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Case.3 【蘇美】上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IllyaXSolo,ABO背景注意



結束了午餐約會,黑髮的Omega哼著小曲走進U.N.C.L.E.成員共用的起居室,有些意外地發現在這沒有任務也沒有訓練的午後,來自KGB的探員正一個人孤零零地同自己下棋。
大空色的瞳仁轉了轉,登時玩性大起。

「一個人太寂寞了嗎,Red peril?」
對方並未刻意掩蓋行蹤,無時無刻都在警戒的Illya自然知曉有人開了門,此時正站在自己沙發後頭。
面對男人的調侃沒有多加回應,反倒是淡然地問了一句:「要來一盤嗎?」
「我看過你的資料,Illya你想用西洋棋來贏我也太陰險了。」
伶牙俐齒的CIA總有顛倒是非的能耐,無辜被抹黑的Alpha讓人扣了頂大帽子,不服氣地嘴角一撇,反擊道:「你也可以選擇西洋雙陸棋戲。」
「行!一盤西洋棋,一盤西洋雙陸棋戲,至於第三項……來喝酒吧。」若說最開始只是嘴上說說逗男人玩,此時Solo便是徹底被撩起好勝心了
綠藍色的眸子定定落在男人,以不高不低的語調陳述一個事實:「我從沒醉過。」
「真是好大的口氣,既然如此就加點賭注吧!」

金髮的Alpha只是略抬了抬眉,等待對方說下去。
「贏的一方能夠要求輸方做一件事,如何?」
「好。」
KGB的毫不猶豫倒是出乎美國探員的意料外,然而沒讓Solo有多想的機會,第一局棋局便已經開始。


正如兩人分列在檔案上的資料,Illya是西洋棋國際冠軍,而Solo則精通西洋雙陸棋戲,一來一往時間過得很快,毫無懸念地兩人各贏了一局。
決勝的終局最後是在CIA率先放下手中玻璃杯的瞬間分出勝負,伸手將一桌子的空酒瓶掃到一旁,金髮的Omega嘟囔著抱怨:「哀不玩了,跟你這種悶葫蘆繼續比下去真沒趣,就算你贏了吧。我先上洗手間,你想想要我做什麼吧,當然你知道特務職業守則的。」
說著邊起身向洗手間走去,話是沒套著幾句,卻是喝了一肚子的酒,醉不醉是其次膀胱備受壓迫到是實在的。


而Solo沒想到的是自己這才剛解決了生理需求,這會兒手帕都還沒收起來,就見高大的Alpha已經堵在門框外。
「Red peril你杵在這是怕我賴帳嗎?」Solo忍俊不禁。

「我決定了。」
「嗯哼、願聞其詳。」側身走過男人,黑髮的Omega從容得一點都不像輸家,反觀蘇聯的探員眉眼低垂,面上透出幾分侷促。
「拍賣會那天,那個男人說的是什麼意思?」

「拍賣會?喔、你說的是Ryan,他那天說了……所以你想問的是監獄的事?」偏著腦袋想了想,得出結論的Solo朝Illya投去促狹的目光:「都過了大半月了,原來你這麼在意啊。」
「願賭服輸。」
言下之意是讓Omega別說廢話快些進入正題。
「嘖真不可愛呢。」


那天的行動只是任務執行前的踩點,由Solo和Illya潛入慈善拍賣會,遠距離觀察籌劃拍賣會的目標富商,蒐集並二次核對手中的資料。
任務並不困難,對黑髮的Omega而言甚至稱得上如魚得水,然而Solo沒想到的是會在即將離場時意外碰上一段小插曲。

「Napoleon?Napoleon Solo?」
這是個上流階層的拍賣會,是不該有人認出自己,更遑論喊得出名字。
腳下步伐頓了頓,僅在同個瞬間,藏在袖口的小刀已經滑進掌心,黑髮的CIA眸底掠過一閃而逝的銳利。
「是哪位?……Ryan?是那個Ryan Huntington?」

Solo想過也許是假的邀請函被識破了,又或是哪國的情報人員,無一不是需要繃緊神經的情況。
卻沒想映入眼簾的會是有些陌生,卻又有幾分熟悉的面孔。

「好幾年沒見了,看你來你混得不錯啊!等會喝一杯嗎?」
必要的情報已經蒐集得差不多,向來奉行及時行樂的CIA探員欣然接受了邀請,還一併帶上了同樣下崗的搭檔。





因為看到有太太提到坐過牢的Solo感覺就很帶感
所以忍不住寫了wwww
不過上篇還沒提到監獄RYYY

已經十月啦YAYY
順便偷偷工商INFECT歐美翁的新刊
印量調查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NFh5rPCvf2huliIUtQmpVytaFf0c1I_i3BFcetQJdaU/viewform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