麗誘惑的妄想,狄倫佯裝無事地也以手代瓢舀起溫水往身上潑,沒料身後又傳來嘩嘩的水聲,由聲響的方向狄倫輕易地判斷出青年直往著自己的方向而來,得出的結論讓狄倫有些竊喜,但更多的是僵硬,在聞著越來越靠近的水聲狄倫細不可微地輕震了下。

不……別、別過來!
明明心頭想看的緊,骨子裡的正直卻又在這種時候出來幫腔,矛盾的情緒劇烈地拉扯著狄倫為此已經有些纖弱的神經,男人低垂著頭,嘴裏喃喃暗咒自己的不爭氣,一邊不齒著自己遐想的行為卻又幾乎克制不住轉身面對伊路的衝動。



朝身上潑水三兩下將滿身的塵囂洗去,過重的水氣讓伊路本能地扇了扇身後平常是收攏的蝠翅,雖然並非人類一般的脆弱生物,自己有著較強的身體機能和遲鈍的痛感卻同樣也有些吃不消,雖是如此,君主的命令是絕對而不容質疑的,但青年仍是不解──對於君主這有些反常的決策。

泡在有些微燙的池水中疲倦和渾身的痠疼被紓解,伊路舒服地吁了口氣,對於自己想不透的問題,青年下意識地想到了狄倫,〝或許影響君主決策的是人類才知道的理由也說不定〞,抱持著這種想法一個抬首,入目的是男人僵硬的背影,伊路有些奇怪地出聲:「狄倫……」

見男人沒有回應,偏了偏腦袋暗自將狄倫的不回應歸類為〝或許是因為兩人離得太遠所以才聽不見〞,長髮的青年幾步走近幾乎是在自己對角那般遙遠的男人,想也沒想地就將手搭上男人的肩,「狄倫、為什麼君主會做這麼反常的決定?」,咱們遲鈍的死靈生物絲毫沒有注意到今個兒的狄倫是如何地反常,逕自說道。


長髮青年過度的貼近讓本就心猿意馬的狄倫全然無法思考,身後傳來的屬於另一人的體溫幾乎要燙傷了男人的腰背,越來越不受控制的美麗綺想和衝動卻在聽聞青年說出的〝君主〞二字後瞬間熄滅,取而代之的是沒來由的惲怒,來自心口處的一種氣悶。
似乎是因為自己遲遲沒有回答,聽聞著身後越來越近的水聲,短髮的男人心頭除了焦躁以外更是難以自持地騷動,幾個深呼吸做足了心理準備。

猛一個回身,在雙眼觸及青年模樣的瞬間正要吐出的惡言惡語便全都雲消霧散了,半開的嘴一張一闔地不知該說些什麼,灰溜溜轉的眸子更是不安分地游移在那凝脂似的肌膚。

染了濕氣的長髮服貼地披散在赤裸的肩頭,偏白的有些病態皮膚因為熱氣染上了淺緋,看上去氣色顯的好多了的標緻面龐透著較平日健康許多的紅嫩。
水珠順著髮絲沿著臉緣、滑過弧度優美的下頜頸項和鎖骨,直到隱沒在因為氤氳的霧氣而顯得有些模糊曖昧的胸膛處,這讓狄倫不爭氣地羨慕甚至嫉妒起那能夠恣意撫過青年肌膚的水珠。


「吶吶、狄倫狄倫……」
一聲聲的呼喚彷彿貓崽的爪子撓在狄倫心口,帶著一點細微刺痛感的酥麻令狄倫直要定不住心神,低垂下眼簾,別開的目光卻沒料會對上那沒在清澈池水的綺麗美景,沿著弧度誘人的凹陷腰際往下,入眼的是越發惹火的部位。

水波盪漾,一如無意間被撩撥帶起的陣陣漣漪,波紋恰巧將男人探究的注視阻去了大半視野,若隱若現的曖昧並不妨礙,反而令男人的欲望越發升騰。


赤裸裸的打量彷彿帶上了熱度,一寸寸地在視線所及之處燃起火苗,偏生狄倫那幾乎要將自己燃盡的火燄對向來清冷淡然、更是遲鈍非凡的死靈生物而言似乎起不了什麼作用,只見長髮的青年偏了偏腦袋,一雙赤艷色的星眸眨巴著望狄倫瞧,瞳孔閃爍的是全然無知的清澈。

男人垂在腿側沒在水面下的掌子攥握得死緊,利用掌心的刺痛重複提醒幾乎要脫韁而出的理智,然而、狄倫卻低估了伊路這純良妖精的蠱惑程度。理智線繃緊了險險就要斷開,卻讓青年一個簡單的前傾動作擾得前功盡棄,青年標緻的面龐端著何其認真的神情,鼻尖幾乎相觸親暱讓理智線在霎那間『啪地──』斷裂。
長臂一攬,扯過青年以幾乎要令人吃疼的力度狠狠摟進懷中,一個低頭,恰好將伊路昂首正要說些什麼的唇口牢牢緘封,四瓣廝磨著尋找最合適的位置,然後緊密貼合,探出的舌尖在青年的縱容下毫無阻礙地長驅而入,撒野似地又是嚙咬又是吸吮,舌尖更是時不時地頂弄被動的軟舌,誘哄著青年做出回應。

變換著兩唇相熨貼的角度,宣示主權而來回逡巡的舌尖,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狂暴地將濕熱口腔內的唾液和氧氣一併掠奪,此時的狄倫早沒了平時的儒雅穩重,矜持一類的情緒讓體內叫囂著極欲釋放的熾焰燃燒殆盡,男人的腦中只剩下將眼前蠱惑人心的妖精拆吃入腹的想法。


不明究理被一把摟住的長髮青年一臉疑惑,也不抵抗由著狄倫環勒著自己的腰際,掌子抵在男人光裸的胸膛,正在奇怪為什麼觸著的肌膚會是如此灼熱,卻讓狄倫吮嚙自己頸子的動作弄得腦袋一片混亂,失神的時間也恰好便宜了男人樂得上下其手。

就魔物就根本上與動物較為相近的認知而言,啃咬頸脖的動作有兩種涵義,其一是獵食,其二則是求歡,偏了偏腦袋,還沒有個確定的答案便讓由頸窩處傳來的搔癢給擾了思緒。

突起的喉結先是讓人以齒輕輕銜住,或吸吮或舔咬,脆弱的部位被掌握的不確定感令伊路繃緊了身子,男人只要稍稍用勁自己便會在霎那間死亡,卻又因為對象是狄倫而毫不反抗,這等認知讓伊路生起一股近乎窒息的飄忽感,甚至有種即將被啃骨食肉的錯覺。

低吟由喉間流洩而出,「咕唔、嗯……」略啞的音質也不知是什麼原因聽上去盡是蠱惑,彷彿是讓人緊緊掐住時溢出的求救,較薔薇更加豔紅的琉璃揉合了脆弱的不規則冰晶,此時氤氳了霧氣水潤潤的,似是要在下一個瞬間滲出血淚。


「狄倫……你、要吃掉我嗎?」出乎意料的發言令男人幾乎要沒了定性。
垂首,張口便啃上不知還要說些什麼勾人語句的半張檀口,在那柔軟溫順著舌尖落下懲罰性質的啃咬,發狠似地蹂躪著兩瓣櫻花色的薄唇,滿意地瞧見唇因為自己而染上紅潤的蔻丹艷色,襯著象牙白溫潤的肌理,一點紅的淫糜別是一番風味。

下腹的熱流騷動,狄倫苦笑著在青年面頰落下幾個碎吻,有些心疼地吻上那雙半掩著的微顫羽睫,「別淨說些惹人失控的話,明知你無心的,但我可禁不起你這般撩撥……」似是嘆息,亦似是叨念著抱怨。

掌子沿著弧型優美的脊骨往下撫摸,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指腹暫歇在尾錐的位置來回遊移,不意外瞧見青年不快地噘了紅唇,那雙赤色的眸子閃著嗔惱直勾勾地瞅著自己瞧,這番美景可讓狄倫樂的。

伊路是死靈生物,比起人類更近似於動物,在對於快感的追求不只沒有人類磨磨蹭蹭的矜持,面對慾望更是誠實的可愛,情動的模樣自然是更加搧情火辣,瞧那分明還未觸著卻已經半勃的青澀莖身,狄倫笑得彷彿偷腥的貓兒。

伊路只覺得身體內部彷彿是讓人點燃似的直散出熱度,沾染了水氣的黑紅色髮絲披散貼附在肩背更是難受的,稱不上陌生,但也不熟悉的燥熱讓青年不知該做何反應,整個人乾脆無骨似地倚貼在同樣光裸的狄倫身上,徒勞的磨蹭和扭動對伊路的情況沒有實質的紓解,卻是將男人最後一點殘存的理智给消磨殆盡。


股間半勃物事與男人的相熨貼,出自追求慾望的本能,伊路款擺著腰肢繞著不規則的圓弧頂動,時快時慢或重或輕,兩相摩擦所帶來的快意令青年昂高了頸子,胸前待放的紅櫻不知何時讓人掌握,粗糙的指腹來回摩挲揉捏著敏感的花蕊,直至整個充血挺立,彷彿誘人採擷的鮮紅嫩果。

周身的酥麻快意流竄傳至下腹處,這一番折騰讓伊路軟了腰肢,兩臂摟上狄倫的頸項,已經癱軟的身子整個掛了上去,將臉埋在男人的肩窩,情動的難耐驅使青年貼著狄倫有一下沒一下地蹭動,「嗯哈……唔、嗯……」嗚咽著尋求發洩。

半是撒嬌半是催促地張口啃上男人鎖骨的突起,尖利的犬齒來回囓咬,直至烙下清晰可見的齒痕,探出舌尖舔了舔,讓情慾薰染的緋紅的面頰滿是得意,與動物較為相近的思考模式看來,青年這番動作大有宣示主權的意思。


由著伊路在自己頸間撒潑,男人這會兒掌子早順著青年柔嫩的大腿根部游移而上,悄悄地分開臀瓣,熟門熟路地尋著羞澀緊閉的花蕾,就著池水的潤滑指尖輕易將穴口叩出小縫,嬌嫩的媚肉立馬蠕動著貼附上來,溫熱緊緻的甬道讓狄倫本就不乖順的胯間又脹大幾分,恨不得能夠快些進入那誘人的銷魂處。

指節逐漸深入,小幅度的律動試圖擴張羞澀緊縮的黏膜,指腹按壓在敏感的內壁惹得懷中的身子又是一陣輕顫,在伊路無暇分神時又多探入兩指,低頭吻上那張流洩出斷續低吟的半張唇口,纏捲著柔嫩的軟舌安撫似地吸吮,掌子游移在青年的腰間試圖讓緊繃的小獸放鬆下來。

手指或深或淺的抽插無可避免地帶入池水,液體進入體內的微和感讓伊路不禁蜷起身子,下腹處因為進入的液體而稍稍突起,仍未被實物填充的空虛卻越發膨脹,慾望的本能驅使青年前後挺動,胯間硬熱的莖身叫囂著極欲宣洩,

「哈啊……裡面唔、嗯……」
嗚咽著撒嬌,夾帶其中的甜膩味兒讓男人不安分的下身又硬上幾分,長髮的青年摟著狄倫不安地蹭動,幾次扭腰想要逃開,卻不料適得其反,進犯的三指反而侵入的更深更內部。


憐愛地在那雙氤氳著水光的眼角落下碎吻,沿著臉緣而上,張口啃上那雙較人類些微不同的尖長耳廓,「好了、妖精……這不就給你了……」嘴裡低喃著只有青年才聽聞得清楚的輕聲。
修長的兩腿不知在何時整個攀跨上來,唇邊噙著笑意,對於伊路的主動男人搖著頭不知該做何想法,依依不捨地撤出甬道內的長指,兩手托高青年的臀,在穴蕾還未來得及閉合前,狄倫將自己脹熱得直發疼的物事小心翼翼地送入前端,緩緩地頂進直至沒根埋入。

「嗯啊……呼、唔哈啊啊啊──…」
耳邊是人兒疼得直抽氣的低啞呻吟,環住自己頸脖的兩臂下意識地收緊,只覺得懷中的身子整個僵直,甚至微微輕顫。

將亟欲在那副身子裡頭馳騁的慾望壓下,就著兩相嵌合的姿勢靜止不動,在那低垂的腦袋落下幾個輕吻,掌子也沒閒著,心疼地來回揉捏著青年因為疼痛而緊繃的腰臀,只聞頸窩間傳來幾不可聞的喟嘆,狄倫這才嘗試性地小幅度頂動。

被撐大的內壁本能地絞緊開拓中的碩大,隨著一下重過一下地抽送而帶起一波波異樣的浪潮,酥麻的快意由內部被狠狠摩挲的那點開始蔓開,腰間使不上力,只能軟軟地攀附在男人身上,被動地接受越發強勁失控的律動。
股間備受冷落的物事可憐兮兮地垂著淚,理智什麼的全讓情慾給取代,掌子覆上自己不住彈跳的莖身便是一番搓弄,人類的規範和羞恥對伊路而言並非那麼重要,面對慾望青年向來坦率的很,一張一翕的唇口吐出的便是誘人的求要:「哈還要……唔嗯裡面、還要……」

過多的刺激讓伊路一下子承受不住,半瞇的眸瞳朦朧而迷離,昂首,拉成一弧的優美頸線是勾人囓咬的美景,微起的口中半露的一截粉舌更是惹得狄倫把持不住,下身幾個重頂,低下頭狠狠地攫住那張正要吐出低嚶的紅唇,沒放過任何一個角落,舌尖細細舔過每一處的黏膜。

還未吐出口的嗚咽讓侵入口腔翻攪的舌給攪得破碎,嘴裡的纏綿與下身狂亂的律動是迥異的溫柔,浪潮似的快意一波波地襲來,青年的神智迷濛,只能無助地晃著腦袋,彷彿尋不著浮木的溺水之人。

扭著腰身,隨著體內的熱楔一起一伏地擺動,夾在兩人腹間磨蹭莖身早已濕漉漉的黏膩不堪,伊路閉緊了雙眼,只覺得深處的某一點讓人惡狠狠地直接搗上,匯聚在下腹的熱流爭相尋求宣洩的出口。
昂高了頸子,半張的口無聲地吐出低喘,眼前一白,哆嗦著將熱燙的濁液盡數射出。

碩大的柱身讓濕軟溫潤的內壁猛地絞緊,低吼一聲,男人加快了胯間頂動的頻率,粗喘著在青年之後攀上情慾的巔峰。


就著相連的姿勢將懷中的青年擁緊了些,在那張昂起的小臉落下幾個碎吻,用面頰親暱地磨蹭溫存了好半晌,相較伊路那低垂著眉目休息的疲憊模樣,狄倫整一個神清氣爽,嘴角綻開的笑靨燦爛得炫目,像極了飽餐一頓饜足了的大型動物。




拉著一只比自己小上一號的嫩掌子,腳下的步子沒有因為刻意放輕而緩下速度,亦許是心虛作祟,攥緊了後頭的青年又趨快前進的步伐,加速離開那無可預測的是非之地──那美其名配給魔獄騎士使用的房間,實則經常徹夜未歸,今個兒意外而罕有地沒鬧空城,但那連門板都掩不住令人臉紅心跳的曖昧聲響卻是直接的拒客暗示,裡頭的激情不需想像便可想而知。

狄倫嘴裡還不忘絮絮叨叨地念些什麼『就說了……隊長特地將任務趕著結束,回來了還能幹些什麼!非要去聽那些嗯嗯啊啊的聲響才肯相信,聽牆角這回事沒有多光明啊……』在夜色的掩飾下,男人面上可疑的緋紅沒讓人瞧見。
後頭掌子讓人牽著領著的長髮青年耷拉著腦袋,不作聲。

在狄倫幾乎以為伊路已經了解羅蘭這般舉動背後的理由時,青年提出了疑惑:「所以……君主是為了做這種嗯嗯啊啊的事才特地趕了兩天的路回來嗎?」掌心捂上腦門,男人的面上寫滿了無奈。
這般說法稱不上全對但也絕不是絕對的錯誤,但就本質的原因而言……不是這樣的啊!狄倫這廝心裡頭正在腹誹,沒料伊路後一句便是無比驚恐的發言。


「如果只是要做那事,我也可以啊……為什麼要特地……唔嗯……」
狠狠地吻著懷中似乎永遠不了解愛這回事、卻又實質與自己相愛的青年,這般驚世駭俗的發言不是第一次聽聞,想當然不會是最後一回,面對那雙清澈純粹的眸瞳,什麼氣都沒了,狄倫除了每回將那張總說些渾話的唇口緘封以外,再多的還是只能調適。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