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異鄉人CH2-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特搜組雖說隸屬紐約市警察局,卻別於其他單位。
特搜組最早能夠追溯到二零零零年,因《天啟事件》後續效應不斷延燒,當時的紐約市警察局局長克利溫‧休斯提出成立特殊案件搜查專案組進行調查。
闊別多年,《塔羅牌事件》引起公眾恐慌,現任第一副局長愛希莉‧帕克正式重啟S.C.I.D.專案,並拔擢本屬重案組的道格拉斯為組長。
案件結束後臨時專案組編列為紐約市警察局之正式部門,由前重案組副組長默里‧道格拉斯領隊,特設獨立鑑識中心及法醫,專門處理特殊情節之連續犯罪事件。
其中不得不提到的是其直接與州首席檢察官直接合作的機制,總結而言就是容易招人眼紅的靶子。


一如平日,人口稀少的特搜組辦公室空曠得過分。
丹佐還在奇怪為什麼沒有瞧見那離不開電腦的亞洲女孩,就見辦公室大門被推開,道格拉斯身後跟著一早便不見人影的克萊兒和約恩,丹佐正打算揮揮手表示友好,便聽男人如是招呼:「帶上你的甜甜圈,我們該走了。」
「唔。」
悶哼一聲當做回應,穿上外套快步走進電梯的同時邊加快咀嚼的速度,剛添的熱咖啡來不及喝上一口便落得默默冷去的宿命。

囫圇嚥下嘴裡的食物,笑出一口白牙,打趣道:「消化不良能夠請領公傷嗎?」
「你該擔心的是體重吧丹佐,哪天追犯人都跑不動了。」
「這話就過分了克萊兒,虧我還買了妳喜歡的口味。」
所謂吃人嘴軟,得了好處的鑑識官只是悶哼一聲沒再多說,算是接受了丹佐的賄賂。

「這次是什麼案子?」玩笑過後,丹佐這才問起了案子。
「詳情要到現場才知道,但很可能和上週的案子有關係。」
「一週前,是薇拉嗎?」
若說一週前最令人在意的就是那始終查無身分的死者,即便罪證確鑿逮著了凶手,但那股未完的待續感仍舊懸在心頭。
「是。」
「但桑切斯不可能犯案,是模仿犯嗎?」
「不,這次死者屍體已經腐爛,明顯比薇拉更早遇害。」
這個結論令眾人登時沉默下來,電梯開啟的同時,順道帶走了壓抑的氣氛。


熟門熟路地坐上駕駛座,丹佐困惑地望了眼走向另一輛車的三人,不能理解今個兒為什麼與平日的習慣不同。
「嗯?」
不待丹佐想通,後座車門讓人沒預警地被打開,透過後視鏡只見來人什麼話也沒說便逕自坐定,甚至淡然吐出一句:「走吧。」
面對預料外的乘客,墨色的眸瞳轉了轉,向來健談的丹佐只能乾巴巴地吐出一句:「咳、早安,怎麼會想要去現場呢?」
「我不能去嗎?」
被這話堵得啞口無言,丹佐明智地不再回應。

丹佐的疑惑不是沒有理由,檢察官擁有調查權自然能夠親臨現場,舉例來說馬丁有輕微的暈血,比起去現場遭罪更樂意留在辦公室等消息,一方面省了力氣,另一方面也不用撥出警力顧全文職的安危。
正打算藉此展開話題打發到史泰登島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然而丹佐方才起了話頭便碰了一鼻子灰,途中丹佐不只一次考慮是否要打開收音機,然而後頭男人低垂著眉眼專注於手中文件的模樣數次又令丹佐放棄念頭,於是一路沉默。



「到了。」
將車停妥,悶壞了的警探急切地渴望新鮮空氣。
「報案者是附近的居民威廉‧錢伯斯,六十四歲,平常習慣沿著幾乎沒有人煙的車道蹓狗散步,今天因為追著狗跑下山坡意外發現屍體。」
邊聽現場員警交代情況,丹佐邊抬頭環視周圍,雜草叢生人煙罕至的樹林,的確是標準棄屍的好地點,若非今天的誤打誤撞,再過幾年可能仍舊不為人知。

看了正和驚魂未定的發現者談話的道格拉斯,丹佐越過封鎖線走近已經在忙碌的眾人:「看上去不像是第一現場。」
「時間已經過太久,大多數的證據都消失了。」說著約恩邊按下快門。
「從屍體腐爛的程度能夠推估已經死亡將近兩個月,初步研判死因是胸口這一刀。除了左手臂一樣被割去一塊,沒有明顯外傷,乾淨俐落的手法與薇拉不同。雖然屍體已經腐爛,從頭型還是能看出死者同樣是東歐人種。」
死者是一名幾乎已經瞧不出原本面容的短髮女郎,屍體上頭的泥土仍未清潔,插在左胸口的蝴蝶刀扎眼得令人無法忽視。
隨著尤金妮亞的解說,丹佐的目光落在那同樣缺了一塊皮膚的左手臂。

「心臟一刀斃命,這種程度明顯不是桑切斯能夠做到的。」
「但手臂上的傷口卻顯得十分遲疑,這很奇怪。」道格拉斯在丹佐身旁蹲了下來。




為什麼時間過得如此快ww
然後布蘭登出來啦 他的戲份會緩慢增加XDD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