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2015寫手年度總結


第一題 最喜歡的開頭
《SCID 異鄉人》

「不、唔──」
來不及呼出口的尖叫聲被阻隔在厚實的掌心之中,驚恐地甩著腦袋試圖掙脫,然而今晚汲入過多的酒精令女人使不上勁,兩手只能本能地摳抓男人橫在自己面前的手臂,直到後腦受到一記重擊。
悶哼出聲,女人捂著吃痛的部位,感覺到溼熱的液體逐漸潤濕了指縫,視線迷濛,越發不清明的意識想不透為何會招來殺身之禍。

沒了男人的牽制,無力支撐自己的女人癱倒在地,不斷流失的血液一併帶走逃跑的氣力,望著步步逼近的高大身影,相對瘦弱的女人只能徒勞地蠕動試圖遠離危險。
燈光下,慘白牆面上映出退無可退的嬌小身影,下一秒,只見扭曲的巨大倒影身手緊緊掐住女人的喉管。
扳不開奪走氧氣的元兇,女人踢瞪著雙腿,像條擱淺的魚大張著嘴極力呼吸,很快地,曾經靈動的冰藍色瞳孔擴散失焦,垂軟的手再也無力抵抗,抹花的紅豔唇彩在毫無血色的臉上顯得格外怵目驚心。


第二題 最喜歡的結尾
《刺蝟法則》

歸途與來時的風景卻大不相同。
已是太陽西下的時間,天邊的雲彩潑墨似地被染上片片橘黃,行駛在山道上,載了兩人的重型機車速度並不快,拂面的不再是生硬凌厲的冷風,此時清風溫柔得不可思議。

「Red peril。」
「哼嗯?」
「告訴你──」
只見黑髮的Omega將嘴湊得極近,一手甚至虛掩在旁彷彿要說些什麼秘密,然而滑出舌尖的卻是直白而粗俗的單詞:「我硬了。」
一直以來平穩的車身幾不可查地震了震,成功調戲男人的Omega低笑出聲,彷彿還不夠似地將自己腿間起了反應的部位貼上對方後臀,甚至暗示意味十足地頂了頂。
「Cowboy安分點,然後閉嘴!」
聽聞Illya氣急敗壞的怒罵,黑髮的CIA摟緊了男人嘴角大大咧開笑得更加恣意。


第三題 最喜歡的部分
《愛情墳墓》

黃昏時分,湛藍的天空讓雲霞潑墨一般渲染成醒目的橘黃色,與小鎮沒有都市污染的鄉村風景相襯托,這景色無疑是美麗而賞心悅目的,然而男人僅僅只是看著,遠眺的目光尋不著焦距。
「我失去了某樣很重要的東西。」末了,只聞雷斯垂德如是說道。



「我失去了某樣很重要的東西。」
彷彿沒瞧見自家兄弟難看的臉色,鬈髮偵探張口就是挑毛病:「我以為如果雷斯垂德知道你將他比擬做物品,心情大概不會太愉快吧。」說著邊將積木塔中抽出的小木塊看似隨意地放上頂端。
「你知道他在哪裡?」
「你不也知道。」沒和男人打啞謎,夏洛克直接打斷官員想然想藉此套話的意圖。
沒有正面回應,邁克羅夫特只是接著問:「你是故意的?」
男人所指為何夏洛克自然清楚,但知道是一回事,樂不樂意回答卻又是另一回事,「等會我有客人,你還要待多久?」只聽夏洛克迴避問題的同時下了逐客令。
「我不能見見你的客人嗎?」手上邊輕巧地將木塊放上已經岌岌可危的積木塔,又是一個反問躍出薄唇。
灰藍色的眸瞳半瞇,很顯然具有明知故問惡習的並不只有諮詢偵探一人。


第四題 最煽情的部分
《Equation II》

「中國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春宵一夜值千金,似乎指的就是新婚當天呢。Phillip你說我們是不是真的該做點什麼呢?」
牽起Anderson的右手,嘴角噙著饒富深意的淺笑,男人小心翼翼地吻上今日上午自己親手套上的指環,蜻蜓點水似的唇瓣僅是輕觸即離。

然而心口驟然一悸的Anderson卻沒法這般雲淡風輕,連忙抽回手,將陣陣發燙的無名指緊緊攥在拳中。
坊間總是傳言,婚戒選擇戴在無名指是因為那是和心臟最近的距離,擁有醫學背景的蘇格蘭場法醫對此論調向來一笑置之,這會兒的慌亂倒是讓Anderson信了八成。


第五題 人物描寫
《王與魔法師》

依照慣例一個騎士向來會與至少一個後勤人員配合,騎士自然跑在最前線,而後勤則是代替騎士當他的眼睛與耳朵為之蒐集情報,兩相合作以求順利完成任務。
當然在那硬體設備還不甚發達的時候,後勤跟著騎士四處奔波是常有的事,這也是為什麼Kingsman即便是後勤選拔亦有體能一項的緣故,畢竟這種高危職業每一步都需戰戰兢兢,盡可能力求完美,否則稍有差池及便可能因而送命。

許是這麼長時間目不轉睛地看著盯著,時間一久,心底竟萌生一股出超乎尋常的別樣情愫。

打從求學階段至今數十個年頭,比起男女情愛,男人更樂於將注意力放在課業或是專研興趣上頭,直到意外察覺自己總在騎士與其他人們太過親近時忍不住多看幾眼,甚至生出不悅。
最後就是男人任務中不得不的逢場作戲也刺眼得過分,一回兩回,逐漸增加的次數讓Merlin無法以反應過度作為藉口來說服自己。
身為Kingsman的首席軍需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魔法師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只除了一片空白的情愛經驗。
一直以來男人只在乎當前的任務和工作,整天埋頭研究的軍需官沒有機會去認識任何值得傾慕的對象,曾經Merlin以為自己是個正是學術上所謂的無性戀者,待到後知後覺地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移不開眼。


第六題 最喜歡的接吻/h
《愛情墳墓》

頂著一頭濕髮走出浴室,幾乎是在同時,坐在沙發上看雜誌的官員迎了上來,「會感冒的。」一條乾燥柔軟的毛巾落了下來,對於雷斯垂德的屢勸不聽的壞習慣男人索性自己動手,語氣有些無奈。
警探乖順地低垂著腦袋,方便那雙總是負責簽署重要文件的大掌溫柔地按摩自己的頭皮,恬淡靜謐的氣氛待到幾分鐘後才讓邁克羅夫特打斷。
「好了。」
半濕的毛巾重新回到官員手中,雷斯垂德眨了眨眼,聞聲抬眸。

對望良久,眼見男人的臉龐越發靠近,鬼使神差地,雷斯垂德小幅度地偏過頭避過了即將落下的吻。
對此,邁克羅夫特也不惱,轉而將唇印上警探毫無防備的額際。

正所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透過接觸的傳導高熱很快便蔓延開來,兩頰不受控制地染上緋紅,濃密的眼睫扇了扇,門齒咬著下唇,雷斯垂德心翼翼地抬眸打算偷覷一眼,卻不想會直勾勾撞進那一汪深邃的藍潭,無所遁逃。
「邁克羅夫唔嗯……」
彷彿被蛇盯上的青蛙,動也不動的雷斯垂德這回沒能再閃避,扎扎實實地接下這個吻。
一開始只是淺嚐輒止。
然而睽違多時的親暱輕易地撩撥起體內本就不怎麼平靜的躁動,像是吹響的號角,前一刻的矜持雲消霧散,只餘下唇舌交纏的曖昧水澤聲。


第七題 槽點最多
《王與魔法師》

舔了舔唇角,曲膝蹭上鼓起男人的褲檔,伸手覆上自己的胸膛笑道:「我說,男人的胸部真的不會太小嗎?更別說還這麼硬。」
「夠大了。」
說著,邊將自己委屈在底褲內的慾望釋放出來,「比起實質上的感受這講求的是視覺和心靈的刺激。」雙膝分立,以跨騎的姿勢跪在男人腹部,脹大的硬物正好抵在軍需官的唇邊。
沒待對方說些什麼,探出口的舌尖溫順地舔上肉刃的蕈狀頂端,屬於男體的氣味鋪面而來。
縱使腦後疊了兩個枕頭這個動作仍舊不怎麼舒服,但這並不影響男人做口活的專注程度,溫熱的舌面重重撫過柱身上頭突起的脈紋,沒預警地猛然一吸,只聞褐髮的前騎士悶哼著加重喘息,馬眼滲出的濁液帶了點苦澀。

「得了得了,再吸都要出來了,我的願望都還沒達成呢。」拇指為男人拭去殘留在唇角的液體,Harry語調染著笑意。
「那還等什麼,你不是把潤滑液都給塗上了……」
帶著前一刻還在嘴中逞凶的物事摁上自己的胸口。

兩手抓握著男人厚實的胸膛狠力揉捏,向自己嵌在中央的凹陷處來回抽送的性器不住擠壓,雖說不如女性豐滿柔軟,但極富彈性的觸感卻是別有風味,足夠勾起Harry Hart隱藏在紳士外表下的全數嗜虐因子。
Merlin足夠強大也足夠壯實,這是能夠與自己並肩毋須小心呵護的夥伴,亦是能夠承受自己為所欲為的存在,想讓那健康的麥色肌膚留下專屬的烙印,吻痕、齒印,甚至是性器粗魯摩擦而產生的紅痕。

相熨貼的部位傳來屬於另一人的脈搏和情動,來回摩擦帶起的高溫像火燒似的直向周身蔓延,匯聚在下腹的熱流不住留竄,胯間的物事在無人招呼的情況下卻翹得老高,一時間,Merlin甚至生出或許自己的胸口是另一種性器的錯覺。


第八題 希望未來可以寫出怎麼樣的作品
好些年都只寫同人,說真的自創的腦袋各種遲鈍(抹臉
一直都很喜歡推理向,無奈腦袋總是不夠用ORZ
寫完總是腦袋空空,所以覺得能夠流暢說出自己想法的人很厲害www
不想太多,就是寫。寫自己喜歡的,寫想表達的。
也許不盡完美,但我的確喜歡這種說故事的感覺。
沒有太多的理由,很多時候就只是想要成全這個角色或CP,想看他們在一起,想為他們帶來幸福。


第九題 今年最喜歡的一篇
真要說或許是以愛為名
一直很喜歡3P題材,喜歡那種缺一不可的感覺,三人之中誰之於誰都是有意義的
也說不清自己認為的最理想狀態的三人愛情究竟是怎麼樣,但並不妨礙我喜歡wwwww
有機會想寫番外www


第十題 字數+cp 統計
BBC 麥夏雷:約6萬
BBC 麥夏安:約4萬
BBC 麥雷:約4.5萬
KSM HMH:約6萬
UNCLE 蘇美:約3萬
原創SCID:約2.5萬


第十一題 月份開坑/完結篇章統計
以愛為名:2015.02完結
Equation II:2015.04完結
王與魔法師 I:2015.04完結
王與魔法師 II:2015.08完結
愛情墳墓:2015.09完結
刺蝟法則:2015.09完結
異鄉人:目前進度約2.5萬字,尚未完結


第十二題 FreeTalk
明明沒做什麼卻仍然忙碌的一年
希望明年能夠一切順利XDD
努力挑戰長篇,也希望來年能夠更好地掌握段落和視角轉換的節奏。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