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A for Anegl 【羅刃/狄路】CH3-1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分別為狄路羅刃


金屬色的瞳仁直勾勾瞅著窗口的方向半晌移不開眼,幾乎能夠沁出水來的一片蔚藍,漂亮的蒼穹色潑彩染了整片大空,溫暖的金燦色曦光穿透雲翳的間隙,灑落在聖殿四周彷彿籠了層矇矓光暈,寧靜的氛圍令薰風都放慢了幾分。

相較前些日子的溼冷,意外出了個大太陽的今兒可謂風光明媚,只見窗櫺外樹影搖曳,春季初發的蒼翠綠意精神得晃目,遠遠的似乎還隱約能夠聽聞城牆外的市集喧囂。
罕有的好天氣令人心情舒爽,就是空氣中的微粒似乎都活潑許多,當然是扣除渾身痠痛卻原因不明這點,不自覺泛紅的眼眶看上去令人好生憐惜,金屬色的眸子死死瞪著窗框外的景色,思及自己的狀況,目光益發怨懟。

「天氣真好啊……」
體能向來不錯的青年這幾天不知怎地時不時發燒之外,渾身發軟且四肢無力,病懨懨的整天不是吃就是睡,不知名的症狀還未好透,反倒先養了一身懶骨頭。

接連幾天都只能臥坐在床頭休養的金髮青年抽了抽鼻子,悶哼一聲,不甚甘願地將目光移回腿上的公文,印在白紙上頭的文字密密麻麻,映入眼底萊卡只覺得胸口悶得發堵,筆尖狠狠勾劃著羊皮紙面,最末在右下的位置撒氣一般重重署名。


當然這點小動作逃不過男人的視線,在瞧見萊卡不知地幾回恍神的模樣,羅蘭不禁低笑出聲,對上青年投來的嚇阻目光,眼梢噙著笑意,「再多休息幾天就不用眼巴巴看著窗外,小可憐似的。」調笑道,唇角上揚的弧度張揚卻溫柔。

渾身虛軟無力卻尋不著原因,只能纏綿床榻病患一般地養著,無端受累的青年沒了平日的好脾性,皺了皺鼻頭,低哼一聲,乾脆別過頭去選擇對男人視而不見。

將手中的文件隨意擱下,羅蘭欺身向前,伸手點了點青年噘高的唇,「別惱了,哪裡疼我給你捏捏。」嘴裡說著,不知何時探入薄被內的大掌毫不客氣,沿著腰間的凹陷一路游移,半瞇著眼笑得狡黠。

暗示性質濃厚的撫摸萊卡豈會辨別不清,忙迭拍開那不規矩的掌子,紅著一張臉喝斥道:「你這不安好心的色狼!」

「你說我安什麼心呢?」
男人也不惱,鼻尖幾乎相抵的距離,呼出的熱息襲面惹得萊卡又是一陣侷促,復又潛入的掌子摩挲著平坦的下腹,動作熟稔地覆住青年胯間仍伏貼柔軟的物事。

「欸羅蘭你!」
驚呼一聲,兩頰火燒似的染上紅霞,金屬色的眸子瞠得老大,死死瞪著一臉得意的男人。
嘴角大大咧開,羅蘭衝萊卡笑得惡質,「還沒說阿,說我對你安什麼心……」手下的捋動沒停,生了薄繭的指腹隔著布料蹂躪一般在頂端的位置來回揉弄,滿意地瞧見青年略顯蒼白的面色染上暈紅,由半啟唇瓣中若隱若現的舌尖對羅蘭形成極大的誘惑。

當然男人沒有試圖控制自己的衝動,俯身緘封似乎還要說些什麼的唇口,長驅而入然後反客為主,俐落的動作不足一秒,擁在懷中的青年軟了掙扎,已經氣喘吁吁,曖昧的水聲在闃靜空間內顯得格外清晰。

「萊卡、你能答應我別再碰酒嗎?」耳鬢廝磨之際,羅蘭問得突然。
就你那丁點的酒量,若是往後碰著了什麼事兒豈能不出亂子?有了前車之鑑,再怎麼樣都得提防一些……當然這話說不出口,僅是腹誹。

望進那雙探不著底的潭藍色瞳眸,萊卡只是定定注視著一派從容的男人,默不作聲。

氣氛並未僵持很久,羅蘭便出聲打斷,嘴角掛著清淺的笑意,「不答應我就繼續下去囉。」仍擱置青年胯間的大手暗示性地動了動,眉眼間是萊卡不陌生的惡質。

很顯然這種把戲對早已習慣的萊卡而言構不成威脅,一把將不規矩的爪子拍開,朝羅蘭投去嗔惱的一眼,算是答案,眼簾半垂,虛掩下眸底一閃而逝的黯淡。
因為自己任性所惹出的亂子,萊卡對於無端牽連的伊路和狄倫兩人感到有些愧疚,聽維瓦爾說向來負責的伊路直到隔天傍晚都沒有出過房門,至於羅蘭……當初擺明了故意要氣他的,若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豈不是白費功夫!

雖然嘴上沒說,但羅蘭對那晚的事還是很在意的吧?
哼、那還故作什麼大度呢……思及前幾天男人有些反常的模樣,嘟囔著。




許久不見的羅刃!!!!!!!!!!!!
因為意外翻到本子的插圖,所以發一下www

70.jpg

嗚嗚圖超美的QAQ
感謝燼桑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