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Abruptly 【雷格】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吾命騎士衍生,CP為雷瑟‧審判×格里西亞‧太陽
*內文同時夾帶許多其他CP

● Abruptly
那樣的景象,我想我會用盡所有方式讓自己忘掉吧──…倘若可以。



纖長的羽睫輕顫,甫才緊閉的眸子半睜了開,似大空般碧紺色的瞳覆著一層迷濛,西亞試圖起身卻渾身使不上勁,索性放棄掙扎的癱軟在色彩純潔的床褥上,僅是乾瞪著四周過分病態的純色白牆發楞
──這裡、是哪裡?

總覺得好像睡了很久、好像少了些什麼,西亞緊蹙著眉梢卻如何都想不起來,
沉穩卻熟悉的步伐聲,自幼便熟悉如是,不容誤認的跫音──是羅蘭‧太陽騎士…噢不、也許說是〝格里西亞〞的保護者會更貼切些。

聲響自遠而近,就在那純白色門扉被推開的霎那,西亞下意識想逃避些什麼似
──海藍色的瞳眸倏地闔上、慌亂地。
雖然是如此的慌亂,但面上的神情卻像是從未清醒過的安恬平和,這睡顏。


「格里西亞,我來看你了──…」
將手中的優雅的紫靛色花朵輕擱在一旁,大掌一如往常地撫上人兒似瓷娃娃無瑕完美的臉龐,羅蘭那幾乎不帶溫度的指尖輕輕的描繪著眼下這張深深刻印在心版上的容顏,柔聲輕喃道:「是我啊,怎麼還不醒來呢…今天帶了漂亮的鳶尾花。西亞、喜歡嗎?」

彷彿躺在那純白色床上的人兒是清醒的,羅蘭兀自低語著。修長的指寵溺的撫著人兒那散漫在羽色床褥上很是顯眼的金燦色長髮,似陽光般絢目且不容侵犯的耀眼。

略嫌冰涼的唇瓣似點水般輕劃過西亞光潔的額際,向來平靜無波的冰藍色眸子滿溢的盡是不捨,語氣卻仍是一貫的從容,讓人感覺不到那無害臉龐下的悲慟。
「格里西亞、我明天會再來的──…直到你醒來。」甫步出病房,迎面望進的是那毫無情緒的黑曜色眼眸。

頃刻間空氣中的氛圍似是凝了層薄霜,若料峭春日的低溫。

有些事,並不是無法理解就可以任意的哭鬧,何況眼下所發生的一切都是那位的咎由自取,由於某些原因,羅蘭不想也不能攤開所有的隱情同雷瑟解釋──…

他該怎麼說呢?說格里西亞病了嗎?說格里西亞又因為復活術失去了某些部分嗎?
還是要直白的告訴他,格里西亞在這次的復活術中失去的不是手臂、不是眼睛,而是他彌足珍貴記憶,復活的對象則是雷瑟‧審判呢!?

一切的一切都不知該從何說起,面對眼前這位甚至不明白其實自己已經死過一次的審判騎士長,羅蘭唯一會湧起的情緒只有那恍若無邊的怒氣,他憑什麼呢?就憑他是格里西亞的所愛?單是這樣就足以讓格里西亞在施術前放下所有的驕傲來央求自己別告訴他?

思及此,羅蘭輕哼了一聲,一點點痛快的意味。

不過,到底是一報還一報吧,西亞的確是用記憶交換到雷瑟的再生,失去的卻是他和雷瑟之間最美好的那份──曾經認真愛過的記憶。

如今的格里西亞依舊是那位正直、得人喜愛,有著〝好友〞雷瑟‧審判的太陽騎士‧格里西亞,除此之外,雷瑟在格里西亞的記憶中沒有更特別的意義──…僅只是〝朋友〞。

羅蘭倒是很想看看,雷瑟會如何去面對他呢?他那個…為事正直中略帶些狡黠、堪稱是完美的朋友──不是戀人──是朋友!格里西亞‧太陽。

唇角扯起抹公式化的弧度,羅蘭毫不掩去自身話中顯而易見的敵意與嘲諷:「這不是我們忙碌的審判騎士長嗎?這小小的醫護室是何德何能容得下您這尊貴的大人。」
語畢,未待雷瑟開口,便舉步離開。



方待羅蘭將門扉帶上,一雙映著困惑的澄碧色瞳子慵懶地半睜著。

僅是須臾,一張過分熟悉的俊逸臉龐驀地在眼前放大,西亞還未做出任何反應只覺得後腦已被不小的力道強制禁錮,柔軟的溫熱物體就這般無預警地闖入口中強行翻攪,嫩白的手掌慌亂地抵抗著,卻依舊擋不住那近乎噬人的深吻。

「唔嗯…」不僅僅是慌亂且是驚駭,西亞瞠大了眼眸,就著那不帶溫度的唇瓣狠力地咬下,如預期地,唾沫中傳來濃濃的鐵腥味。這舉動似乎觸怒了咱們向來耐性就不足的審判騎士長,大掌由領口探入,一個使勁毫不留情地將純羽色的長袍扯得個粉碎。

黑曜的眸子蝕動著虹紫色的異彩,此時的雷瑟比羅蘭‧魔獄更像個死靈生物──殘酷、冷血且帶著毫不掩飾的憤怒,突然意識到這點的西亞不禁打了個冷顫,碧藍色的漂亮眸瞳忽閃著罕有的驚慌,緊扣下唇的慣性動作仍是帶著屬於太陽騎士長的傲氣。

「放、放開我──…我讓你放開我,聽見沒有、雷瑟‧審判!」
幾乎是以齒與齒間迸出的氣音怒吼,什麼太陽騎士的優雅早顧不得,格里西亞的自尊可容不得自己像個女人被侵犯似的只會哭泣和發抖,冷然道:「我可從不記得我們的關係是你表現出的這樣。如果雷瑟肯走的話,我還會當你是朋友的。」

「…朋友!?」
我、雷瑟‧審判,和你、格里西亞‧太陽早就不僅只是朋友──…
沒有時間去思忖這突如其來的改變是為什麼,雷瑟連其實自己已經死過一遍的事實都沒有注意到了,又該從何去發現西亞早就忘了、為了將他復活而不一樣了呢?

本就陰騖的俊臉頓時又沉了些,子夜色的眸子飛快地閃過名為哀慟的情緒,然而方從長時間昏迷中清醒的西亞根本抓不著那倏忽即逝的瞬間。

拾起一方適才撕裂的布塊,隻手將人兒兩只不斷反抗的纖腕綁在床頭的金屬框架,生著薄繭的大掌毫不溫柔地劃過平坦的腹部來到敏感的下身,隔著一層布料來回粗暴地愛撫著,薄紫的黑曜享受著西亞細緻臉蛋上那痛苦卻沉浸在快感中的複雜神情。

「嗯哈…你、放啊…哈啊,放、開啊…」
快感若潮水般襲來,纖細的身軀無法承受似的顫動著,一張一翕的唇瓣僅能吐出掺著甜膩嬌吟的破碎詞句,略啞的喘息有著蝕骨的難耐誘惑。

俯身啃向白嫩的頸項、鎖骨…直至攫住胸前獨自綻放暗櫻,欲還推拒有一下沒一下的囓咬著,柳枝似的纖腰耐不住這般挑逗不自主地弓起,唇角流洩出彷彿要求更多的輕嚶:「哈啊…嗯、雷瑟…嗯哈…」

單手扯開褲頭,生著薄繭的指腹自白皙的大腿根部摩蹭至已染上透明液體的嫩莖,長指技巧性地搓揉著,探出的舌尖滑過平坦的腹部,不猶豫地將已欲宣洩的分身含入,熟練的舔舐、吞吐、囓咬,有意無意的牽出一線水亮亮的銀絲。

探向股間的長指猛地直接進入,不待人兒做出反應便直接在乾澀的甬道抽插。
縹碧色的眸子閃著朦朧的霧氣,突然被異物進入的不適感讓細眉緊緊的擰起,「啊啊…痛、不,嗯要…」挾著哭腔的低泣勾起雷瑟在審判殿堂培養出的嗜虐。

好半晌,緊攏的眉舒了開,纖細的腰枝不自主地浮起,隨著長指的進出輕晃著,妖嬈甜膩的呻吟從那緊扣的水嫩唇瓣中流出。
「…不要、嗎?」劍眉微揚,半瞇的紫曜色眼眸寫滿不耐,冷冰冰的揶揄不帶任何波動:「還是身體誠實許多,親愛的太陽騎士長大人。」

男人以指腹按壓漲紅發疼的前端,積聚欲出的液體僅能汨汨地順著嫩莖流下。不住弓起的腰再再地訴說體內的欲望,一雙蒼穹色的眸子求救似的望向那始作俑者,回應西亞的是身後多探入的一指和加快的抽送,嘖嘖的水澤聲越發淫糜,仍不見禁錮分身的手有放鬆的意思。
倏地將在穴中的三指撤出,滿意地看著人兒那猛地一僵的纖瘦身軀,淡笑道:「想去?何不向我開口…?」語氣中盡是露骨的羞辱。

口中被抵入適才在自身體內的三指,意識早已迷濛僅存的是與身俱來的本能,順著男人的要求輕嚶:「哼啊…讓、讓哈啊…去、嗯啊啊──…」
瞇眼、唇角勾起沒有溫度的弧形,以帝王姿態睨視著眼前毫無反抗能力的人兒,俯身吻上因喘息而微啟的殷唇,低啞的嗓音彷彿自那淵藪傳來:「記住你該是屬於誰的,親愛的格里西亞。」在那同時緊掐住嫩莖的掌亦鬆開,灼熱的液體隨之宣洩。

本就蒼白的臉蛋此時更是同紙般剎白,瀑散在床褥的蜜金色長髮因掙扎顯得紛亂,白皙的肌膚因接觸冷空氣而泛著誘人犯罪的粉櫻色,點點清晰的暗殷色瘀痕是方才慌亂中被粗暴烙下的証明。過度激動的情緒讓西亞本就朦朧的意識完全離去,人兒全然地暈厥過去。

薄紫色的黑眸瞟向旁獨自綻放的靛紫色鳶尾花,大掌一揮花束隨之飄散、跌落。俯身拾起一朵看似完整的鳶尾,猛地使勁,花莖應聲斷裂──…殘破的花瓣散亂在慘白的病床。


別忘了,你是我的。
夢、是你唯一被我允許的皈依──…

題目: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