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Case.3 【蘇美】下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IllyaXSolo,ABO背景注意


「你的朋友真有個性啊。」
「他就那死板板的模樣,別逗他。」
說著Solo邊揚手和酒保多點了一杯伏特加,親手送到Illya面前算是安撫。

「當初在聯邦監獄誰不知道Napoleon Solo以招惹人為樂,今天聽到女王殿下說出這話還真是稀奇。」
「女王?」
從未聽聞的稱呼勾起了Illya的興趣。
「是啊、你可不知道當初Napoleon可是風頭出盡!」
面對男人投來的詢問目光,Solo只是聳了聳肩沒有多做解釋,「Ryan Huntington何不閉上你的鳥嘴安靜喝酒。」笑罵著,一雙藍眸卻始終沒有染上怒意。

而後話題很快被扯開,搭不上話的Illya就這麼揣著好奇直到現在。


「那只是一個意外。」
獨占整張沙發的CIA索性躺了下來,長腿交疊著擱放在扶手上。
「你看過我的資料,那你也該知道我因為販賣贓貨和連續竊盜被判了十五年,直到和CIA合作。所以我的確是在聯邦監獄待了一陣子,那天碰上的Ryan也是裡頭認識的。」仰望懸掛在天花板上的巨大燈飾,瞇著眼,Solo陷入回憶。

「他說女王,所以有人碰了你?」
斟酌了措詞,金髮的Alpha提問。
Napoleon Solo是個Omega,這個觀念在Illya親身體會之後便已經根深柢固,甚至隱隱蓋過男人是CIA最優秀探員這點。


「Red peril收起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想像力。」悶笑出聲,突起的喉結在拉直的頸線上下滾動。
「就算是監獄那種地方該注意的也會注意,Alpha和Omega的牢房是分開的,當然仍然有少數打照面的時候。總有幾個不長眼的,那個傢伙叫Mac,超過六呎五吋的身高加上兩百五十磅的體重,是個大塊頭,看上去的確挺能嚇唬人。」說著兩手不忘在空中胡亂比劃著。
「忽略前言,總之他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你殺了他?」
「不、我可是很守規矩的。」
聽聞男人不置可否顯然不太認同的悶哼,Solo毫不在意地說下去:「我只是告訴他Alpha只是一個性別符號,順便讓他體會人體的奧妙,舉例來說,Alpha的屁眼和Omega的老二也是挺合得來的。」吐出鮮少使用的粗俗用詞,黑髮的Omega咧開嘴笑得十分燦爛。

「所以,你幹了他?」
「在眾目睽睽之下。」衝男人眨了眨眼,Solo一臉無辜。
「他沒有找機會報復?」
「Well,很可惜它沒有那個機會,因為沒多久CIA就找上我,Saunders成了我的頭頂上司。」
Illya沒有再發問,Solo也只是沉默地拿著木製棋子摩挲把玩,一時間氣氛像是凝結似的不再流動。
只見KGB的探員仍雕像般杵在光源不及的陰影處,立體的五官依舊沒什麼表情。


「好啦,既然故事也聽完了,該是散會的時候了。」
伸了個懶腰,黑髮的Omega嘴上叨唸著等會要好好洗個熱水澡,邊朝樓梯的方向走去,直到手腕讓男人一把扣住。
「怎麼了,Red peril想要我給你個晚安吻嗎?」抬眸,濃密眼睫下的視線寫著玩味,微微上揚的嘴角令Solo看上去像是在玩弄獵物的大貓。

意料外的問題的確將Illya問懵了。
實際上,就是Illya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麼了,無可言明的氣悶鬱結在胸口,翻騰著咆哮著,彷彿不斷試圖撞破柵欄的野獸,還未釐清原因,身體便已經先一步做出動作。
說不出答案的Alpha就這麼傻愣愣瞅著男人直瞧,卻沒有鬆手的打算。


「晚安Peril。」
用仍然自由的手扯著對方領口將人拉低一些,蜻蜓點水的輕吻落在嘴角,像是在安撫鬧騰著不願乖乖上床睡覺的孩子,Omega的語氣放得十分輕柔。
沒等Illya反應過來,Solo已經靈巧地掙脫箝制,留下心煩意亂的Alpha,和方才悄然塞進男人掌心的帶有皇冠的墨色西洋棋──是皇后。




明天就是場次啦!!!
好期待!!
攤位在左包廂11-12喔 歡迎來玩//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