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 異鄉人CH5-2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詳細資訊頁

讓野蠻出名的薩爾瓦多幫好好禮遇一番,洛佩茲奄奄一息地休養了兩天總算恢復到能夠問訊的程度,只是沒有人能料到事態發展竟會急轉直下。


「洛佩茲你承認綁架卡洛琳母子,並以此要脅保羅‧貝克殺害科爾‧桑切斯嗎?」褐髮的檢察官腿上擱著平攤打開的檔案夾,尖銳的語氣並不因為地點在病房而和緩。
「是。」
「你是一人犯案嗎?」
「問這些廢話做什麼!你們不是抓了那三個廢物嗎?」
男人身上仍纏著繃帶,靠坐在病床上抖著腿仍是不改吊兒啷噹的模樣。

「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我爽,我看桑切斯不爽很久了,別以為躲在監獄吃免錢牢飯我就沒辦法找人做掉他。」
聽聞預期外的答案,布蘭登擰起眉,下意識瞥了同樣面色凝重的丹佐一眼,接著問:「有人指導你犯案手法嗎?」
「嗤、當然是老子自己想的。」


前些日子方從阿亞拉口中得到的證詞,今天便換了個版本。
「你所在的幫派沒有給予指令或幫助嗎?」布蘭登一再重複相似的問題,試圖在洛佩茲擦了藥紅紫斑斕的面上看出些端倪。
「蛤?說什麼笑話,報仇難不成還要人手把手教你怎麼做嗎?」

「能請你解釋為什麼你的陳述與共犯阿亞拉的證詞不同嗎?」
「多簡單的答案,因為那個死胖子就是個膽小鬼!為了脫罪滿口胡說八道,還把我給賣了!」從面頰綿延至頸項的刺青因為男人的激動變得猙獰,只見洛佩茲定神直視病床邊的布蘭登,靜默了半晌咧嘴一笑:「檢察官先生,你該不會相信這種人的話吧?」


「請說明你為什麼受傷?」
「檢察官先生,那幾個廢物都被逮了我能不找地方避風頭嗎?嘖、還沒來得及跑,就被那個狗娘養的傢伙抓了。」一聳肩,談及自己被痛揍的過程洛佩茲並沒有太過憤慨。
推了推鏡框,布蘭登如是說:「只要你出面指認,你可以告對方傷害。」
「別笑掉人的大牙了,檢察官先生這是規矩懂不懂?」

彷彿沒有聽聞男人的諷刺,布蘭登的問題又回到原點:「所以犯案動機是源於私仇嗎?」
「就說了我看他不順眼。」
「既然承認犯案,洛佩茲先生那請你詳細描述犯案過程。」
「闖進貝克家綁架那婊子和小鬼根本沒什麼難度,要怪只能怪他是要當什麼獄醫,留下指令,外加用電話嚇唬嚇唬他,什麼高知識份子也嚇得屁滾尿流──」

男人口吻張狂、用字遣詞更是粗鄙得過份,但卻出奇地配合。
一問一答,洛佩茲的偵訊很快就結束了。


「你怎麼想?」
雙手抱胸,斜倚在醫院被漆成純白色的牆面,丹佐沒好氣:「還能有什麼,一定是幫裡施壓了。」
「再找阿亞拉問話吧,畢竟之前的筆錄都做好了,除非能說服陪審團否則在法庭上翻供的機會不大,必要時讓兩人對質。」
「只能如此,不過──」
兩人一邊閒談一邊並肩走進電梯,直到金屬門閉合的同時將丹佐未完的語音阻在裡頭。



◆ ◇ ◆


然而兩人沒想到的是就連阿亞拉都在一夕之間改變了證詞,一口咬定先前是為了能夠減刑才鬼迷心竅胡說八道,這下終於良心發現,拼著可能因為作偽證而增加刑期的後果,怎麼樣也要交代實情。

這話任誰都不會相信。
短短兩天,關在看守所的阿亞拉別說是洛佩茲了,高規格的單獨隔間誰也不讓會面,進出人員全都受到嚴密監控,然而阿亞拉卻能夠這麼及時改口的原因無他──局裡有內線。
這個結論讓人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先前與桑切斯的協議外流是第一次,眼下又碰上第二回,一時間草木皆兵人人都成了受懷疑的對象。


「搞什麼啊。上次那個有頭緒了嗎?」
「那不是我們負責的範圍,暫時沒有聽到有進展。」
「嘖、他們真的有在查嗎?」丹佐抱怨著,邊伸手捏上金髮青年同樣頹喪的面頰扯了扯。
「唔、別拿我撒氣。」
一伸手,面對皮厚肉硬的警探約恩回敬的力道可沒有特意放輕,不一會男人黝黑的膚色便透出幾分淺緋,當然乍看之下比不上約恩已經紅了大片的面頰來得嚴重。

瞇起眼,約恩朝先動手的男人喊話:「快鬆手。」
「唔你、怎麼不先放──」


步出偵訊室,正在為阿亞拉翻供而煩心的布蘭登和道格拉斯瞧見的便是丹佐和約恩兩人孩子一般掐成一團的景象。





最近一邊摸魚一邊在寫歐美翁的新刊大綱
只要想到暑假場的異鄉人下冊我就好緊張wwwwwwww

題目:BL自創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