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 愛情墳墓 【ML】CH1-2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本篇為BBC Sherlock衍生,CP為Mycroft×Lestrade
*可能夾帶其他CP注意



「是什麼狀況?」
站在封鎖線外,才剛結束假期的銀髮警探望著可憐遭殃被撞歪的路燈如是問道。
「死者是Boris Allen,四十五歲男性單身,以開計程車為業,死亡時間是在七個多小時以前,今天清晨讓路過的送報生發現報警。」
「酒駕的案子?」
屍體早已不在現場,Lestrade接過上一個經手單位所轉交的照片,不認為分到自己隊上的案件會是如此單純。
「死者體內酒精含量超過八十毫克,還有劑量不輕的液態快樂丸,原本以酒後意外車禍死亡來處理,但屍檢後法醫發現死者左耳後留有針孔痕跡。」
「還真是不一般的注射方式。」嘴上打趣著邊揚了揚眉。

「從屍體上能夠看見死者有口角炎和左眼周圍肌肉癱瘓的小問題,鑒於散亂在後車廂的空酒瓶不難推測出死者有酗酒的習慣,可是兩手臂並沒有任何針孔,可見得即使死者有用藥也是口服而非注射。去查查死者昨晚和誰喝酒,那就是兇手。」
手中的照片讓人沒預警地抽走,沒時間在意對方的不禮貌,Lestrade幾乎是下意識脫口而出:「動機呢?」
「這是你們唯一要做的事了,拜託動動你的腦袋Lestrade,它要生鏽了。」作為回答的是男人一貫的毒舌。
聞聲望去,毫不意外瞧見那本人與發言同樣高傲的鬈髮偵探,仍舊是沒什麼新意的長外套打扮。


「Sherlock誰叫你來了?噢算了,當我沒問。」
只要他想,這總是喜歡窩在221B的偵探能夠知道任何消息。
「Donovan和Davis去調附近的監視器追查死者昨晚在哪裡喝酒,Willow和Christie跑一趟死者所屬的車隊了解狀況,將昨晚曾和死者接觸的人全列為嫌疑人一一排查,力求找出兇手和死者的關聯。」
大手一揮,銀髮的警探麻利地將下了指揮。

對於男人滔滔不絕總能將人唬得一楞一愣的推理方式,這些年來的相處Lestrade早已免疫,而正如Sherlock所言,那套戲劇化十足的推理模式並不適合蘇格蘭場,畢竟法律講求的是實打實的證據。
即便眨眼間Sherlock的推論說得再精闢,對警方而言也僅止做為偵辦方向的參考,現場採證、或是後續的走訪和訊問全都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


一頭全動員起來,另一頭身為鑑識的Anderson自然也沒閒著。
即使前一個負責的隊伍已經做過初步勘驗和紀錄,然而意外車禍和謀殺可是兩種不同概念,所要求的細節自然不同。
只見Anderson一一在車裡車外放置號碼牌,快門聲幾乎沒停,或站或蹲隔著鏡頭試圖捕捉現場的每一個細節以備不時之需。

稍稍告一段落,Anderson這才起身準備取過搜證箱裡的工具,卻沒想甫才轉過身便險險撞著不知何時便佇在後邊的男人。
接過鬈髮偵探遞來的粉盒和駝毛刷,黑髮的鑑識員嘟囔著抱怨:「該做什麼做什麼去,別杵在這邊擋路。」
「為什麼昨天沒來?」像是沒聽見似的,Sherlock灰碧色的眸子瞬也不瞬執拗地想要得到答案。

「加班。」
像是一個鬧脾氣的大男孩,高智商的偵探以沉默作為回應,朝Anderson投去責怪的目光。
嘆了口氣,黑髮的鑑識員終究鬆了口:「我今天會過去。」
笑容重新爬上嘴角,就是眉梢也高高揚起,只見目的達成的偵探腳步輕快,離去前不忘對Anderson如是交代:「晚餐我要炸魚薯條,你知道哪一家的。」


Lestrade才和局裡連繫完,一回頭恰好瞧見鬈髮偵探離去的背影。
「看起來今天的案子是沾了光啦。」
「除了停不下來的腦袋,我想找人麻煩是Sherlock唯一的興趣。」面對Lestrade的調侃,Anderson無奈地搖了搖頭。
「至少降低了他餓死的可能性。」
此話一出,身受其擾的兩人相視而笑。

然而兩人沒想到的是才剛離開的Sherlock竟折了回來,出乎Lestrade意料外的是諮詢偵探像是沒有針對揶揄有任何表示,而是三兩下扯下圍巾繞上一旁鑑識員的頸項。
Sherlock不怎麼熟練的動作說不上輕柔,甚至有些粗魯,然而隱含其中的關切卻是實實在在直達心底,望著法醫微微上揚的嘴角,Lestrade一時間有些感慨。

仍然忘不了在Sherlock死後,兩年的時間眾人的傷痛逐漸平撫,媒體逐漸淡忘這麼一個傳奇偵探時,只有 Anderson始終堅信Sherlock沒死。
那幾乎荒廢事業一心追蹤,只為試圖證明Sherlock存在的舉動瘋狂得駭人,現在想來那時候便有了徵兆。


Sherlock和Anderson是什麼時候看上眼Lestrade也說不清楚,然而當一次在221B意外撞破兩人情事時Lestrade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自家下屬和某個小渾蛋竟是那種關係。

「滾出去!」
猶記當下只聞鬈髮偵探少有地咆哮出聲。
顧不得滿肚子的疑問慌忙將門板帶上,站在門外,Lestrade滿腦子都是剛才不小心撞見的畫面,兩人褪下的衣服落了一地,自己最得力的鑑識員正仰躺在沙發上,而背對自己的Sherlock呈現跪立的姿勢一下一下挺著胯,加之曖昧的低吟和空氣中未散去的麝香氣味任誰都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約略三十分鐘,門板從裡頭被人重新打開,毫不意外地,Lestrade面對的是一張並不怎麼喜悅的臉孔。
「咳、抱歉打擾了。」扯了扯嘴角,乾笑出聲。
Sherlock只隨意披了睡袍,平時掩在圍巾下的頸窩留有為數不少的殷紅吻痕,不難看出在自己不識相打擾前兩人酣戰非常。
「你來做什麼?」
喑啞的嗓聲仍染有尚未退去的情慾氣息。

Anderson不見人影,鬈髮的偵探則是懶洋洋地窩在一旁的單人沙發,然而不幸地是,不大的客廳只剩下另一張方才讓人拿來用作特殊用途仍然一片混亂的三人座長型沙發,別無選擇的Lestrade只能佇著,心頭暗罵Sherlock就是個記仇的幼稚鬼,不過就是個意外,至於連張椅子都不給坐嗎?
「你直接讓我幫你查的資料。」
「放著吧。」
琥珀色的眸瞳倒映出諮詢偵探微微上揚約四十五度角的下頜,Lestrade磨了磨牙,那種油然而生的惱怒就是現在也忘不了。




送上夏安ww
冷CP喔喔喔喔喔喔喔QAQQ

被稿子追著跑(痛哭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