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A Loophole 【ML】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管理人嚴重探長廚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A Loophole


「Boss早。」
推開玻璃門,迎面便是幾個準備外出巡邏的制服警察,點了點頭寒喧道:「早、巡邏的時候衣服多穿一些,外頭夠冷的。」攏了攏大衣,思及外頭的寒風銀髮的警探後怕地打了個激靈。

這就是英國的冬天,時不時綿綿細雨、白雪飄零以外,融雪時的寒冷低溫彷彿要滲入骨髓,即便裹成雪人亦無法完全抵禦。
然而警察是全年無休的職業,就是天災人禍都必須隨時待命,更何況只是氣候不佳。


好懷念暖和的被窩啊,多麼希望能夠發發懶賴床補眠……
一個念頭掠過腦海,讓某人折騰了大半個晚上的Lestrade挺著隱隱痠疼的腰,磨了磨牙恨不得將今早神清氣爽的男人挫骨揚灰,但僅止於想想而已。

給自己倒了杯苦澀的廉價咖啡,仍然空腹的Lestrade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一天的開始。


將大衣外套脫下,甚至還未來得及坐下歇會兒,兩聲輕叩,門後露出一頭蓬鬆的黑髮。

「Boss這是你昨天讓我查的監聽紀錄。」
「謝了。」接過Donovan手中的文件,銀髮的警探低頭便看了起來。
也正是這個動作引起了咱們黑人督察的注意,「Boss你換圍巾了?很適合你。」正鬆鬆繞在自家頭兒頸上的圍巾樣式很陌生,由黑至灰的漸層配色低調卻奢華,漂亮歸漂亮,但純羊絨的材質顯然單價不怎麼便宜。
並非不適合Lestrade,而是比起自家頭兒以實用為主的穿衣風格,這般騷包的物件更近似於Holmes──總是拿著雨傘昂著下頜,不可一世的那一個──的品味。

「嗯、呃?」
猛地回神過來,面對Sally的探詢目光,一雙榛果色的眸瞳瞠得老大,「……謝謝。」Lestrade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一早Mycroft給自己戴上的圍巾,是心虛。
然而,Lestrade沒料自己無心的動作會間接肯定了謠言──Inspector Lestrade在離婚之後馬上找到第二春,從此夜夜笙歌──蘇格蘭場的警探們私下如是傳說。

黑人督察向一臉窘迫的Lestrade笑了笑,擺了擺手卻在關上門前拋出一句:「那我先去忙了,對了Boss你的頸側……下次小心點,很明顯呢……」雖說調侃自家上司太過便沒好果子吃,但那抓耳撓腮的羞惱模樣讓人忍不住打趣。

五雷轟頂!
瞪著被關上的門板,Lestrade好半晌沒反應過來。

取出抽屜內的已經有些裂痕的小鏡子照了照,還真讓他在耳後和頸側找著了些什麼,紅紫色的曖昧印記扎得Lestrade雙眼生疼,然而、屬於床笫間的小情趣可以出現在衣褲下的任何地方,就是不該出現在這種該死的顯眼的位置!

Mycroft你個沒有誠信的大渾蛋!昨晚變著法子折騰老子就算了,還在這麼明顯的位置烙上吻痕,這不赤裸裸明擺了是故意的嗎?

Mycroft Holmes咱們走著瞧!
銀髮的警探氣紅了臉,拳頭捏得格格作響。


時間就在反覆檢閱證據中過去,比起在大街上與歹徒追逐,更多時候員警的工作是單調且乏味的,一如以往,即便忙碌了整個上午膠著的案情仍是沒有多大進展,眨了眨酸澀的眼睛,Lestrade伸了個懶腰。
當然、看似平靜的外表下Lestrade仍在生悶氣,由探長放任手機震動卻不為所動這點可得證。

起身動了動微微發麻的雙腿,抬頭一看辦公室的人少了大半,Lestrade這才發現已經午餐時間,揉著痙攣的胃,估摸著是否該吃點東西安撫自己除了咖啡以外沒有其他食物填充的器官。


幾乎是走出辦公室的瞬間便讓人喚住,「Boss你的電話不通、」只見迎面而來的Donovan拿著通話中的手機,一臉凝重,「預謀性搶案,地點在巴克萊銀行,銀行行員和民眾超過三十人被挾持。」

一把搶過Sally手中的電話,眉間緊緊擰著,盛怒中的Lestrade無法控制自己的嗓門:「現在什麼情況?人質是否安全?搶匪多少人?持有的武器等級?」連珠砲似的發言幾乎轟得對方來不及回答。

「對方的要求是什麼?」
帶上外套,Lestrade幾個大步走進等待中的電梯,聽聞搶匪開出的條件怒火騰地直上心頭,一臉猙獰,衝著話筒咆哮的狠勁足夠嚇哭任何一個孩子,「釋放正在本頓維爾監獄服刑中的Keegan Colton?他媽的不可能!那狡猾的傢伙花了我們多久的時間才把他抓去蹲號子,刑期都蹲不到一半就要放出來!想都別想!」

「For god's sake告訴我談判專家已經到現場了!」
煩躁地爬梳一頭灰黑色的短髮,重重吁了口氣,Lestrade的情緒已冷靜許多,「別讓那些鯊魚一般的媒體壞事,我一會兒就到。」如是吩咐著,在鑽進車子以前結束通話。
不違反交通規則的前提下,Lestrade將油門一踩到底,倫敦市的路況在雨天比平常更為糟糕,期間兩人什麼話也沒說,車內的氛圍越發低靡。

「情況怎麼樣?」
風風火火地趕到現場,排開早已聞訊而來的記者這才進入封鎖線內。

「敵方共五人皆持有槍械,談判專家正在和搶匪對峙,搶匪首領Pedro Colton很堅持要求釋放其兄長Keegan Colton。」回應的是與方才電話另一端的相同的聲線,望眼看去,從未見過的男人一席黑風衣,稱的上帥氣的臉上帶著笑意,肩上的巴斯勳章Lestrade不陌生,只是男人有三個。
擰著眉,Lestrade並未正面回應,只是友好地與對方握了握手,提出疑問:「Greg Lestrade,請問怎麼稱呼?」

「ECD專門犯罪行動組的Matthew Isaiah,當然現場還是由您管控,毋須太在意我。」
ECD?經濟犯罪部的人怎麼會紆尊降貴來管這種普通的銀行搶案?
雖說巴克萊銀行是英國三大銀行之一,卻不足以構成ECD出面干涉的理由,除非有什麼無可奉告的隱情……但那並非此時需要煩惱的。

瞟了男人那張無害的笑顏一眼,Lestrade只是點了點頭沒說什麼,畢竟對方拿出職等硬生生就壓自己一頭,客氣的表面話聽聽就好。
巧克力色的瞳仁映出讓警力重重包圍的銀行,眉間的鬱色濃得化不開,和一旁的Donovan吩咐道:「和談判專家聯絡上,我要知道裡面的情況。」


「聽到請回答,請回報目前狀況。」
接過對講機,Lestrade略顯急躁的語句掩不住焦慮。

作為回應的是沙沙聲的噪音,過了大半晌,這才聽見有些模糊的男聲,「Mr. Colton我無法代表做出決定,我將你的要求轉達給外面待命的警方,由他們向上級請示好嗎?」顯然我方的談判專家正在交涉,畢竟情緒一驚一乍的歹徒若是情緒激動起來誤傷人質並非不可能。

「我是Avery Douglas,目前沒有人員傷亡。」
稍頓了頓,Douglas這才接這說下去:「Mr. Colton要求釋放其兄長Keegan Colton和三百萬不連號現金,另外還要兩台直升機以供離開。」

「我們有多少時間?」
直昇機!別說釋放Keegan Colton不可能,一口喊出的三百萬也是政府不可能買單的數目,更遑論什麼直升機了,以為是在拍電影嗎?

「兩小時,Mr. Colton只給我們兩個小時。」
即便心頭清楚警方的回應絕對是否定的,Lestrade仍佯裝焦急:「兩個小時太短了!我們需要更多時間向上級申請?」
一陣沉默,只聽對講機隱約傳出兩方交涉的聲響。
而這顯然惹惱了Pedro Colton,男人大聲呼喝的音調毋須有人代為傳達,「就兩個小時!超過時間,一分鐘一個人質。」

該死……
事態越發嚴重,垂放兩側的手臂因為過度使力而浮出青筋,Lestrade的臉黑了大半,只要有經驗的員警都清楚知曉,談判時主要採取迂迴態度,歹徒的要求絕對不能答應下來,Lestrade思忖著那些荒唐而過份的要求,只覺得太陽穴突突抽疼。
難道真的只能坐以待斃嗎?

「Sir還是我們需要請示上頭的意思?」
看了一旁提出意見的員警,Lestrade不作聲只是搖頭,反倒是ECD的總督察說話了:「那只是浪費時間,歹徒開出的條件太高,裡頭的人質對警方而言並不值那個價。」
Lestrade擺了擺手示意自家顯然上火的員警冷靜下來,即使不願承認,但Matthew Isaiah說的是實話,政府體系就是個這麼現實的存在。

「狙擊手和特種部隊待命了嗎?」捏了捏眉心,面對這種情況能拖則拖,若是不能Lestrade也已經做好最壞的準備了。
「是的,全都準備就緒。」
「讓他們注意,隨時都有可能攻堅。」萬事俱備,再來就要找突破點了……

按下收發鍵,將對講機湊近唇邊,「報告、報告……上級已授意釋放Keegan Colton,希望能夠交換幾個人質。」擔心雜訊干擾,Lestrade重複說了幾次直到傳來回應。
「你說警方願意釋放Keegan Colton?」
這是談判專家有些訝然的發言,Lestrade無視一旁警員的錯愕和不解,接著說下去:「是的、已經在安排釋放,一個小時後本頓維爾監獄會釋放Keegan Colton,但我方條件是要求先交換女性人質。」這是一個賭注,Lestrade在賭吃到甜頭的歹徒是否會因此鬆懈或是落下空子。

聽聞模糊的談話聲,Lestrade只希望交涉能夠順利,瞥了一眼始終帶著得宜微笑的Isaiah,擰了擰眉,那彷彿凡是盡如掌握之中的模樣讓Lestrade不甚反感,一如某個公務人員。

「Mr. Colton要先看到他的兄長才願意釋放人質。」
低咒一聲,Lestrade張口正要說些什麼,沒料一聲尖銳槍響卻比他快上幾分,幾乎是瞬間,毋須透過對講機Lestrade便能夠聽見人質的驚呼與騷動。
「Shit!怎麼一回事?」
衝著沒回應的對講機大吼無果,Lestrade轉頭朝一臉不知所措的員警嚷嚷:「讓狙擊手回報情況,裡頭到底怎麼了?」

「Sir剛剛有民眾突破警方封鎖線衝進銀行!」又一聲驚呼。
什麼?
現在還有什麼事情不是一塊發生的,何況是這種Sherlock或許都不會做的瘋狂行徑……思及此,只見Anderson小跑步靠近,語調中是說不出的情緒:「Boss闖入銀行的人就是貝克街那個神經病,剛剛的槍響或許是他引起的。」

直勾勾瞪著Anderson,Lestrade只希望在其眼底讀出一絲不肯定,然而卻是徒勞。
若說剛剛與搶匪僵持不下是膠著,此刻Lestrade只覺得渾身彷彿泡在結凍的池水,由骨子裡透出的極寒。


「讓攻堅小組準備好,隨時進行攻堅。」認識Holmes兄弟絕對是上帝給我的懲罰……
捂著腦門暗自哀號一聲,Lestrade頹著肩膀拋出指令後半晌不作聲。

與此同時中斷連繫的對講機又回復通訊,或許是因為碰撞或距離的緣故,隱在沙沙雜音後的人聲很不清晰,隱約間只能夠辨認有三種聲音正在爭論些什麼,除了方才熟悉的兩人,顯然其一就是不怕死闖入的Sherlock。

比起凝神去聽三人周旋的對話內容,Lestrade只覺得時長時短的敲擊聲異常清晰,一長一短一長一短兩長一短一長,如此重複了兩三次……CQ?這是摩斯電碼?
示意一旁的員警安靜下來,靜待接下去的電碼。

Attack DE ba……
「讓攻堅小組由後方進入,小心別被發現了,狙擊手由上空支援,其他人員繼續在門口待命。」沒等電碼敲完,Lestrade忙迭吆喝著指揮動作。
接過Donovan遞來的防彈背心,銀髮的探長三兩步向裝潢氣派的銀行門口走去,手裡端著槍等著最後時機。

三短三長三短,幾乎是在聽聞對講機傳出熟悉電碼的瞬間,Lestrade一聲高呼:「就是現在!」在歹徒後背受制卻不自知的當兒,同一時間大批警力由正面突襲,待到搶匪察覺異狀後局勢已被反轉。
警方很快控制了場面,一時間讓超過二十支的槍口對準,Pedro Colton就是再不願意也只能領著一班歹徒投降。



「Sherlock Holmes你最好可以解釋你衝進銀行送死的行為!」瞪著讓歹徒揪住免不了有些狼狽的卷髮偵探,Lestrade磨了磨牙,口氣越發不耐煩。
只見Sherlock不願正面回應、哼了一聲便昂著頸子撇開臉,銀髮的探長有些頭痛,只覺得自己根本是大齡孩童的指導員──是的、正如Sherlock所言──抹了把臉,Lestrade思忖著自己是否該去學習如何收拾頑劣的學生。
「你衝進去以前究竟有幾成把握可以拿下那幫搶匪?」
「在沒有槍械的情況下,五成不到。」
瞪著那雙理所當然的灰藍色瞳仁,Lestrade彷彿捕捉到腦內理智線斷裂的瞬間,「該死的!那你還……」然而、目光在觸及人質之中那抹熟悉身影的同時,語尾消弭在舌尖──答案呼之欲出。

「Well理由不重要,但你別以為就這樣算了,Sherlock Holmes我要以妨害公務的罪名將你移送法辦。」以眼神示意一旁的員警動作,當然、Donovan很樂意動手。
「嘿、米蘭達宣言呢!」
聳了聳肩,嘴角斜斜上彎笑得痞氣:「我會讓他們在看守所輪流唸給你聽。」看到總是不可一世的偵探吃鱉,Lestrade只覺得出了口惡氣。

將後續交待完畢,Lestrade眼梢噙著笑,向正在做筆錄的好人醫生走去,「John重回戰場的感覺如何?」揚了揚眉,調侃道。
「還不錯,除了某個闖進現場的卷毛渾蛋,Sherlock他就是面對黑洞洞的槍口還是如往常耍嘴皮,我還以為我會被嚇破膽。」苦笑著抱怨,前軍醫溫暖的眸底卻始終寫著縱容。
「那小渾蛋需要再教育!」
「乖乖聽話就不會是Sherlock了。」
這話說到Lestrade心坎去了,只見身受其害的兩人對視搖頭,頗有英雄惜英雄的感慨,「我讓人把Sherlock押回去了,因為闖進現場妨害公務。」朝John眨了眨眼說道,算是給偵探的同居人一個交代。
「你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伸手拍了拍醫生的肩,轉身離開前還不忘笑道:「對了、電碼打的不錯!真不愧是上過前線試煉的軍人。」




巧克力色的眸子環顧整個會議桌,揚了揚手中的文件,銀髮的警探出聲問道:「好了、那我們檢討會就到這裡結束,有問題的嗎?」不意外得到一致通過的答案,Lestrade最末將視線停在唯一的陌生面孔上。
「Mr. Isaiah關於我們處理的部份你認為是否有哪裡不妥嗎?」
男人是ECD派來的負責人,於情於理都得意思意思了表關切,即便不懂ECD葫蘆裡賣得究竟是什麼藥Lestrade仍是牽動嘴角,釋出善意:「ECD特地派人負責嫌犯的轉接,想來ECD必定十分看重Pedro Colton與其後續影響,若有任何問題還請Mr. Isaiah直言不諱。」

只見一頭金髮的男人笑了笑,說得倒是毫不藏私:「ECD懷疑Pedro Colton涉嫌幾宗重大濟濟犯罪案件,利用多個空頭帳戶洗錢。」
「關於金融犯罪這部份並非我們的專業,我們大概只能提供手頭上現有的資訊。」
面對男人意味不明的眨眼Lestrade並未留神,僅是淡瞟而過,目光巡迴在其他警員之間,吩咐道:「Anderson你負責把資料整理妥當交給Mr. Isaiah。」

「好了、那就這樣,各自去忙吧。散會。」言迄,Lestrade便自顧自收拾桌面的文件,並未注意一雙黝黑眸子由遠端投來意味不明的情緒。


這才倒了杯咖啡正要回到辦公室,Donovan便來了,「Sir看守所那個怪胎讓人保出去了。」聞言,Lestrade動作一頓,相較黑人巡佐的氣憤難當,銀髮警探表現得冷靜許多,當然心頭高高掀起的滔天巨浪不算數。

「或許是John吧。」
嘴上胡亂應對著,心頭卻清楚知曉某個傢伙絕對是干預了,畢竟看守所方面自己特意打點過打算趁這機會好好教訓Sherlock那小渾蛋,若是一般的保釋是不會允許,除了某些高層權限……
向仍在抱怨的Sally隨意推拖幾句,Lestrade回到辦公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拿起讓自己刻意忽略了大半天的手機,比起翻閱男人上午傳來的訊息,先找到一個情緒抒發口來的更為重要。

你個傢伙別說你不知道我特地讓人把Sherlock關起來的目的,那頑劣的自負的小鬼需要一點教訓和反省!──擰著眉,氣極了的警探打簡訊的動作飛快。

幾乎是寄出後五秒內,小巧的銀色機子便一陣震動。
「Deary Gregory共進晚餐好嗎?──M」擺明了不願正面回應,這讓Lestrade怒不可遏,漂亮的深棕色眸瞳半瞇,仍掩不住深處熊熊燃燒的一簇火光,緊緊攥握的力度幾乎要將手裡的手機捏得變形。
Mycroft你個自大自傲的渾蛋,吻痕的帳還沒算清,縱容Sherlock危害世人就算了,這會兒竟然打馬虎眼,究竟是依據什麼理由認為我會欣然接受這頓晚飯邀約!
Lestrade咬了咬牙,恨恨將手機關機,來個眼不見為淨。

與此同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只見一顆毛茸茸的金色腦袋探了進來,「嗯Mr. Lestrade……希望你不介意我直接叫你Greg,當然、如果可以請直接叫我Matthew,Mr. Isaiah聽了彆扭。」仍是那抹了無心機的燦爛笑容,對上那雙深邃的墨色瞳仁,Lestrade參不透對方的來意。

「OK、所以Matthew你是……」挑高一邊的眉,銀髮的探長提出疑問。
「差不多是晚餐時間,我想來邀請今天表現神勇的Lestrade警探共進晚餐,並祝福我們合作順利!不知道Greg你覺得如何?」得體合宜的邀約理由、溫醇的聲調和無懈可擊的笑容,這些都是Lestrade無法果斷拒絕的要素,但答應與否並非絕對。

瞥了一眼案上的手機,Lestrade彷彿賭氣似地答應了:「當然、恰好手頭上沒什麼急件。」
「那餐廳由我決定好嗎?我先到外頭去等你。」聽聞男人有些興奮的語調,聳了聳肩,Lestrade沒有表示意見。


望著男人的背影,Lestrade陷入霎那間的閃神。
即便長相、氣質、聲調無一相同,Lestrade卻始終覺得Matthew Isaiah散發出一種異常熟悉的氛圍,是的、正是那種隱在笑容下的自負該死的相似!

將散亂的文件收拾妥當,緩步走向門邊等待的Isaiah,Lestrade告訴自己絕對不是因為那份相似讓自己到口的拒絕變了調。

好吧、或許對某個公務員的報復心理佔了大半部份……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