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 Chapter 4 【潘虎】上

寫在前面
*內有BL+R18描寫,不適者慎入
*Neverland原著小說衍生,CP為彼得潘×虎克
*歡迎留言來玩//


「和印象中的感覺不一樣啊……」一吻方休,唇角仍殘有曖昧的水光。
軟香柔玉在懷然而褐髮的青年並未沉浸在唇舌交纏的親暱之中,反倒擰著眉,不知在彽聲咕噥些什麼。

拉開人魚環在自己頸上的藕臂,眼見彼得始終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轉身便要離開。
「欸彼得──」驚呼出聲,長髮的人魚忙迭伸手扯住彼得衣擺一角,粉頰的紅暈仍未散去,咬了咬下唇,一雙寫滿愛慕之意的碧色眸瞳勾勾盯著青年直瞧。

「所以……我們兩個現在算是在一起了嗎?」
然而彼得卻逕自無視人魚眸底的期望和嬌羞,「我又不喜歡你為什麼要和你在一起?」偏了偏腦袋,顯然很是困惑。

「可是、我們明明接吻了……」
淡瞟了優娜一眼,並非沒有發現紅髮人魚面上的震驚和受傷,但很顯然彼得對此並不在意,無心顧及人魚低聲呢喃了些什麼,只是輕輕拂開仍攥著自己衣角的嫩掌,轉身離去的腳步沒有一絲遲疑。




午後的藍天彷彿能夠擰出水來,高掛的太陽燦爛卻不刺眼,時不時拂面的清風捎來涼意,這是最適合探險的好日子,然而彼得卻反常地沒有外出。

闊別數日,地底小屋對彼得而言甚至透出幾分陌生。
讓虎克放話驅離的彼得無處可去,回到樹洞之後,男孩們除了最初瞧見彼得時的驚訝以外,對青年的刻意排擠和忽略顯得越發嚴重,時不時對話中的諷刺還是小事,更多時候是視青年的存在於無物。
然而,對彼得而言這似乎並非如以往那般難受?

盤坐在起居室的一角,任由中央空間的男孩們嬉戲打鬧,褐髮的青年卻是一改常態地沉默,低垂著腦袋,眉眼視線落在膝間用來打發的彩色童書。
王子騎著白馬將公主由壞巫師手中救回,王子清俊的面容不知是多少少女的夢中情人,然而彼得卻擰著眉,執拗地認為相較之下虎克順眼許多。
向來沒什麼耐心的大男孩飛快地翻閱,直到故事的尾聲,畫面中的王子和公主緊緊擁抱並親吻彼此,而這讓彼得不禁想起自己曾經也和金髮的船長那般親吻,透過擁抱讓彼此緊密貼合,唇舌交纏,共享彼此的空氣和唾液。

思及此,指腹無意識地撫過下唇,彼得只覺得渾身的細胞不受控制地活躍起來。
沒來由地回想起前些日子和人魚親吻時的感受,那藍尾紅髮的人魚叫什麼名字來著彼得也說不清楚,彼得只知道唇瓣相貼時的觸感和自己唯一有過的經驗不同,女孩的唇瓣更柔軟也更香馥,同樣透著海洋的氣息,卻別於虎克那透著薄荷清新的親吻。
咋了咋舌,彼得必須誠實地承認自己比較懷念虎克的親吻,彼得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會有所差異──明明都是嘴唇相碰的行為不是嗎?

也許、該再找其他人嘗試看看?突生的念頭飛快掠過腦海,跨越最初的遲疑之後,彼得擰著眉開始認真思考實際操作的可能。
……影子?迷失男孩們?或是水手們?
當然,最好的人選非影子莫屬,要彼得親吻半身的自己似乎最容易也最沒有障礙,然而自從彼得無意撞破鱷魚和影子的情事開始,影子回到地底家園的時間便越來越少,至於男孩們和水手們……說什麼彼得都認為是適當的人遠。
沉吟半晌,彼得猛地將書本闔上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塵屑,決定去問問莉莉的意見,也許向來鬼靈精怪的印地安公主會有什麼好主意。


當然,在彼得興沖沖飛越大半個永無島來到印地安聚落時絕對沒想過會鎩羽而歸。

褐髮的青年隱在樹叢之間,眸底映出兩抹交疊的身影,一頭柔順的黑髮和窈窕身影不難辨別女子的身分,而摟著莉莉動作親暱的男人彼得也不陌生,正是莉莉前些日子結婚的對象,同時也是莉莉願意放棄自由一同步入婚姻的物件。
只見兩人腦袋抵著腦袋,也不知男人湊在莉莉耳邊說了些什麼,和以往凶悍的形象不同,莉莉抿著唇朝男人笑得好溫柔也好甜蜜。

莉莉對那男人的態度為什麼有所不同?眨了眨眼,疑惑閃過腦海。
詹斯說的……比喜歡更喜歡是什麼樣的概念?而那天莉莉所說的愛,又是什麼?

彼得只道自從自己長大之後,很多事都改變了,沒讓自己有喘息的機會,從未考量過的問題接二連三地跳了出來,將腦袋塞得滿滿都是。
甩了甩頭將無解的問題拋開,彼得蹲在樹枝上盯著兩人又看了好一會兒,新婚的小夫妻倆你儂我儂,每個動作都透出一股子甜蜜,尋不著現身的時間,褐髮的青年猶豫了半晌,最末認定那種祥和的氛圍不適合打擾。
瞅了趴在一旁休憩的老虎一眼,彼得悄聲無息地轉身離開。




回去吧彼得。
試著和男孩們談談,他們會了解的……
滾回去!去和那群男孩們合好再來,歡樂羅傑號不歡迎你這種逃避問題的膽小鬼!

才不是膽小鬼呢,只是還沒合好而已……
嘟囔著,狠狠地啃咬嘴裡的野果洩恨,向來精力充沛的彼得像是忘了上發條的機器人,渾身懶洋洋的做什麼事都提不起精神。
放任滿是虎克身影的腦袋空轉,枯坐在吊人樹上吹了整個下午的風。


眼見燒紅的太陽在海面映出豔麗的色彩,直到整個沒入地平面下,沒了太陽供給光明,墨一般的黑幕籠罩大地,搓了搓發涼的鼻尖,彼得這才慢騰騰地移動有些僵硬的身體。
刻意飛越山頭,沿著鱷魚居住的河流一路往下,停在樹梢上,遠遠地眺望停泊在基德海灣內的大船,直勾勾瞅著由船艙透出的光點,不禁忖測那金髮的海盜頭子正在做些什麼,先前答應自己的畫像不知是否有所進展,亦或是又捧著自己看不懂的厚皮書徹夜通宵。
褐髮的青年呆立著放任思緒飛揚,直到寒風穿透衣袍,大大打了個噴嚏,彼得這才不甘不願地返回那不再溫暖的地底小屋。




同樣硬熱的物事緊密相抵,隨著擺胯的動作而摩擦,然而這卻大大地不夠。
伸手攫住彼此的性器,由根部來到頂端,指腹在最是敏感的鈴口來回蹭弄,不知輕重地揉捏帶來幾分細微的痛意,卻刺激彼此的欲望更加勃發,「哈啊……」彼得張大了口,粗喘著試圖獲得更多氧氣。

望進那汪氤氳著水氣的眸瞳,男人的面容很模糊,然而染上緋色的眼角卻勾得彼得猛一個激靈,傾身向前,捧住對方兩頰便吻上那雙因為情動而嫣紅的雙唇,輾磨、吸吮、啃咬……依據僅有的經驗將體驗過的技巧全都變化著操作一輪。
舌尖劃過口腔內的每一處角落,逗弄對方發熱的舌根,喉間的乾澀在聽聞低聲嚶嚀的同時益發加劇,碎吻沿著嘴角一路向下,下頜、頸窩、胸膛、乳首……想要更舒服,也想讓對方更舒服,這種念頭盤據了整個發昏的腦袋。


「唔還要、再快更快一些……」
扭著腰,無法饜足的欲望彷彿細密的網,將來不及逃竄的彼得徹底禁錮,快感在同時間將理智消融其中,一點一點不斷累加,最末滲入骨髓直至淪陷。
下腹的熱潮彷彿沸騰一般,蹭著男人的胯間狠狠磨擦,手下的刺激沒停,「唔嗯、哈啊──…」低吼出聲,囊袋猛一收縮,醞釀已久的熱液亟欲迸射而出──


一如失重時的暈眩感,驚醒的瞬間彷彿無預警地墜落地面,心悸猶存卻也回味無窮,渾身舒坦的同時下腹處仍隱約殘有酥麻的刺激。
彼得翻坐起身,不意外瞧見胯間是一片黏膩,深色的水漬更是昭顯出前一晚夢境的荒唐,「噢嗚……」捂著腦袋低嗥,褐髮的青年只道自己身體不知發生了什麼異常,以往晨間的勃起沒了,今兒倒是乾脆弄的腿間一塌糊塗。
……是因為做了那樣的夢,所以生病了嗎?

彼得擰著眉,邊笨拙地將自己清理乾淨,將洗淨的褲子隨意找了個地方掛妥。
瞥了一眼顯然沒人動過的下舖,白髮的青年昨晚又夜不歸宿了,心口塞著困惑,卻沒人可以拿主意,彼得一屁股坐上影子的床緣,盯著地面因為水珠不斷落下而逐漸擴大的痕跡,定定出神。

影子不在,男孩們想當然地不會知道,莉莉似乎也不太適合……扳著手指,一個一個將人選扣除,最後無奈地發現最合適的人選只餘下虎克一人。
但偏偏就不能是那人,前陣子關係改善是一回事,然而單就虎克那讓人將自己驅離船上的動作就夠彼得記恨,還記得男人冷著一張臉疾言厲色的模樣,褐髮的青年扁了扁嘴,就是為了賭一口氣,至少在短期內說什麼也不能先示弱。


懷著彼得自己也說不清明的情緒,緩慢地適應沒有男孩們一同胡鬧玩耍的生活步調,學著承受男孩們的刻意忽略,學著面對說話無人應對的尷尬,也學著享受孩子時候所沒有的孤單。
在這種微妙的平衡下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若說這些天最困擾彼得的莫過於無法專心致志,舉例來說一如現在褐髮地青年正機械式地啃著兔腿肉卻食不知味,腦海中不斷浮現下午獵捕兔子時因為恍神犯下的愚蠢失誤,只是隻兔子,卻在腦袋不斷放空的情況下被迫耗費大半心神。
想著那鬈髮的男人不知在做些什麼,也許在畫圖、在彈琴、在看書,或是和水手們打鬧拌嘴,甚至在將紅蘿蔔塞進嘴裡的同時都不禁思忖虎克今晚的菜單是什麼。


不知從何開始,一點一滴地,虎克的形象逐漸滲透進彼得的腦中,虎克不再是當初所認定的邪惡的卑劣的大人形象,虎克他聰明他理智,甚至連外表都美好的過分,彼得毫不懷疑虎克無所不知,一如許多童書的智者形象。
以往最喜歡的森林冒險已經不再是首重的一個項目,做什麼事都會忍不住想起那抹鮮紅的頎長的身影,那頭燦金色的鬈髮如幾乎如太陽一般炫目,鬱藍色的眸瞳則是如海一般,平靜溫潤卻也神秘。
彼得並非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除了做事無法專心以外,更多時候會不自覺將拿虎克和其他人相比較,外表、動作、甚至是說話的語氣。

這讓彼得不禁懷疑自己的病情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加重,或許去遠遠地偷瞧虎克一眼能夠紓緩情況,是的、相隔數日後第一次見面……這念頭令彼得滿心歡喜,鏘一聲手中的銀製餐具敲上瓷盤,不顧男孩們投來的疑惑目光,彼得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離開小屋。
然而很不幸地,事情並不如彼得所想的那般簡單。


夢中所見的人影越發清晰,不如前些日子那般朦朧,彼得現下已經能夠瞧清那雙寫滿情慾的鬱藍色琉璃,染了水氣的眸底映出自己的身影,「彼得,吻我……」較平日來的殷紅的唇瓣一開一闔,熱燙的氣息撲面而來。
捧住男人兩頰將唇重重壓覆而上,嬉戲一般輾磨著嚙咬著,「唔哼……」直到低哼溢出唇角,彼得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是虎克,夢中與自己相擁交纏的那人是虎克!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赫然驚醒。
瞥了眼胯間不受控制的物事,低嗥一聲,「噢……」青年伸手捂上腦門,這回不用洗褲子,但是那悶脹的感覺怎麼樣也不好受,一如夢中還來不及宣洩的慾望。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