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Consolation 【地風】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為喬葛‧大地×希歐‧暴風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Consolation【番外】
我會在,會一直都在這兒陪著你的。
所以、不必害怕──…



嘴裡哼著不成曲的小調,靛髮的少年提著今日中午扯著大地的胳臂央了許久才讓他答應翻牆出去買的、西亞喜歡的藍莓餅乾,踩著很是愉悅的步子望醫務室方向走去。
遠遠望著一抹子夜、純墨色的人影──是雷瑟‧審判,太陽兄弟的戀人。

審判一貫的無表情,那總探不見底的黑曜潭不帶絲毫溫度,但今日似乎有那麼些微的不同
──…隱約中閃著光火,欲將人噬淨的慍怒。

皓腕半舉著,仍在思量是否要同來人打聲招呼之時,繃著一張俊臉的雷瑟已擦肩而過,寒的過分的四周氛圍見不著絲毫善意。細眉緊攏,希歐有些困窘地咬了咬下唇,低垂的蒼穹色眸子有些受傷,似幼犬的無助。


好半晌,少年終是憶起此行的目的是要替據羅蘭說仍是昏迷的西亞帶上藍莓餅乾。
希望太陽會因為聞到甜膩的藍莓味而醒來…想到這兒笑靨再度回到本該如此的俊俏臉蛋,那般燦爛,讓人不禁想好好守護的純粹。





本欲敲門的手似乎在想到什麼後又放了下來,西亞還沒醒就算敲了門也沒人應啊…使勁推開門扉,柔聲輕喚:「西亞─…」僅在頃刻間,唰地門又被少年慌亂地闔上。
暴風有些無力地倚著一旁被漆成純羽色的牆,連做幾個深呼吸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
好半晌,靛髮的人影仍是輕喘著氣,細緻臉蛋上刷白、盡是不可置信的驚駭。

──…那、是怎麼一回事?


一手撫著左胸感受著由內傳出的劇烈心跳,微顫的掌擱在門把上猶豫著下一步動作,試圖壓抑心中不斷冒出的疑慮。

一咬牙、一閉眼,狠地將門推開──
房內的空氣瀰漫著消散不去的濃烈腥味,藉著窗外透入的乳白色月華,過分淫穢的景象毫無保留地衝擊著少年海藍色的眸瞳。

散亂一地的白色床單、被撕扯過的布料和殘敗的紫靛色花瓣,而最讓人詫異的是──…
病床上半裸的格里西亞。
被撕裂的衣料不堪凌亂,掩不住一身白皙的肌膚上滿佈大小不一的絳殷色瘀痕,下身的長褲被扯至膝蓋,淫糜的白濁色液體噴灑在腹間、腰際及羽色的床單……

單純如孩童都知道這般瘡痍代表的是怎麼一回事…
蒼穹色的眸子閃著水光,無法接受所見的景象,身子微顫著、做不出任何反應。



「將門掩上、當作你什麼都沒看到,然後離開。」,身後傳來的低沉嗓音讓暴風驀地自震驚中醒來,順從地將門扉關上,「這是對格里西亞最好的作法,懂嘛?」
轉身對上羅蘭那對似乎正在壓抑些什麼的藍眸,過大的衝擊讓暴風無法思考,僅能楞楞地頜首。

聞著門扉再度闔上的聲響,少年略嫌羸弱的身子僅能倚著牆勉強支撐著自己的重量。

方才,自己看到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聖殿有固定的騎士長輪班守衛,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聖殿外的人所為,那、究竟是誰…
殿中是誰會對西亞做出那種、那種過份的事?





「喬葛、喬葛─…」
嫩掌無力的拍擊著門板,輕喚自家戀人的語調中有著低悶。
倏地,門扉無預警地打了開來,來不及做出反應的少年順應著力學定律向前傾去,下意識地將碧藍色的眸瞳緊閉,打算牙一咬撐過去便是──…

…欸、不疼?


悄悄地將眼半睜了開,直地望著的是大地琥珀色的瞳,似只偷腥野貓兒笑得一臉曖昧。

收攏擱在人兒纖腰的臂肘,在暴風鼓得像只河豚的腮幫子上偷了個香,輕笑道:「希歐很想我?」大掌毫無顧忌地游移在胸前、側腹及大腿,時重時輕的揉捏輕蹭著。
暴風無視那動作越發過份的手,小小的頭顱低垂著,長指彷彿抓著浮木似的緊揪著喬葛的袍子,「我、剛剛去看西亞…」,貝齒緊抵著下唇卻抑不住語調中的微顫。

「可是…我打開門所看到的是、是──…」彷彿又親臨了現場,細緻的臉蛋滿佈驚駭。
琥珀色的眼瞳閃著不忍,大地隻手將未從驚嚇中平復的娃兒抱起,修長的腿隨意將半開的門扉帶上,大掌順著暴風的背脊來回輕撫著。

屬於大地的味道,淡淡的藥草清香…
熟悉的氣息和觸感讓少年很是心安,放鬆地闔上藍眸,整個人向溫暖的懷抱偎去,「魔獄突然出現,要我把門關上離開…」。

冰藍對上琥珀,掺著曖昧的沉默氛圍在兩人間悄悄地漫開。

好半晌,少年童聲似的嗓音打破了沉默,「喬葛、我那樣做對西亞真的比較好嘛…?」,扯著大地的衣襟,昂首正視青年似潭般深邃的茶色眸子。

「魔獄在就不會有事,他會好好照顧太陽。」
雨般的碎吻落在眉心、眼睫、鼻尖及唇瓣,技巧性地劃勒著牙齦的敏感點,時而吸吮時而囓咬著人兒的粉舌,終是不捨地扯出一條水亮的銀絲。

嘴角帶起抹佞氣十足的笑,揶瑜道:「希歐,再盯著我瞧就會被吃掉噢。」將小巧的耳垂含入口中,有一下沒一下地輕啃著,呼出的氣息直接撫過少年敏感的頸子,惹得懷中的纖弱身子一陣輕顫。

聞言、暴風扭著身子欲阻卻青年越趨撩撥的舉動,然而這隔著布料的大動作磨蹭又更為撩撥起大地本就興奮的欲望。

狠狠地收攏摟著人兒的臂肘不讓懷中的軟香活玉奪去僅存的理智,出聲低斥:「別動。」
抑著慾望而微啞的低沉嗓音襯上禁慾的俊逸臉龐莫名的性感。

半瞇的海藍色眸子瞬也不瞬地瞅著別過臉不願正視自己的青年,嫩掌撫上較自己寬厚許多的胸膛想撐起身子好直視自家戀人的眼瞳,
「喬葛、喬…」一個重心不穩暴風整個人向前傾去,雙雙跌進柔軟的床褥。

長指不耐地抓梳著褐髮,語調中有的盡是掩不去的濃濃情慾,
「不是讓你別動的嘛?這下──…」
未待自己說完,坐在敏感腹間的漂亮人兒便扯著己身本就不整的領口忙道:「喬葛、喬葛…別生氣好不好?」軟軟的嗓音央求著,誰還有辦法生氣?
況且、男人本就沒在生氣,有的祇是胯間蓬發的欲望…

一個使勁將希歐拉下身俯近自己,好讓那絲毫沒有危機意識的人兒停下不斷在自己腹部磨蹭的舉動。琥珀色的眸子深邃地望不著底,一改平日溫敦君子的假象,大地笑得惡質且狡詐,
「是啊、我好生氣噢。都怪希歐不聽話!」

聞言,似白紙般單純的少年不疑有他地追問道:「那、那…要怎麼樣喬葛才不會生氣。」
漂亮的蒼穹色眸子閃著朦朧的水光,語調中有著堅定。

「想知道嗎?」
將人兒忙點著頭的可愛動作納入眼中,大地寵溺地揉亂少年的靛髮,「知道以後、希歐就要替我解決…」薄唇張狂地揚起,大掌抓著少年的皓腕便向自己早漲得發疼的胯間探去,如期然地暴風嫩白的臉蛋羞得透紅。

氤氳著水霧的淨藍色眸子眨了眨,困窘地扣著下唇,暴風急切地想收回仍被迫擱在男人腿間的手,「希歐說話不算話噢,說過要替我解決的不是嘛?」
薄唇笑得邪氣,語句中是厚顏無恥的理所當然,成功地阻留了靛髮人兒欲收去的手。

生了薄繭的掌自騎士袍的下擺探入,順著腰側撫上略嫌單薄的前胸,長指惡戲般地繞著赭紅色的敏感點直轉。承不住胸前傳來的酥麻感,「嗯哈…沒、沒有嗯…」,
腰桿不自主地向前弓去,綿長甜膩的吟哦自那半啟的櫻唇溢出,彷彿要不夠似的想要更多。

乾脆撩起暴風的上衣將腦袋整個埋入,靈巧的準確地攫住已微挺似待擷的暗櫻,有一下沒一下地囓咬著。

「希歐,好好看著我。」
綠眸半瞇滿載調戲意味的瞅著人兒,探出的舌尖蛇似的纏上右掌的兩指,吞含吸吮,淫糜的銀絲和水澤聲惹得暴風滿面潮紅,羞得忙將臉別開。

挑開少年的褲頭,已被唾液染滿的長指有一下沒一下地在穴口撩撥著。
張口啃上白皙的頸線,力道時重時輕的嚙咬著,滿意地感受人兒傳來的陣陣輕顫,趁暴風因快感而分神的瞬間探入一個指節。
「嗯、啊…疼哈啊…」

大掌一攬,拉過暴風不知所措的手,壓上少年已有反應的嫩莖,突然受到刺激的人兒不禁嚶吟出聲:「…哈啊、嗯…」,略啞的低沉嗓音似惡魔般誘惑地囈語:「來,自己弄。該怎麼讓自己舒服,最清楚的不是希歐自己嗎?」

窄穴內適度的刮搔、抽送化作快感刺激著暴風,蒼穹色的水眸泛著淚光,緊扣下唇低垂著首,嫩掌真在花莖上揉弄起來。

大地撤出甬道中的長指,俐落地解開褲頭,很是不耐的扯下腿間的束縛,而這粗魯的舉動讓布料狠狠地磨過男人的欲望,
「…哼嗯…」悶哼一聲,大掌扶著人兒的腰側緩地舉起,然後放下。

突然被貫穿的麻痺快意又下身傳來,強烈的刺激粉碎人兒脆弱的感官,白皙的頸項大幅度地昂起,纖細的腰桿隨著越趨狂暴的抽插擺動著,靛藍色的髮絲在半空中劃下完美的弧形。

妖嬈的呻吟讓身下貫穿的速度猛地加快,希歐無助地地揪著早被扯皺的床單,輕喚著自家戀人的名討饒:「…哼嗯喬葛…慢、慢啊…」
大地猛地一個挺身上頂,換來一陣甜膩蝕骨的吟哦,「唔啊…嗯、喬…哈啊──…」

清楚地感受到少年傳來的輕顫和瞬間的僵硬,就著接合姿勢起身吻上靛髮人兒不住喘息的唇瓣,揚起的薄唇說出的是邪佞的調笑:「希歐那麼快就去了可不行噢。」


「…嗯、喬葛…哈啊啊──…」







寵溺的揉著懷中人兒的髮絲,薄唇吻上光潔的前額,低聲輕喃:「我會一直在這兒,不會離去。什麼事都有我在,一直──…」

大掌順著背脊來回撫著,像是安撫亦是承諾…





「唷、魔獄兄弟,太陽現在如何?」
大掌慣性地將一頭褐髮抓亂,俊帥的臉旁掛著溫敦的一號微笑,罕有的是珀色眸中歛起的嚴肅,鷹隼似地直視跟前臉色陰騖的駭人卻仍笑的溫和無溫度的羅蘭。

本就不期待會獲得答覆,男人將手中提著的藍莓餅乾往旁邊隨意擱著,無聲地步出醫務室。


步子踏得急切,惦著的是房裡心愛的靛髮人兒,那會因為朋友哭得像淚人兒,總將麻煩事往自個兒身上攬的傻孩子,重要且唯一的存在──…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