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異鄉人CH1-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刺耳的手機鈴聲總在不合時宜的時間響起,只見一條膚色黝黑的手臂自鼓起的被單中伸出,精準地抓住惱人的聲源,「喂?」略啞的聲線仍透出濃濃的睡意。
「有案件。」
「我不進局裡直接過去,地點在哪裡?」
聽聞電話另一頭捎來的消息,丹佐雙眸暗了幾分不自覺皺起眉頭。
切斷通話的同時看了眼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不過五點半,離平日的起床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然而夏日的早晨總是來得特別早,瞪著窗外已經亮得刺眼的陽光,男人抹了把臉終究認份地告別被窩。
沒了晨浴的時間,丹佐只能匆匆洗漱,關上冷氣隨意換了件衣服便要趕往指定地址,當然出門前不忘在餐桌上留了張紙條,給那顯然還在熟睡的暫時住客。


幸運地避開曼哈頓可怕的人潮高峰期,從崔兒喜驅車到案發地點只花了差不多三十分鐘,和守在門口的員警確認後,丹佐依指示找著了現場,只見先一步趕到的鑑識和法醫在封鎖線內忙碌著,此時閃光燈正亮個不停。
無人招呼的丹佐也不在意,沒有去打擾同仁,雙手插在外套口袋,避開人最多的屍體周圍,在不大的房內隨意蹓躂。

這是間位於布朗克斯的廉價旅館。
布朗克斯以龍蛇雜處聞名,旅館理當也不例外,自然而然地與週遭的特種行業形成一種互相依附的生態。重點僅在提供短暫生意場所的房間內自然沒什麼裝潢,甫一推開門便是衝鼻的霉味,不知道是否還能使用的老舊電視、隱隱有些泛黃的床單、沾了水漬的牆紙,還有藏污納垢的浴室。
還沒六點,對於夜伏晝出的人門而言正是熟睡的時候。被吵醒的房客光著膀子探出房門正打算破口大罵,在瞧見鮮黃的封鎖線時猛地一噎,只是罵咧咧嘟囔了幾句便碰一聲將門重新摔上。

無人將那段小插曲放在心上,約恩更加在意手上的案件,「發現了什麼嗎?」
「不、什麼都沒有,有些陳年汙垢和頭髮,但依照這旅館的環境規格極可能是前幾個房客所留下的,至於死者八成是還沒來得及使用。」
隔著橡膠手套捏起一根半長不短的髮絲,將證物袋裝妥,蹲在浴室角落的丹佐這才站起身來,朝門邊的約恩無奈地搖了搖頭。
「道格沒來?」
「組長來過但很快就離開了,說局裡有事。」
「報案人是誰?」
沒有太過糾結對自家隊長而言什麼會比現場勘驗來得重要,話題很快又重回正題。
「艾比恩達‧史密斯,兼任旅館櫃檯和打掃員。」
揚了揚眉,丹佐笑道:「這麼早的客房服務?」
「據史密斯的說法是聽老闆指揮來趕人的,因為死者房間只訂了一晚,但三天過去始終沒有退房,敲門也無人回應,所以趁著大半夜打算把膽敢住霸王旅館的傢伙直接撵出去。」
丹佐沒再回應,只是裝模作樣地嘖了嘖嘴邊走近死者,「早,克萊兒。」順道和一旁拍照的長髮鑑識官打了聲招呼。

縱然已是夏季的尾巴,屍體三天都悶在房內,空氣中彌漫的氣味仍舊不好聞,屍體已經開始腐敗,即便如此也能看出死者生前是個外型亮麗的高挑美女,擰著眉,丹佐的視線很快逡巡了一圈,最後膠著在死者的左手臂。
「死因是勒斃嗎?」
「是的,臉部青紫腫脹和結膜出血都是機械性窒息的特徵,加上脖子上的抓痕幾乎可以判斷死因,這可憐的女孩先是被重擊腦部,之後被慘忍地剝奪呼吸的權利。」
這回為丹佐解答的是正脫下橡膠手套的法醫,有些年紀的紅髮女郎望著死者的目光滿是憐憫,「至於左手臂上的傷應該是被蝴蝶刀一類的小刀造成的,看起來表皮層被剝除了,但這只是初步勘驗的結果,剩下的要回去做進一步檢查才能夠確定。」

「兇手是男性?」
「就脖子上的傷痕研判,有極大的可能。」
「謝了,尤金妮亞。」起身站開一些好讓同仁將死者裝進屍袋,轉身忙碌以前,不忘和要先一步離開的法醫道別:「晚點見。」
「我會期待你的到來,小帥哥。」
樂得接過飛吻,黑人警探咧嘴笑了笑,回過頭指著散落在地的染血碎片,問道:「嘿約恩,除了這些碎片花瓶,有找到任何和傷口符合的利刃嗎?





一下出現好多人ORZZZZZ
拖了好久才榨出一些腦汁的我RYYYYYY

題目:耽美小說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