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異鄉人CH4-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詳細資訊頁



「願意談談嗎,貝克醫生?」
「我不行說……」
伸手揪住自己的頭髮,前一刻態度還十分強硬的男人像是全身力氣被抽乾似地萎靡下來。

「對方承諾只要你殺了桑切斯就將你的妻兒送回來嗎?」
男人沒作聲,卻不妨礙丹佐接著說下去:「你覺得對方不知道你被警方約談了嗎?那你認為對方會相信你什麼都沒說嗎?」
只見男人猛地抬起頭,寫滿了驚恐的一雙眼瞪得老大,儒雅的醫師慌亂得語無倫次:「什麼?你是說卡洛琳和蘭斯洛特……都是你!都是你們!如果沒有你們……」

「和我們合作吧。這一次對方能夠用卡洛琳和蘭斯洛特的安危威脅你殺人,怎能保證沒有下一次呢?」
保羅‧貝克是一名醫生,也許稱不上救死扶傷卻沒有害人性命的念頭,如今迫於無奈手染鮮血,性格溫吞的男人幾乎要因此讓負罪感給淹沒了。
這種時候,丹佐的提議無疑具有強烈的誘惑力,彷彿飛蛾總是本能地撲向最為熾熱的光源,然而因為被綁架多日的妻兒,貝克遲疑了:「但是,如果──」畢竟已經沒有籌碼的男人再也輸不起。

「雖然受到脅迫,但你涉嫌謀殺桑切斯也是事實,之後的協商就等將卡洛琳和蘭斯洛特救回來再說。」
「我真的能夠相信你們嗎……」
「你只能選擇相信。」
低垂下眉眼,模樣狼狽的貝克沒作聲。

「對方是用什麼方法連絡你的?」
「我不確定是不是有關聯,但大約在一個禮拜前,我曾經收到一封奇怪的簡訊問我想不想賺大錢,而我沒有理會。然後兩天前,我下班回家發現客廳一片混亂,到處都找不到卡洛琳和蘭斯洛特,只在餐桌找到一封信,信裡除了照片就只有一句話,如果桑切斯沒死卡洛琳和蘭斯洛特就得死。」只聽男人語帶哽咽,指尖不受控制地顫抖,險些拿不穩手中的水杯。


「你還留著那封信嗎?」
「有!我沒有丟掉。」
「請問你有嘗試過報警嗎?」
「有,我試過。冷靜下來後我馬上打電話報警,但是電話卻沒有轉到報案中心。那、那個男人威脅我再有下次就會把卡洛琳的手指寄給我,我很害怕……」
聞言,丹佐眉頭擰起臉色同樣不好看,「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們暫時沒有辦法檢驗那封信。如果再聽到對方的聲音,你能夠辨認出來嗎?」
那意味著貝克的住所很可能仍受到監控,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取得那封信的難度就高了。

「不、那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很生硬,我覺得可能不是真的聲音。」
「除了變聲器,你能夠回想起其他聲音嗎?對方背景的聲音,什麼都可以。還有你是否記得當時的時間?」
「……好像隱約有聽到警笛聲,不、那是救護車的聲音,時間大約是在晚上九點半。」
猛地捏緊紙杯,激動的男人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手腕被水濺濕,只是直勾勾盯著丹佐瞧,語調滿是企求:「所以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出卡洛琳和蘭斯洛特嗎?我什麼都願意做,真的。」
「照你的說法你的住所受到監視,我們沒有辦法檢驗那封信,所以只能等。我們會在你身上裝發信器,然後放你離開,沒意外對方很快就會主動聯繫你。」
丹佐語音落下的瞬間,偵訊室的門讓人推了開來。

「來、這是發信器。另外貝克先生你的手機我們會裝上監聽器和追蹤器,只要對方電話打進來我們就能夠追蹤,麻煩你儘量將通話時間拖久一些。」只見金髮的鑑識官將鈕釦形狀的小物件放上桌面,一邊解釋一邊動作俐落地將輕薄的手機拆開。
「好。」
在刑偵影集中常見的道具親身用上,男人嚥了嚥唾沫,不免有些緊張。
將重新組裝好的手機交還給渾身僵硬的男人,約恩體貼地交代:「告訴他我們認定桑切斯是因為心肌梗塞意外死亡,請你來只是想徵詢你的專業意見。」

「你們,不怕我會趁機逃走嗎?」
像是聽聞了什麼笑話,噗嗤一聲,丹佐和約恩雙雙笑出聲來。
「貝克醫生你多想了。別緊張,會沒事的。」伸手在貝克肩上拍了拍,丹佐帶上資料先一步走出偵訊室,一早慌慌張張忙得忘了聯絡,現下營救人質的行動說什麼都得同布蘭登那頭打聲招呼。




更新!!!
然後拍了一下墨水試色!!

109027.jpg


110325.jpg

110326.jpg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