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Envious & Jealous 【前烈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為前代烈火×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有點久遠以前的父親節賀文
「呐呐、老師,這可是我特地讓人替我帶回來材料替你釀的麥酒。」
興高采烈地昂起頭,蒼穹色的瞳仁閃著奪目的純粹笑意,標緻臉蛋上綻開的靨花直叫艷陽燦爛,只聽那鬼靈精怪的金髮青年稍頓了頓,忙迭將手中一包不知是裝了什麼的紙袋望男人懷中塞去,刻意壓低音量後才接著說下去:「你會需要的,我指的是艾崔斯特…」,語尾隱沒在格里西亞唇角勾起的曖昧弧度。

只見某個無良的前太陽騎士愣了下便馬上反應過來,「格里西亞我果然沒有白疼你。」,邊說邊一把搭上自家徒弟的肩兩人哈哈地放聲大笑,一個金髮的男人笑得猥瑣而另一個金髮的青年笑得得意,看上去絲毫沒有半點師徒的感覺,整一個街邊的流氓──還是忘年交的那種。



噢、尼奧瞧瞧你那低猥的笑容,比起那街邊的地痞還勝上起分!
真是個敗壞風俗的老狐狸老不休,真不知道都教了些什麼給格里西亞,瞧那付相似度有超過八十的舉動和行為,當年那個清純可愛的男孩到哪兒去了?

翡翠色的眸子死瞪著不遠處的兩抹燦金色的身影瞧,更精確的是──藍髮的男人直勾勾地死瞅著方才給批評得一無是處的金髮男人手中的〝父親節禮物〞直看。


沒預警地讓一雙有力的臂肘由後環摟住,身為騎士的下意識讓男人舉起肘子便要望後擊去,卻在聞著那再熟悉不過的氣息歛下了力度,只輕微地以肘骨頂了下身後的硬實胸膛。

稍稍低頭將唇口湊近男人敏感的耳後,有意無意地邊說話邊呵氣,「呐…這樣熱切地盯著尼奧瞧我可是會吃醋的…」,不意外地得讓人給回了個白眼,悶笑從喉間溢出,收緊摟在男人腰間的手低聲:「格里西亞他是提前送的不是?別這麼焦躁。」,掌子來回摩娑著男人的臂安撫著過分焦慮的情緒。
半啟的口一張一翕終是沒說些什麼,輕哼了聲,在男人懷中掙動了幾下便頭也沒回地將男人拋下逕自離開。

唇角揚起抹苦笑,溢滿情緒的橘紅色瞳孔映出一抹靛青色的身影,男人黝黑的面龐寫滿了無奈和寵溺。
明明情緒不好非要獨自承擔,暴風、這該不是三十六代傳承下來的吧?


● Envious & Jealous
我才沒有不開心!



希歐微偏了偏頭,想了很久卻做不出結論,藍髮的青年有些頹喪,他不知道老師喜歡吃些什麼…羽睫有些無助地扇了扇,目光求助似地對上一旁的紅髮少年,「奇克斯、你說我們蛋糕應該做什麼口味的?」
被點名的少年低頭想了想,搖了搖頭,「前暴風看起來不挑嘴,老師煮的菜他不都吃嗎?」,微頓了頓才繼續說下去:「至於老師他應該什麼都不挑吧…可能不那麼喜歡甜食?」,奇克斯有些不確定地做出回答,所以、總結是──沒有結論!


整個人反坐趴在椅背上的褐髮男人在氣氛整個凝滯前先開了口:「伊希嵐、前寒冰有特別不吃什麼口味嗎?」,得了個比預料中的否定更為誇張的答案──〝老師他沒有不喜歡的甜食。〞出乎意料的回答讓大地愣了愣,反應過來後才接著說下去,「那伊希嵐你就選擇你拿手的甜品來製作,口味上的選擇就看你方便吧。」
天青色的眸子瞥了男人一眼,點了點頭,冷淡地丟下句〝既然沒事那我就先去忙了〞,便不待眾人反應轉身離開。

「…嘿?」,猛地回神,傻愣愣地望方才男人的座位看去,有些意外地瞧見寒冰方才的位置是空的,奇克斯忙迭撒開腿追了上去。

「哎哎、伊希嵐…等我…」
望著顯盡紅髮少年急躁性的忙亂背影,還沒做出反應只聞那有些青稚的嗓聲逐漸遠去:「伊希嵐……蛋糕可以做成巧克力或是草莓口味的嗎?」奇克斯那傢伙很罕有地在和寒冰撒嬌呢…,房中餘下的兩人不由得相視而笑。




托著腮幫子,翡翠色的眸子無聊地瞥著窗外的從未改變的庭園景致,從右到左一棵棵地數著怎麼樣也不會增減的神祈雕像,幾次反覆,終是厭膩了的藍髮男人煩躁地整個人趴貼在雕花的辦公桌,下頜磕著硬實的桌面有些生疼,鼻子輕哼了聲,一張一闔的口嘟嘟囔囔地不知在叨唸些什麼。

「暴風…」
聞聲,懶懶地抬了抬眼皮斜瞄著來人,哼都不哼一聲默默地別開了視線。

幾步走近渾身懶洋洋無精打采的男人,伸手一把攬過暴風的腰桿騰抱起身,坐上椅子將男人摟在腿上,「磕著桌子你不疼嗎?」,無奈地將掌心覆上有些發紅的臉蛋尖兒力道輕緩地揉著,橘橙色的瞳仁寵溺地望著只是皺了皺鼻尖不作聲的男人,伸手刮了刮男人的鼻尖輕道:「現在也不過中午而已,希歐會有表示的,別擔心了…」

「才沒擔心!」
飛快地撇開頭,鼓起腮幫子就是死活不承認自己因為那天瞧見格里西亞給尼奧那傢伙送禮物眼紅了,每時每刻都彷彿煎熬,終是讓他撐到了父親節當天,平日總是日上竿頭要烈火將自己從被褥裡撈出來才會清醒,今天卻特地起了個大早,沒事做的男人就這麼盯著聖殿外頭廣場的擺設發呆到現在。

結果─…什麼都沒等到…
思及至此,藍髮的男人整一個頹喪煩躁,讓人給直接道破心聲的感覺說不出口的彆扭,即便那人是在親密不過的烈火,既是戰友亦是戀人。

沒預警地,懷中的男人猛地在自個兒胸膛使勁推拒著,一個沒注意讓人兒半聲不吭地溜出自個兒懷抱,只見暴風無目的地信步離開,望著看上去有些落寞的頎長身影,劍眉心疼地蹙起。


那幾個娃兒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回就這般串通好了不做半點動作,亦悄悄然地沒有一點動靜,也難過暴風會如此焦慮。





「…嗯?」
有些驚訝地眨了眨眼,翡翠的眸瞳映出總是燈火通明的交誼廳反常地一片漆黑,莫名的情況讓男人下意識地進入戒備狀態,渾身的寒毛都進入警戒,刻意放緩放輕的呼息在闃靜的幾乎不可思議的氛圍顯得異常清晰。

猛地回過身,被男人緊緊牽握的手傳來熟悉的熱度,輕而易舉地壓制下底心不住擴散的焦躁和不安,平日的沉著冷靜乖順地回籠。


長臂一攬將男人帶入懷中,附在耳邊的低喃是在習慣不過的略啞聲線,安撫意味的語句中滿是自信,「沒事的…一定是孩子們在搞鬼。」,暴風異常地沒有一把甩開自己的手讓烈火不自禁笑了開來,橙紅色的深邃眸底盡是寵溺,即便早已過了沉浸愛情魯莽衝動的慘綠少年,懷中的人而總能夠一而再再而三地觸著心底那最是柔軟的地方。

「喲、摟得這般緊…不如就摟整晚如何?」,煞風景地調侃隨著燈火霎那明亮一同出現,褐髮的男人倚在門柱邊嘴角噙著調侃的弧度,琥珀色的眸子曖昧地瞟了眼烈火橫在暴風腰間的臂。

下意識地認定人兒會想也不想地離開自己的懷抱,男人溫和地笑笑便要將手臂鬆開,卻不料暴風反常地扣拉住自己要退開的手腕,朝喬葛昂了昂下頜,輕哼了聲,「哼、就摟整晚。你這討人厭的痞子今晚就連希歐的手都別想碰一下!」,紺碧色的瞳仁朝站在一旁的自家徒弟瞥了一眼,眼底擺明今晚不整到喬葛那痞子大家都別有好日子過了的威脅!
在男人過分灼熱的盯視下,希歐沒得選擇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點了點頭,算是會遵守自家老師吩咐的示意。



「…你!」
讓人給反將一軍的大地下意識地還要反唇回嘴,卻讓藍髮的青年一個眼神給止住了,撇了撇嘴不作聲。

打破一老一少間暗潮洶湧的是紅髮少年有些稚氣的嗓聲,只見嬌小的燦紅身影幾個輕快的步子蹦跳到烈火跟前,獻寶似地兩手捧著個盒子朝男人遞了前去:「老師,父親節快樂!」,揚起的嘴角邊盡是燦爛的笑靨,眼兒瞇得彎彎的。
伸手揉亂少年的一頭紅髮,即便是看上去橫過左眼凶惡非常的傷疤亦是柔和許多,薄唇微微地向上翹起,橘橙色的瞳仁望著少年雖是青稚卻足夠膽識的面龐,這個雖是躁動卻滿腔熱血正義的少年──是如同自個孩子的存在。

打開有些份量的實木盒子,在視線觸及放在紅色絨布上頭的深咖啡色木質煙斗愣了下,緩過神來的男人望著少年等著回應的純粹眸子,無聲地將嘴角的弧度揚高,「奇克斯、謝謝你,我很喜歡。」,一如預期地在那雙清澈的柑橘色琉璃瞧見了無雜質的欣喜。

撇了撇嘴,腮幫子鼓了又消幾次反覆,蒼髮的男人在烈火橫在自個腰間的掌子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翡翠色的眸子瞪了不明所以的男人一眼,哼地一聲別開頭卻沒有離開男人的懷抱。

暗呼了聲疼,知道自家人兒又泛酸了,眼梢邊流洩出有些無奈的寵溺,掌子在男人腰眼處來回輕撫,「別眼紅,瞧、這會兒希歐不是過來了?」,微俯下身兩人耳觸著耳頭靠著頭親暱無間,用眼神給男人朝希歐的方向示意。


眨了眨眼,翡翠色的眸子隱隱含著期待望自家徒弟瞧去,只見希歐手捧著簡約設計的純墨色盒子緩步望自己走近,暴風此刻真巴不得自家的徒弟如紅髮小子那般毛躁或是尼奧家的那個奸詐小鬼,而不是現在這般冷靜自持的溫吞模樣,這幾天憋下的怨氣幾乎都快給折騰慘了,整日無所事事就是發呆,順道偶爾衝著烈火撒撒氣。


「老師…」,朝一旁幾乎是更像自己老師的烈火點了點頭,希歐輕軟的嗓聲溫溫地低喚道,紺碧色的瞳仁膠著上翡翠色的深邃琉璃,不作聲只是靜靜地對望,這男人或許霸道或許妄為,卻始終如一──…貫徹地給予父愛和關懷。
好半晌,微微勾起的嘴角綻開有些羞赧的靨花,一個深呼吸,做好了準備紓口道:「父親節快樂。」,眼底浸溢著笑意看著男人伸手拿過自己的禮物。


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地,蒼髮的男人看也不看便出聲說道:「希歐、謝謝,我很喜歡…真的…」,年輕一輩的騎士皆瞠大了眼幾乎不敢相信前暴風竟然這般不重視自家徒弟送的禮物,除了希歐。

意思是…只要是自己送的都喜歡,對吧老師?
望著男人以指腹沿著盒子的邊緣來回磨蹭的動作,青綠色的琉璃盈滿了笑意。





手中攢著伊希嵐送的成疊空白的甜品兌換卷,前寒冰喜孜孜地一蹦一跳竄到眾人,張開雙手樂呵呵地說道:「好啦、既然禮物送了溫馨過了,也該是點心時間了吧!」,沉鬱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著布置了許多甜點蛋糕的長桌,顯不出年齡的面顏盡是饞像。

「寒冰、你流口水了。」,清冷的平淡音質,出聲調侃的是平日寡言的審判。
聞言,下意識地忙迭抬手便用袖子抹了抹嘴角,聞著眾人的哄笑聲後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讓人給耍了,氣呼呼地轉身直瞪著黑髮的男人瞧,食指指著審判氣得直發抖,「夏佐你這傢伙…!!」
「伊希嵐你、你…連你也在笑──!」


父親節的家庭宴會,在眾人的嬉鬧打罵聲中度過,結束在樂融融的歡樂中。





「哎、希歐你今天晚上來跟我睡!」,在步出交誼廳前暴風扔下了具殺傷力極強的命令,語畢,沒等正在收拾的眾騎士做出反應,扯著男人的袖擺便舉步離開。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