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Case.4 【蘇美】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IllyaXSolo,ABO背景注意



幾乎密閉的空間黑燈瞎火地什麼也瞧不見,唯有門上的氣孔奢侈地透出略嫌暗淡的光線。
入夜後的溫度理所當然地下降不少,攏了攏自己沒什麼禦寒作用的夾克,來自鐵幕的特務背貼著牆,沒來由地想起自己那更加寒冷的故鄉。

並非男人第一次被俘虜,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做為特務這是必修的課程,亦是無可避免的宿命。

這是由Illya單獨行動再尋常不過的任務,當時追著目標進了這棟大樓,眼見一切順利,太過專注男人卻疏忽了來自後方的敵襲,也不知該說幸運與否,對方所用不是子彈,而是多數用於大型動物上的強效麻醉劑,打從昏睡至今與總部失聯大約三十五個小時。
幸而對方組織內部正忙碌著暫時無暇處分這個入侵者,仔細搜身後狠狠揍了一頓便讓人扔進牢房。


超過一天滴水未進,雖不致死卻仍舊難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父親的手錶也被收走的男人只能默數著心跳計時,舔了舔有些龜裂的下唇,金髮的Alpha蜷縮在潮濕的牢房角落,倚著牆面閉目養神。
直到聽聞不遠處傳來屬於成年男性的規律步伐聲,較以往的巡邏時間早了二十分鐘,一步兩步最後停在自己牢房前。
鑰匙轉開鐵門的聲響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響亮,黑暗之中,男人望向聲源的雙眼透著寒光,悄悄然地將手掌捏握成拳,對方只有一人,Illya沉住氣,靜待機會伺機而動。

「Red peril該不會我門一推開,等在後頭的就是你的拳頭吧。」
「Cowboy你為什麼在這裡?」帶笑的男聲無比熟悉,金髮的Alpha詫異之餘也收了全身的緊繃。
「我有任務,順便把你捎帶回去。」
「那走吧。」

即便渾身酸痛也不至於影響正常行動,走在男人身後,兩人溜進一間偌大的房間,眸底映出厚重的金屬保險櫃,Illya便知Solo的任務目標為何──德國最新研發的病毒藥劑,畢竟是Illya親自追著對方將目標物由他處轉移至此,而也是同個時間受襲。

只見黑髮的Omege拿出隨身工具打算和眼前的大傢伙較勁一番,沒讓對方有表現的機會,Illya上前將男人推開,麻利地輸入密碼,最後在指紋辨識處印上自己的拇指。
機械運作的喀喀聲響起,用時沒有五秒,保險箱的大門便轟然開啟。
一挑眉,綠藍色的眸瞳閃過一絲詫異,Solo張口就是揶揄:「Red peril總是使人驚奇呢。」


順利取得了藥劑,兩人繞過為數眾多的守衛,眼見Solo事先預留的出口在即,卻不想後頭的Alpha卻停下腳步。
黑髮的Omega將眼底的疑惑隱去,轉身問道:「怎麼了?」
「你走吧。」
不著痕跡地皺了皺眉,Solo不搭腔,只是死死盯著男人直看試圖瞧出破綻。
「我身上有炸彈,在拆除以前不能離開。你帶著藥劑先走,我很快會回去。」配槍早已握在手中,漂亮的眸子定在Alpha由對方臉上瞬也不瞬,像是在分辨對方話中的真偽。


只見前一刻還嚴肅冷然的Omega突然低笑出聲,一觸即發的緊繃氣氛驟然瓦解。
「Red peril你該知道自己不適合說謊。」一把扯過高大的男人,Solo隨便找了個隱密的房間便躲了進去。
「如果你有能耐早就把東西給拆了,我就奇怪為什麼守備這麼脆弱的地方你會逃不出來,我還以為你讓人策反了。」
「他們沒有那種能耐。」
聞言,Illya嘴角扯出一抹不以為然的弧度。

「你就說大話吧,衣服脫了。」
沒了毛衣的遮掩,果不其然在男人胸口瞧見一個不大不小的炸彈。
「真是有創意。」
沒心沒肺地吹了聲口哨,Solo驚嘆道。
這是一個從未見過的裝置,設計者將炸彈和密碼鎖結合在一起,兩者相互連接,想要拆下炸彈勢必要開鎖,而開鎖時稍有不慎,就是沒有脫離訊號覆蓋的範圍也會爆炸。

只有死人才能確保消息不走漏,所以大多被俘的情報人員只有死路一條,顯然當時Illya在牢房內察覺到殺氣不假,而是Solo不知為何臨時改了主意,這般想著,問句已經自顧自越出舌尖:「為什麼沒動手?」
「我的獵物怎麼處置隨我開心,閉嘴別動。」
取出工具,像是碰上了什麼新奇玩具黑髮的Omega躍躍欲試。
一手將Illya抓牢了,Solo將耳朵整個貼上Alpha胸膛的危險物品,另一手小心翼翼地調動上頭的精密元件。
屏除所有雜念,在那個瞬間除了男人規律的心跳,Solo只聽得見機械齒輪轉動時發出的細微聲響。

喀一聲,Solo動了動手指。
喀,又一聲,黑髮的Omega換了把工具又接著將臉頰貼回Illya的胸口。
有了好的開端,Solo的動作變得更加流暢,只聞喀喀兩聲,炸彈外頭的密碼鎖應聲卸了下來,而後炸彈本體實際上並沒有什麼高質量的難度,只見前竊賊的巧手動了動,沒有三分鐘後剪斷了引線的爆裂物總算是沒了威脅。

「行了。還有這個,這樣就完美了。」
將拆下的炸彈隨手擱在一旁,Solo自衣兜內摸出手錶替對方戴上。
美國的特務裝模作樣地左瞧右瞧,努嘴笑得煞是得意:「Red peril我知道我是個大英雄,但也不必看傻了吧。還是打算乾脆以身相許了?」


男人仍是那張死板的一號表情,只是Solo沒想到的是Illya會在活動了自己僵硬的手腕後便欺身吻了上來。
唇上傳來他人的體溫,既沒反抗也沒回應,黑髮的Omega只是傻呼呼地地瞪著對方,不得不說,兩個男人嘴唇相貼卻一臉呆滯的畫面很是滑稽。


同樣在Illya的面上瞧見錯愕,罕有的景象讓Solo來了興致,故意探舌舔了舔自己仍殘有餘溫的嘴角,調侃道:「這是打算以身相許的意思嘛?」
比起一臉詫異的Alpha,正吃吃低笑著的Omega看上去更像是主動的一方。

「我只是想讓你閉嘴。」
也不管方才替自己解除危機的搭檔有沒有跟上,金髮的KGB跨著大步急匆匆地走在前頭,未被髮絲掩住的耳廓紅得發燙。
「Red peril你這讓人閉嘴的技巧很生澀啊。」
「閉嘴,你是想把整棟樓的人都引來嗎?」Solo的聲量與先前並無差異,然而聽在男人耳中卻是格外響亮刺耳。

眨了眨眼,被喝斥的Omega一臉無辜:「我像是會抓著別人弱點不放的那種人嗎?」
見對方毫無正經的回應,Illya一瞪眼,腳下的步伐飛快。
只見下一個瞬間男人撐著窗框俐落地一躍而出,沒有任何防護設備,拉著顯然是Solo來時留下的繩索便由十一樓垂降而下。
「嘿其實我很大方的。」
整個人懸掛在空中,Solo還不忘衝下方的Alpha喊話。



Illya天真的以為此事就此揭過,直到某天Gaby如是問:「Illya聽說你接吻技巧很差是真的嗎?」
毫無心理準備的KGB險些將嘴裡的伏特加盡數噴出。
「誰說的?」即便心裡早已有了人選,Illya仍是謹慎地確認。
「只能是Solo了。」
瞪著女孩眼底的打趣,金髮的Alpha捏緊了手中的玻璃杯,暗自起誓絕對要讓Solo後悔說出這種話。





總是喜歡戲弄Illya的Solo XDDD

CWT41的加印調查開始囉,有興趣歡迎填填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74E2ePtex9vaD8QSNQRJyAfDCVIrgn6_9HhuU6DgUK0/viewform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