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王與魔法師 NO.7 【HMH】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C17糟糕可能有
*CP為Harry×Merlin×Harry,互攻設定


「這些義大利黑手黨真不是普通的排外,看來他們真的對外人很不友善呢。」
只聞男人氣息平穩語調輕鬆,身上的西裝仍舊筆挺,唯有染了血漬的襯衫領口和幾绺落在額前的髮絲透出幾分狼狽。
「你嫌他們歡迎的排場還不夠嗎?」
斜睨了副駕駛座的褐髮騎士一眼,Merlin手裡的方向盤一連轉了數圈,猛一踩煞車,在行人的驚呼中車子俐落的一個急轉彎將後頭的追兵甩開了一些。

「該是回禮的時候了。」
指腹在槍柄來回摩挲,半瞇起的眸瞳斂著銳利的精光。
「也許在想要怎麼打爆敵人腦袋以前你該先止血。」像是沒有瞧見後照鏡映出的危急情勢,腳下狠踩油門的魔法師語氣十分冷靜。


「在我失血昏厥以前還有足夠的時間解決他們。」
年輕的騎士這般說著,邊從車窗探出身。
沒有多餘的瞄準時間,抬手的同時裝了消音器的槍管發出一連兩聲輕響,為了閃避子彈兩台黑頭車分別撞上街道旁的店家,扭曲變形的引擎正可憐兮兮地冒著白煙。
嚇壞的行人無暇多想,尖叫著紛紛走避,生怕晚上一秒便無端受到波及。

「最後一個。」舔了舔嘴角,那一瞬間男人看上去就像是頭盯上獵物的豹子,嗜血而優雅。
在尾音落下的霎那最後一顆子彈擊中追兵的車輪,下一秒,琥珀色的眸瞳清晰地倒映出失去控制的車輛是如何打滑,最後失速撞過堆在碼頭旁的雜物和直衝進海裡。
沒有朝自己造成的混亂多瞧一眼,似炫耀更似邀賞般地低聲歡呼,「Home run。」
然而來不及等到對方有所回應,失血過多的騎士便昏睡過去,面色透著青白。



「唔……」
若說不久前絲毫不覺疼痛,甚至能夠英勇退敵都是腦內啡的功勞,那麼此時因為脫離運動狀態而痛醒也是拜其所賜。
隱隱傳出的刺痛像是在重複強調自身的存在感,不是無法忍受的劇痛,但一抽一抽的不適卻很是惱人。
染了血漬的西裝外套被擱在一旁,毋須費神去看Harry亦能夠感覺到鎖骨的傷處似乎被粗略處理過了,當然在條件不足以開刀的狀況下子彈仍嵌在裡頭。

已經不在那輛疾駛的車上,緩過神的褐髮騎士左右打量了下,暈黃燈光稱不上十分明亮,半瞇著眼僅能勉強視物,不大的空間堆滿了漁網和釣竿等雜物,身下充當床板的木箱磕得自己渾身酸痛。
抑鬱而狹窄的空間許是某個廢棄倉庫,空氣中隱隱能夠嗅著海水的獨特的黏膩氣味,可見仍舊離下午追逐的港口不遠。

「醒了?」
聞言,Galahad輕哼了哼作為回應。
坐在一旁的男人放下手上與總部聯繫用的儀器,悄聲無息地走近,高大的身形幾乎擋住了所有光線,「喝了。」一個鋼杯送到唇邊,模糊中Harry卻彷彿能夠瞧見鏡片後的那雙清冷綠眸。
清涼的液體滑進因為失血過多而乾渴的喉嚨,一口氣喝光大半杯水男人舔了舔好不容易獲得滋潤的唇瓣,滿足地喟嘆了聲。
「還以為睜眼就會回到裁縫店了呢。」當然,重新恢復了氣力便有調侃Merlin的興致。

「因為任務失誤讓後勤曝光的騎士沒什麼資格抱怨。」縱使面對傷患,Merlin嘴下也不見留情。
「抱歉,因為大意錯估專業黑手黨的實力了,差點就回不來了呢。」
咧開嘴笑了笑,沒有推託也沒有多做解釋,褐髮的騎士坦然地承認自己的疏失,「說起來還要感謝新道具呢,只是可惜了你親手給我戴上的戒指就這樣沒了,怎麼說呢,化作煙塵散去。」
「不過是個由白磷製成的微型煙霧彈,用上再詩情畫意的形容成份都不會改變。」

「既然如此,下回再替我戴上吧?」
「那還只是實驗品。」
「區區這種小問題,我親愛的後勤官可是魔法師。」
褐髮的騎士就像是討糖吃的孩子,搭檔了幾年早已經不是第一回碰上,「可以耍嘴皮就代表沒事了吧,我們該動身離開了。」Merlin瞧也不瞧男人一眼,就著昏暗的燈光兀自收拾可能讓人追蹤的殘留痕跡。


「吶、回去後一起喝酒吧。」
手上的動作不著痕跡地頓了頓,打從兩人關係不再僅限於公事開始,不知怎地意外成了沒有言明的習慣,男人此時的邀約意味著什麼Merlin自然知曉。
靜默了半晌,終是吐出一個單音:「好。」

以Harry Hart獨有的語言來說就是,因為任務而高漲的亢奮需要獲得紓解。




一起出任務的少年時光(??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