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Case.5 【蘇美】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IllyaXSolo,ABO背景注意



這是U.N.C.L.E.為成員準備的住所和駐點,除了起居室和各自的房間,不論是訓練室或會議室一應俱全足夠應付三人平日所需,整體而言稱得上十分舒適。
Solo曾經戲稱這根本是學生宿舍,而指揮官Waverly則是舍監,只有在有任務時才會來巡房查勤,至於沒有任務的夜晚總是格外悠閒。

吭一聲,有些昏暗的燈光下,只見黑髮的男人將剛鑿好的冰塊放進玻璃杯,動作熟練而優雅地注入漂亮的透明琥珀色液體。
「美酒就是該配美人。」說著,邊將杯子輕輕放在一旁的栗髮女孩面前。
「不邀請Illya一起嗎?」
「為什麼提起他?」,只見男人喝了口酒,又將問題拋了出去。

「因為Alpha令你不自在嗎?」
「抑制劑能讓我的身體變得和Beta一樣,所以和你一樣不論對方是Alpha或Omega對我來說都沒有影響。事實上,就算是原本的體質,Alpha對我能造成的影響也有限。」沒有在意Gaby略嫌尖銳直白的問題,美國的探員毫不避諱地給了答案,語末甚至還不忘衝女孩眨了眨眼。


「既然如此,為什麼總是尋Illya開心?」
「很有趣不是嗎?那種困擾的模樣看上去就像一頭大熊。」
「真是惡趣味。誠實點不好嗎?」
聞言,Solo一愣。
眸底飛快閃過詫異,復又在下一秒鐘恢復平靜,不著痕跡地垂下眼瞼,男人帶笑的語氣如昔:「聽起來妳似乎誤會了什麼,我們沒有超過同事的那種關係。」
「是不想還是不能?」
「Gaby所謂好奇心是會殺死貓的。」曖昧的回應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仍舊是Solo一貫的作風。
斜睨了男人一眼,U.N.C.L.E.唯一的女成員只是哼哼兩聲作回應。


靈巧的指尖在桌面上無聲地敲擊,視線落在杯中還未完全融化的冰塊上,反映著暈黃的燈光,一時間Solo的目光有些迷離。
「他不會做出任何可能令祖國蒙羞的行為,那是他永遠的心結,當然也是KGB控制他的手法。」暗嘆了口氣,男人語調平穩地吐出評析,某些程度上算是默認了Gaby所言。

「那就好好幹活祈禱U.N.C.L.E.不會解散吧,至少在那之前兩國名面上還是合作關係,而你們的立場也還能夠說得上是同一陣線。」
「我說Gaby,該不會是Waverly讓你來誘勸的吧?真要說奸詐果然非MI6莫屬。」
「你說呢?」
榛果色的瞳仁轉了轉,褐髮的Beta衝男人眨了眨眼咧嘴笑得好是得意。

將杯中的威士忌飲盡,沒來由地黑髮的Omega如是問道:「他都聽見了?」
特務這一行,武力值雖是必要但並非絕對,更多時候需要的反倒是對於危險的那種敏銳,正是所謂的第六感。

「也許是吧。」
「壞女孩。」
彎身取出Gaby藏在髮間的竊聽器,手裡拿著無比熟悉的小物件,Solo踩著階梯上樓朝目的地直去。




特務並不如許多人想像那般無所不能,比起忠勇愛國,他們更多時候是身不由己,一直以來Illya都清楚地知曉自己的弱點為何,父母是捏在上司手中不可碰觸的底限,而Solo的話說的再正確不過。
不論於他於己,兩人都不該有更多超過夥伴的關係。

男人確實知曉Gaby從自己這兒摸走了竊聽器,只是個可有可無的小東西Illya並未太過在意,直到今天收信器材突然傳出訊號。
之後兩人還閒聊了些什麼Illya全都沒聽進去,只見金髮的Alpha將自己重重摔上床,瞪著天花板思緒不自覺回到幾天前。



藍天白雲鳥鳴啁啾,那是一個天氣極好的午後。
這回與男人一同行動的是Gaby,在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近郊,兩人仍舊是扮演老套的情侶關係在公園腹地野餐,向來直來直往沒什麼演戲天份的Alpha很快便將旁人拋諸腦後,瞇著眼打量不遠處疑似畫眉鳥特工的男人。
直到沉默被打破,一旁的Gaby沒預警地起了話頭:「Illya你知道兩隻刺蝟在寒冬中是如何取暖的嗎?」說著,邊給男人遞了一個三明治,恰如一個陷入愛情的溫柔女孩該做的。

「挖洞?」視線始終沒有離開目標,Illya漫不經心地回答。
「Nope。」
「蓋毛毯?」
「目標在還沒接頭前不會跑掉,Illya動動你的腦好嗎?」
「靠一起。」男人的答案仍是很敷衍。
「賓果!可是牠們的刺會刺傷彼此,所以很快就會分開,那你說之後會如何?」這回沒等Illya回應,Gaby便接著說下去:「迫於環境險峻牠們仍會選擇靠近,也許會再次傷害彼此,但為了對方身上那點溫暖最終牠們會找到最適合的距離。」

KGB最優秀的的探員自然不傻,饒是Illya再遲鈍也聽出Gaby話中有話。
「妳在暗示什麼?」
「關於我們親愛的同事。」
擰起眉,Illya剛要反駁:「和Cowboy有什麼──」與此同時眼尖地瞥見目標並不明顯的小動作,整個人一躍起身,擁有高超戰鬥力的男人拔腿衝了上去,話題因而切斷。

若是話題接著討論下去會得出什麼結論Illya自己也不清楚。
對於Napoleon Solo,曾幾何時腦中的定位已經由浮華花俏的男人轉為值得信賴的搭檔,任務中的相視而笑、誰也不讓誰的互相較勁,亦或是逐漸養成的默契,兩人的互動歷歷在目。
現在這種兩國曖昧的平衡情況能夠維持多久任誰都說不準,說到底Illya仍是沒有勇氣跨出那一步。


喚回Illya神智的是平穩清脆的敲門聲,清楚知曉訪客為何的男人不免有些遲疑,就這麼瞪著聲音的方向僵持了許久,消極地期待著對方會知難而退,然而外頭Omega顯然不知放棄為何物,過了幾秒鐘敲門聲再次傳來。
職業緣故,金髮的KGB竊聽過大大小小的政要人物,不論是什麼極度機密的會議,又或是如何低級下作的陰謀或私生活,日後意外碰上了話題本人Illya都能面不改色,然而只要一想到自己不光只偷聽了兩人的談話,還讓那個美國Cowboy發現,Illya便渾身不自在。

「有事?」
拉開門板,毫不意外印入眼簾的是男人頎長的身影,即便做足了心理準備,在對上那雙彷彿看透一切的藍眸時不自覺抿緊了唇。
「這個,替你回收省成本不錯吧。」
掌心之中再熟悉不過的小物件磕得男人隱隱生疼,腦中不斷重播著方才聽著的對話,半晌過去,Illya這才找回了自己的舌頭:「這是新的美式笑話嗎Cowboy?」
「一起喝一杯嗎?」揚了揚手裡的伏特加,向房間主人徵詢道。
目光落在男人手中的酒瓶良久,Illya終於點頭。
在與對方親近,和拉開距離以避免不自在之間,金髮的Alpha悲劇地發現自己總是選擇前者。

這不是兩人第一次的夜間聚會,照Solo的說法就是男人的聚會。
Napoleon Solo無疑是健談的,他幽默風趣,像是總有說不完的話題,相對而言,鐵幕之中的男人寡言沉默,繃緊的面色只有這種時候方見緩和,於是一人負責說一人負責聽,夜晚的時間就這麼悄然流逝。
熟知人情世故的男人以往總會是適時的時間離開,然而今個兒顯然不只有Illya一人不太對勁。


「Solo、Solo?」
拍了拍男人透著淺緋的面頰,輕喚。
蹲在一旁定神注視了許久,見伏趴在沙發扶手邊的黑髮Omega始終沒有反應, Illya嘴唇囁動著,像是做了壞事般小心翼翼,吐出蚊蚋似的音節:「……Napoleon?」
幾乎是同時間,沒來由的高熱自頸項燒上耳根,那股無可言明的滋味彷彿仍殘留在舌尖,甚至較最烈的伏特加來得更加刺激。

一口喝光Solo杯中殘下的酒,Illya粗魯地在自己發燙的兩頰拍了拍。
伸手將似乎真的睡沉的男人一把抱起,男人的體重自然比不上女性那般輕盈,然而沉甸甸的重量抱在懷中,卻是無比踏實。
將困倦的Omega放上自己柔軟的大床,Illya猶豫了一會便跟著和衣躺下,於是一夜無夢。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