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 Til death do us part 【蝙丑】CH5-2

寫在前面
*內有BL+NC17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Batman×Joker


高譚隨著警方宣布兇嫌落網的同時恢復既有的平靜,前些日子的動亂彷彿夢境一般,雖說地鐵被炸毀的區段仍然搶修中,但在善於忘記的市民心中一切都已回歸秩序。
夜晚仍然時不時有些狀況,或許是喝酒醉的未成年孩子在公路上飆車,又或許是哪個讓飢餓逼得犯下偷竊的流浪漢,這是平靜的高譚,亦是蝙蝠俠所習慣的高譚。

一連抓了幾個藥頭販子丟在警局前,男人今夜的巡邏結束的有些早了,站在高處,冷風將披風吹得獵獵作響,眺望燈火斑斕的夜景沒來由地蝙蝠俠有些恍然。
一切都步上了正軌,只除了自己和小丑已然變調的關係……
克萊恩帶有暗示意味的譏諷在腦中揮之不去,是了,當時實驗室躺了滿地中毒的人們,為什麼自己會毫不猶豫地將解藥餵給小丑呢?若是小丑能夠因為意外身亡,自己豈不是樂得輕鬆愉快?

這麼想著,蝙蝠俠卻不感到欣喜。
即便拒絕承認,男人卻清楚地知曉當時那種心臟狠狠揪緊脈搏加快的感覺,喚作緊張,或稱作擔心。

蝙蝠俠與小丑從來就不是一正一反的關係,比起小丑純粹的邪惡,蝙蝠俠的灰色地帶顯得更為模糊也更為曖昧。
身陷染缸之中,既然成不了光明,最後的最後背負著各種期許和壓力的騎士終會墮入黑暗,只需加入少許的黑色,中立的灰便再也不是從前的灰。



三個月過去,比起時不時有些案件發生的高譚,小丑則是安份得異常。

莫名的煩悶盤據在胸口,一種說不出的理由讓男人不論做什麼都提不起勁。
每日的作息仍然規律,十點左右起床,填飽肚子之後的時間則多數拿來健身鍛鍊,偶爾看看新聞閱讀期刊,一天屬於布魯斯、韋恩的時間總是很快就過去。
夜晚的身分似乎成了一種變相的逃避方式,逃避男人自己也說不清明的空虛和期待,鬱結在心底的躁動並未隨著落在罪犯身上的拳頭而紓發,不減反增。

如此日復一日,男人頹廢的模樣老管家總算是看不下去了。
在中餐時間與阿爾弗雷德爭論了好半晌,最末終是讓老官家一句「你若是繼續足不出戶,沒多久就要生出肚腩了。」給強逼著出門。
頂著一張極不樂意的臉,布魯斯現身於許久沒有參加的公司會議,面對眾人驚愕的目光,向來笑臉迎人的男人說話則是反常地尖銳。

酸了這一個,又刺了另一個,字字都夾槍帶劍明嘲暗諷的男人頓時將會議整得烏煙瘴氣,所幸最後會議在多耗了大半個小時後勉強結束,時間已臨近傍晚。


在將盧修斯氣走之後,褐髮的男人黑著一張臉走回辦公室。
用力地將自己摔進寬大的椅子中,正打算挪動個較舒適的位置,然而就在此時鈴聲大作。

「不好意思打擾您韋恩先生,樓下有訪客指名說要見您。」
聽聞電話另一頭的顯然有些緊張的女聲,布魯斯捏了捏鼻樑張口正要拒絕,辦公室的門已經讓來人有些粗魯地推開。
「搞什麼啊──」攏緊了眉,喝斥已脫口而出,然而入目的景象卻讓男人在瞬間愣住了。

「不好意思,我沒能攔住這位女士……」衝衝趕來的秘書一臉慌張。
「沒事你下去吧。」
屏退秘書,直到確認高跟鞋的聲響已經遠去,布魯斯這才將重新將目光對上來人──長髮及肩的女人穿著一襲黑色大衣,高筒靴沒有遮住的大腿處露出一截有網襪包覆的白膩肌膚,臉蛋則是被口罩遮去了大半僅露出一雙懾人黑眸。

女人渾身上下都透出一股說不出的邪氣,若是見過必然記憶深刻,然而布魯斯卻毫無印象,然而,那雙透不出光亮夜色一般的黑眸卻是莫名的熟悉。
……那雙眼睛,是在哪裡見過的?

「怎麼、對於我的來訪感到很意外嗎?」
若說前一秒仍舊感到懷疑,對方話一出口,男人便是徹底確定了來人身分。

──是小丑。
但他是怎麼通過保全?來訪的目的又是什麼?這次是否又要幹什麼壞事?擰著眉,各式各樣的問題在腦中盤旋,吐出口的卻是:「你、怎麼穿成這樣?」
變裝用的假髮和口罩早被扔在一旁,半瞇著眼,「小少爺不喜歡嗎?」小丑說著,邊扯開外套裡頭小洋裝的胸口拉鏈。
眼見小丑前一刻還整齊的衣衫頓時褪了大半,男人自然沒有育兒用的乳房,然而這也是布魯斯第一次知道,男性平坦小巧的乳頭襯著暗紫色的布料也能夠如此情色。




正劇結束培養感情的時候到了(???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