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The Mission Time 【ML】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管理人嚴重探長廚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粉色調的聖詹姆斯宮前一片熱鬧,舞會正式開場的時間未到,從下午便封街的蓓爾美爾街除了御林軍和維安警察以外已湧入許多賓客,發出邀請函的各國代表全數列席,算是給足了大英皇室面子。


挑高設計的大廳以金紅二色為主要搭配,酒紅色的高級絨布垂掛在牆上作為裝飾,精緻的餐點一字排開,身著一致服裝的侍者端著各式香檳酒品穿梭在賓客之間。
遠遠地,只見身著鵝黃色套裝的女王和親王站在大廳前方,半舉著酒杯向賓客微笑致敬,一時間觥籌交錯。

皇室、貴族、商界大老、政界高官……放眼望去非富即貴,一個個都不能有所閃失,為了避免有心人士鑽了空子,幾乎是全倫敦的警力都傾巢而出,當然、除了皇家御林軍,首要點名的即是蘇格蘭警場。

身為蘇格蘭場的警探,Lestrade自然是戒備警力的一員──便衣的那種。


Lestrade混在賓客中,左手拿著一口都沒喝的香檳,深棕色的眸子四處打量是否有任何異狀,將玻璃杯緣靠近嘴邊,看似就口飲用的動作卻僅僅只是輕抿即離,「右翼一切正常,Donovan、Anderson回報情況。」低聲。

「「一切正常。」」
得到滿意的答案,Lestrade仍未鬆懈,指揮同樣混在賓客之中的便衣隨機行事,要知道,這一個個賓客若有什麼閃失,演變成國際問題可不是眾人樂見。

分泌過多的胃酸一陣陣翻騰著,瞥了餐桌上的美食,即使空腹執勤卻是半點胃口也沒有,伸手揉了揉眉心,Lestrade四處看了看與自己格格不入的氛圍,估量著是否該躲到角落歇一會。
將高腳杯遞給一旁路過的侍者,Lestrade轉身欲走,沒料眼前一花,「唔!」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只覺得胸口撞進一人,至於那溼黏黏的觸感和顯眼汙漬想來是不知什麼年份的高級紅酒。


「啊、真是抱歉,都怪我太莽撞了!」
軟噥的聲線來自身著紫羅蘭色晚禮服的女士,Lestrade稍稍退了一步,定睛一看,只見那張裝容精緻的臉面沒有絲毫驚慌,反倒是一雙媚眼直勾勾盯著Lestrade瞧。

沒待回應,一頭棕髮女士已自顧自地偎進Lestrade懷中,拿著絲綢巾帕的手搭在Lestrade胸口,與其說是擦拭,挑逗二字來得更是精準,「請讓我賠償你衣服的損失,好嗎?」這麼說著,眼梢更是不斷朝銀髮的警探送秋波。
Lestrade並未不經世事的毛孩子,這般顯而易見的明示暗示豈會不清楚。

長髮披肩,紅唇微翹,晚禮服深V領的設計令酥胸半露,雖說眼角的細紋出賣了女人的年紀,但白皙的肌膚和仍舊玲瓏有緻的身段能夠輕易釣上大把的男人,更何況那對惹火的媚眼──總的來說,女人確實有勾引的本錢。
然而她卻選錯對象了,先不論咱們的警探有個愛吃醋的情人,光是正在執勤這一點便足以讓Lestrade抵抗誘惑。

「沒關係,只是件襯衫而已,不勞女士費心。」不著痕跡地格開還欲欺近的香馥女體,嘴角揚起,Lestrade禮貌性地回絕充滿情色意味的成人邀請,在對方反應過來前便舉步離開。


「Boss真是寶刀未老,馬上就被看上了呢……」
聽聞Donovan的調侃,Lestrade只是笑了笑不多做辯白:「我歇會兒,有任何異狀馬上回報。」

向一旁的侍者擺了擺手示意不用酒水,Lestrade兩手插在兜內,信步走向接近出入口的邊角位置,良好的視野能夠輕易看見大廳每個角落。
呼了口氣,沒來由地Lestrade有些懷念戒了許久的焦油煙味,尼古丁貼片並非不行,只是少了那麼點吞雲吐霧的味道。


正當探長感嘆的同時,一雙手毫無預警地橫過Lestrade的腰間,悄然的偷襲來的毫無預警,沒有防備的Lestrade來不及反應便讓人向後拖去。

是震驚,也是疑惑。
Lestrade腦海飛快地掠過各種可能性,綁架?還是劫持?但是為了什麼?
綜觀全場,和那些高級布料相比,大抵就屬這些蘇格蘭場的便衣穿著最為窮酸,沒道理抓個沒名沒份的基層警察。

等了半晌,抓著鉗制略緩的當兒,Lestrade手肘往後一頂,並非預期中的柔軟腹肚,Lestrade低咒一聲,掄起拳頭,猛地回身便朝胸口和面部的位置攻擊。
然而、在看清來人模樣的瞬間,生生將拳頭停在男人鼻尖幾釐米處。


黑髮藍眸,標準的三件套西裝和幾乎從不離身的黑傘……全都該死的熟悉!
「Mycroft?」
只見男人揚高的嘴角和眼梢寫滿打趣和得意,瞪著那張拳頭後的燦爛笑顏,Lestrade打量周圍確定隱密後惡狠狠地將警用通訊器關閉,氣急敗壞:「For god's sake告訴我為什麼是你?」
「Greg不想看到我嗎?」
肩膀耷拉著,灰藍色的瞳仁水潤潤的閃著晶光,「好幾天沒見面了……」可憐兮兮的語調,環在警探腰間的兩臂卻是毫不客氣地收緊,在自家情人沒有發現以前先一步將人梏桎在胸前。

Mycroft說的沒錯,這些日子因為皇室舞會,整個倫敦市警察無一不是繃緊了神經戰戰兢兢,各大機場、港口、公路等管道全都加強警戒,就怕出了什麼意外反應不及。

如此大動作的警力部署,蘇格蘭警場忙得焦頭爛額夜夜加班,另一方面,這一回由大英帝國作東的皇家舞會非同小可,外交、維安兩頭燒,身為女王倚重的高級官員自然是忙得腳不點地,能夠在夜半時後回家休息已是奢侈。
除了每日早晨的匆匆親吻外,兩人甚至已經若干日子沒有坐下來好好說句話了。

瞪著那張擺明了是刻意為之的失落模樣,半晌,眸底的惱怒有些鬆動,即便清楚知曉男人打的主意Lestrade仍是忍不住心軟了。

「Mr. British怎麼有時間在這裡瞎耗,不用去前邊控制局面嗎?」
腰間被錮得死緊,男人的腦袋埋在自己頸窩拱動,Lestrade放任自己讓熟悉的體溫和氣息包圍,低笑著調侃道。
「我來看著我家Greg不被外邊的誘惑給勾走。」
只見黑髮的官員噘著一張嘴,鬱靛色的瞳仁亮晃晃寫著控訴,委屈的小模樣讓Lestrade不禁噗笑出聲:「你是躲在角落偷看我多久了、哼?」
「我那是正大光明地擔心你會碰上些什麼,結果危險沒有,豔遇到是先來……Greg你喜歡那種擺明了就是打野食的嗎?」嘟嘟囔囔著抱怨,撇了撇嘴,最後還不忘針對女人主動勾引的行為做下負面註解。

「嗯、身材不錯,臉蛋也是我喜歡的類唔……」
低頭吻住Lestrade半張的唇口,撒狠似地又咬又啃,黑髮的官員可沒那麼大度量聽自家情人說喜歡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何況還是別有意圖的女人。
思及此,Mycroft收緊了雙臂,使勁的力度幾乎要將警探揉進體內,吻得益發深入。

「唔Myc……」好不容易掙開糾纏不休的親吻,Lestrade喘著氣低罵道:「呼……Mycroft你發什麼神經!」挨罵的官員彷彿賭氣一般,也不答腔,橫在腰間的手一路向下,毫不客氣地揉弄包覆在西裝褲下的挺翹臀部。
Lestrade急紅了脖子,扭著腰試圖阻止男人未果,忙不迭抗議: 「欸這裡可是公共場所,你不要臉我還要面子!」

制住胡亂揮舞的手,Mycroft一個使勁將Lestrade壓在牆上,一把扯開警探的褲頭,整隻手便探了進去。

「唔嗯、你……」
脹紅了臉,Lestrade撲騰地越發厲害,「你該死地快回去維護世界和平,聽到沒有!」要知道這可不是單純的公然猥褻而已,若是讓人發現了,男人的名聲可是會毀於一旦。
這邊Lestrade嗓子眼懸得高高的擔憂不已,反觀Mycroft則是鐵了心非要在此時將幾天份的欲求一次補充回來,「優秀的下屬了解自己該做什麼嗯……」側頭、換了個角度再次輾壓上那雙水光瀲灩的薄唇。

「Greg……」
「哈、嗯……Myc……」無人的角落,一時間春光旖旎。





舞會仍在進行,大廳是相談甚歡的賓客,歡聲笑語不斷。
最高等級的維安任務若說只有門口御林軍和地面警察巡邏部署,可是明顯不足,依照慣例特種部隊的狙擊手會安排在視野良好的制空點待命,以備不時之需。

──當然、今晚也不例外。


「兩點鐘方向,杜賓和哈士奇……!」
一聲驚呼勾起了隊友的興趣,忙迭朝指示望去,畢竟對這班死裏來回裡去的特務而言什麼事不能淡然看待,就是面對黑洞洞的槍口也能面不改色。


視力極好的特種隊員,搭配高畫素的射擊鏡頭,就是銀髮探長眼角的緋紅瞧得清清楚楚,更何況是壓覆其上萬分熟悉的背影──那是他們總是冷著一張臉氣勢無限的Boss啊!
不論願意與否,蘇格蘭警探衣衫凌亂,兩手摟在男人肩上,扭著腰、仰著頸子喘息的模樣就這樣直勾勾地撞進窺視者的眼中。

「Shit!」
一聲低咒再次挑起其他隊友的好奇心,「我們現在是在待命待命懂不懂,幹麻叫我看那種東西,Macaroon你什麼居心!」一個個拉長了耳朵尖兒只聽耳機傳出一連串喝斥,不知是什麼景象讓向來冷靜的Brownie情緒激動了。

「哪裡哪裡,我也要看!」這廝是興奮的鼓譟。
這顯然是已經瞧見的Eton Mess果斷答道:「你的位置有死角看不到,嘖嘖、真精彩……」語氣中有著掩不住的得意和炫耀。
「噢……」Scone扁扁嘴,聲音萎了下來。
「這才不算什麼,我在菜園輪班的晚上,花椰菜和馬鈴薯那才叫激情!」不甘寂寞的Waffle連忙答腔,沒想下一秒便讓自家唯一的女隊友出聲打槍:「得了吧、那是他們激情關你們什麼事。」
「欸、Soufflé話不能這樣說。」
「難不成你就得靠偷窺來滿足自己不能言明的癖好?」
聽聞自己的意思被惡意扭曲,Waffle嚷嚷著連忙搬救兵:「你們也幫我說說話,聽聽Soufflé越說越誇張了!」沒料喚來的並非隊友們的助陣而是……


「聽起來你們都想去顧菜園呢,今天之後你們就都調過去吧……」
幾乎是在聽聞男人聲調的瞬間,一班子能夠浴血奮鬥的特務全都愣了,腦中一片空白,還未來得及反應又聽那來自地獄的呼喚如是說道:「對了、不是哈士奇是羅威那。」

通話不知何時被切斷,好半晌,誰都沒有說話。
直到Macaroon有些顫抖的聲調打破沉默,「剛剛說到羅威那的時候,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那能夠以眼神輕易放倒彪形大漢的男人,竟然有名為溫柔的情緒……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