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5

● Chapter 4 【潘虎】下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Neverland原著小說衍生,CP為彼得潘×虎克




腳尖儘可能輕盈地落下,踩在甲板上,彼得不禁有些感嘆自己竟是莫名地想念這種船身飄蕩在水面上的不確定感,一如揣在胸口的小心思,不上不下。
悄聲無息地走到虎克船艙外,右手懸在空中在敲門和不敲門之間徘徊猶豫,還記得那天虎克是怎麼說的,不讓上船直到和男孩們和好的那一天,想當然事情沒辦成,然而就這麼打到回府彼得卻是說什麼也不願意。

擰著眉,彼得就這麼呆佇著僵持。
然而不予彼得更多時間糾結,木製的門板毫無預警地讓人由裡頭打開,手還沒來得及放下,彼得只是傻呼呼張著嘴瞪著來人直瞧,欣喜詫異愕然各式各樣的情緒全兜在一塊,喉間一緊頓時說不出話來。

然而同樣地,虎克顯然也沒料準門後會是前些日子讓自己趕走的褐髮青年,低垂下眉眼隱去一瞬間的訝異,「你來做什麼?」刻意壓低音量,冷聲。
「我……」總是遵循本能行事彼得被問得一噎。
「既然沒事那你請回吧,我不喜歡有人打擾我。」說話的同時背過身去,幾個大步走回書桌旁,視線狀似自然地落在翻開的書頁上頭,然而在沒人察覺的角度,牛皮泛黃的一角讓男人攥捏得發皺。

「可是我、我難過啊……」
沒料到會被拒絕的青年顯然急了,慌亂地解釋:「回去以後不管做什麼都總是會想到詹斯,而且身體也不正常,我覺得我生病了……」提及自己這些天來的不對勁,彼得眉間高攏煞是困擾,皺著一張臉沒有絲毫造假。
「不正常?」飛快地掩飾眸底的擔憂,狀似不在意地搖高一邊眉梢。
「就、會夢到……夢中的我們親吻擁抱還做很舒服的事,但是隔天早上褲子就黏黏的,詹斯你說我是不是生病了?」兩手不安地抓著衣角,彼得哭喪著臉,琥珀色的眸瞳時不時以眼角餘光偷覷男人面上的反應。

聞言,虎克驀地一懵。
乍聽顛三倒四的描述了然之後就是這麼簡單,這小鬼竟然拿自己當作慾望宣洩的物件……得出的結論在腦門轟一聲炸開,震得週遭神經陣陣發麻。
若說是自己期望之內又並不盡然,但若說自己對此毫不開心卻又太過矯情,然而打從孩提時候開始的純純愛慕,現下卻……耳尖燒得發燙,不自然地抿了抿唇,虎克羞惱交加頓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然而虎克的尷尬在彼得眼中卻是另一回事,褐髮的青年擰著眉,只道自己的病情大概很是嚴重,否則當初見著自己長大毫無驚訝的虎克現下會陷入恍惚。
「詹斯、詹斯怎麼了嗎?」彼得湊的很近,鼻尖幾乎相觸的距離,深深望進男人那雙勿忘我藍色的眸瞳。
「不、沒事。」有些倉皇地別開目光,伸手揉著眉心,虎克暗嘆了口氣。
當時的錯誤不斷延續,讓彼得還未理解何謂喜歡便先體會情慾,虎克自己也不清楚教會了彼得這種事,甚至讓彼得對自己如此依賴……究竟是好是壞。
然而還沒得出結論,青年落在男人額際的親吻讓虎克本就紊亂的思緒越發失去控制。

這什麼都不懂的小鬼求歡的動作倒是做得很是流暢。
既然是為了處理情慾而來,那解決起來也十分容易,把該解決的解決完了理所當然就可以將人攆走,要不乾脆一次做絕了把人嚇跑了事,才不會一次次跑到自己眼前擾人心神……懷著這般想法,低垂下眸子的虎克沒有瞧見彼得眼中的擔憂。

「你、想做吧?」青年這黏乎勁兒在徹底嚐過甜頭後就過去了吧……
晦澀的神采在潭藍色的眸底一閃而逝,似乎是做了什麼決定。
「嗯、做什麼?」眨了眨眼,琥珀色的琉璃寫著無辜,很顯然褐髮的青年不清楚自己無意識的舉動竟讓男人做了錯誤的解釋。
「想做就來吧,不用裝了。」
將手中的精裝書隨意擱下,起身走向床榻的同時邊用有些顫抖的指尖解開襯衫鈕釦,作出等同於自己送上門的羞恥行為,金髮的船長低垂著視線不願直視彼得。
強壓下心頭的那股羞赧,即便耳尖燒的燙紅,「衣服脫掉啊,難不成還要我幫你脫?」虎克凜著一張臉佯裝冷靜,衝仍佇在書桌旁的青年猛一揚下頜。

「……呃?」聞聲,彼得如夢初醒。
眸底映出站在床緣邊半裸的金髮男人,被粗魯扯開的領巾落在一旁,襯衫的領口大大地敞開露出底下過分白皙的胸膛,兩抹嫣紅綴在胸口上若隱若顯。

「過來這邊,躺好。」
先是一扯,肩膀復又讓人猛地推搡,沒預警的青年整個人倒進柔軟的大床。
「好了不準動,安靜看著。」半跪在彼得兩腿外側,虎克脫衣服的速度很慢,像是要徹底尋思些什麼才做出動作,先是早已半褪的襯衫、槍套、長靴和長褲,最末剩下一件剪裁合身的紫紅色底褲,清楚地勾勒出那蟄伏在胯間仍然柔軟的物事。
紫紅色對其他人而言或許太過花俏招搖,然而襯著男人略顯蒼白的膚色卻再合適不過,硬生顯出幾分神秘而曖昧的誘惑氣息。

榛果色的眸瞳直勾勾瞪著男人白花花大腿,目光彷彿舔舐一般掃過每一片肌膚,最沒停在仍留著最後遮蔽物的腿間,「詹斯你……」語音有些發顫,彼得不爭氣地嚥了口唾沫。
只見虎克低垂著眉目,兩手掐在底褲邊緣良久沒有動作,那慎重的模樣令彼得不禁放輕了呼息,生怕擾著正在沉思的男人,然而就在彼得悄悄挪動姿勢的同時,虎克手上猛一使勁,隨著底褲滑至膝窩,腿間仍棉軟的粉色物事也直直撞進彼得眼底。
上一回的互相磨蹭來的太過突然,這是彼得第一次那麼仔細地打量自己以外的性器,琥珀色的眸子瞬也不瞬,盯著男人腿間的器官就是轉不開眼。

彼得的視線虎克自然不可能沒有察覺,殷紅由耳後向下蔓延將胸口染了成片緋色,然而若是拿了東西遮掩又顯得太過矯作,只能咬牙佯裝不在意。
「看夠了吧!還不快動作利索點把自己的衣服脫光了!」即便如此,虎克頤指氣使的語調中仍透出幾分羞惱。

撇過頭不再看床上傻愣著的彼得,虎克在床頭抽屜胡亂摸索著,隨意抓了一罐許久不用的面霜,伸手沾了一些便咬著下唇向自己身後探去。
忍著赧意在穴口外邊畫圓輕揉,半晌猛吸一口氣,指尖強硬地抵開那處未經人事的部位。
即便做好心理準備,被異物進入的違和感仍令虎克蹙緊了眉,清晰地感受到緊澀的內壁被自己強硬地撐開侵入,眼睫不安地翕動,低喘著試圖讓自己放鬆一些,然而即便潤滑足夠仍然不減擴張動作的難度,身體似乎讓自己生生分成兩半。
沁出一身冷汗,下唇被咬得泛白,悶哼出聲,「唔啊……」擴張的手指逐漸增加,一進一出的抽送彷彿是在延長折磨的時間。

「詹斯,很難受嗎?」
即便因為眼前的景象渾身燥熱,然而擰著眉雙頰泛紅的男人卻讓彼得怎麼樣也放不下,一把摟過渾身汗濕的虎克,周轉過身,彼得將虎克反壓在身下,「告訴我怎麼做,教我……我來讓詹斯舒服好嗎?」拂開額間的髮絲,碎吻隨之落下。
伸手覆上男人腿間的粉色器官,掌心包裹住敏感的囊球和莖身來回搓揉,另一手也沒閒著,同樣沾了半透明的面霜便緩慢而堅定地探入虎克已經容納兩指的穴口。

半仰起頸子,羞紅了一張臉指揮道:「哈裡面、找到一點啊嗯──…」然而語音未落,由下身傳來的猛烈快意讓虎克忍不住低呼出聲,電流一般的酥麻感由彼得觸著的那一點開始向外擴散。
無須虎克提醒,彼得這時已經自發性地針對那好不容易尋著的敏感點不住刺激,胯間和身後同時被刺激的快感太過強烈,渾身的氣力彷彿頓時被抽盡,只能軟著身子放任青年這裡摸摸那裏啃啃,時不時低聲嚶嚀。

「好了,不要再哈……」
搖晃著腦袋,虎克只道身體內的熱流全數匯聚在下腹處,青年始終不停歇的動作讓腿間的物事巍顫顫地挺立著,頂端讓不斷滲出的透明黏液潤濕,染了彼得滿手心。
瞟了彼得一眼,復又飛快地別開目光,兩頰火燒似地燙紅,咬著下唇猶豫良久虎克這才吐出蚊蚋似的低聲:「可以了,彼得進來……」兩腿微微張開,扭了扭腰將全然敞開的下身朝青年的方向送去。

「你的、進來……可以進來了……」
聞聲抬眸,彼得偏了偏腦袋解讀男人語句中的涵義。
撤出埋在甬道內的手指,在入口還未收縮以前抵上自己脹得紅紫的勃發,擺著腰胯小幅度磨蹭著,俯身親吻被男人自己死命蹂躪的唇瓣,細碎的吻雨點一般落在眼梢、鼻尖和頰側,「……詹斯,可以嗎?」湊在虎克頸間,低喃著徵詢。
幾不可見的細微頜首彷彿是解除魔咒的暗示,只見褐髮的青年勾勾瞅著虎克直瞧,琥珀色的瞳仁泛著細微的金光,一如大型獵食者的目光很是懾人。

隨著下身逐漸嵌入,溼熱的內壁本能地收縮推拒,雖說做足了事前潤滑,然而現下埋在男人體內的畢竟與手指並非同一檔次的物件,彷彿被撕裂的劇痛讓虎克痛呼出聲,「唔哼別、別動……」汗濕的的髮絲軟軟地貼在兩頰,眼角噙著淚,仰著頸子難受地大口喘氣。
緩下腰胯的擺動,安慰性質的吻落在眉眼之間,以舌尖舔去頰邊來不及滑下的淚水,手掌沿著男人的腰線向下游移,撫上因為疼痛而有些半軟的器官。
「詹斯,還好嗎?」半晌過去,直到確認虎克徹底放鬆之後,彼得這才嘗試性質地動了動。

「哈啊……」作為回應的是充滿情慾的低啞呻吟。
這下毋需指揮,彼得也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側過臉在虎克白皙的腿肚子輕啃一口,伸手扶住男人的腰肢,就著方才尋著的敏感點狠狠頂動。
「不、不要嗯……彼得哈太快了……」
一雙潭藍色的瞳仁水潤潤的,染了媚音的嚶嚀聽在彼得耳中是最好的催情劑。
壓抑許久的情欲在此刻全數宣洩,一抽一送的動作時緩時快,在瞧見虎克半瞇著眸子輕哼時又猛地重重一搗,激得男人扯直了頸線驚呼出聲。

「詹斯、詹斯……」
曖昧的水澤聲在寧靜的夜晚顯得格外清晰,低喘和呻吟參雜其中,一時間滿室的旖旎。




兩人一如初嚐情慾的小獸,緊擁著彼此啃咬打滾遲遲不肯撒嘴,也不知胡鬧了多久,直到在虎克體內射出最後一股近乎透明的黏液,褐髮的青年這才捧著男人腦袋深深吻了許久,總算是勉強饜足。
雄性的麝香氣味仍瀰漫在空氣中,銜著男人透著緋紅的耳廓來回輕嚙,情慾過後的氛圍顯得安詳而甜蜜。

「像老虎莉莉和水手一樣每個大人都有喜歡的人,那詹斯你呢?」渾身舒坦的青年放任腦袋自行運轉,想也沒想,幾乎是脫口而出。
彼得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懷中的男人猛地一顫,好半晌才吐出蚊蚋似的輕聲,「我……喜歡一個人很久了,但是對方並不知道。」在彼得的印象中,除了方才的情事以外,向來高傲淡然的海盜船長語氣總是肯定,從未如此彷彿帶上了些羞赧和不確定。
沒來由地,一股悶氣竄上胸口,彼得頓時沒了打聽的興致,鬆開摟在男人腰間的掌子,「噢,是嗎。」隨口敷衍著翻身便要睡覺。
一手緊緊攥著枕頭一角狠狠蹂躪,即便毫無睡意,彼得仍迫著自己閉上眼睛。

由氣悶煩躁到緩緩沉睡的彼得並未察覺由身後傳來的灼熱視線,那雙奧靛色的眸瞳深得彷彿能夠看盡一切,容納一切。






更新更新www
寫異鄉人滿肚子菜,所以上點肉(???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No title

初來乍到 沒忍住一次啃完了 所以彼得其實比虎克大的意思嗎? (沒看原著如果問了蠢問題抱歉) 虎克其實是個優雅又博學的紳士? 如果彼得只是青春期的衝動瞬間就虐了啊……
表示非常期待下文!

Re: No title

> 初來乍到 沒忍住一次啃完了 所以彼得其實比虎克大的意思嗎? (沒看原著如果問了蠢問題抱歉) 虎克其實是個優雅又博學的紳士? 如果彼得只是青春期的衝動瞬間就虐了啊……
> 表示非常期待下文!

其實原著中並沒有交代彼得是否比虎克大,因為彼得一直以來都保持孩子的模樣
算是私心覺得彼得大概維持孩子模樣非常久了XDD
是的,虎克是藍眼睛的優雅紳士,在原著中也有提到這點>///<
絕對會是HE的!!!
感謝期待~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No title

感謝喜歡也感謝支持>///<
每次有新朋友一起入坑就很開心ヽ(✿゚▽゚)ノヽ(✿゚▽゚)ノ
另外表單有一些小問題再麻煩扉雪確認一下
已經寄信告知了><
歡迎本子舔完再告訴我感謝(∂ω∂)/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