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 Case.1 【蘇美】中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C17糟糕可能有
*CP為IllyaXSolo,ABO背景注意


清晰地聽見自己吞嚥唾沫的聲響,Illya只覺得自己浸淫在充滿Omega氣息的空間腦袋越發不清明,更遑論始作俑者正毫無知覺地在觸手可及的位置做出誘惑意味十足的動作。
比起風流多情的CIA,禁慾二字用在Illya身上是當之無愧,也許是出於對母親的複雜情愫,Illya對待任何對象都十分謹慎,而Omega尤甚。

磨了磨後牙槽,斟酌再三,鐵幕下成長的男人終究只有直白的語言:「是那個男人幹的?」攥握著拳頭,KGB的探員大有狠揍目標宣洩怒氣順便轉移注意力的打算。
「嘛、準確一點來說是我自己動的手,但的確是那個男人的意思唔嗯……」
無意拉長的尾音輕易地再次吸引男人的眼球,KGB的探員天真地以為前不久的畫面便是極致,然而待到Illya真正瞧見黑髮Omega將手指伸進自己體內的剎那,胯間的物事不爭氣地更硬了。
幾乎將褲襠撐起明顯且毫無抵賴餘地的弧度。

即使Alpha天生就對Omega沒有抵抗能力,但出身軍隊的金髮探員身邊幾乎清一色的Alpha和Beta,正因為如此Illya從沒想過這種動作由寬肩窄臀的男人來做會是如此火辣香艷的景象。
肉粉色的內壁若隱若現,堪稱世上最靈巧能夠對付所有精巧機關的手指正埋在那看上去濕潤而柔軟的部位,過分淫猥的姿態令Illya口乾舌燥。


「唔、這個有點太深了……」
有些煩躁地撩開額前讓汗水浸濕的髮絲,繃緊了腹肌蜷曲著身體以彆扭的姿勢嘗試許久,幾次指尖好不容易觸著了球體卻又再下一刻滑掉,腰腹發痠的Solo索性換了個跪趴的動作。
腦袋抵著床褥,讓藥性折磨的Omega伸長了手,在手掌無可避免擦過腿根時忍不住悶哼出聲,暗自咒罵目標人物的低級趣味,邊試圖取出腸道中最後一顆該死的情趣玩具。

身為特務Solo自然接受過抗藥訓練,但在沒有解藥的狀況下也僅有延緩作用,如今距離喝下催情劑已近半個小時過去,逐漸發揮的藥效點燃了全身的敏感點,名為慾望的高熱憑空而生,叫囂著亟欲獲得紓解。
腿間的肉刃在沒有觸碰的情況下早已自主勃起,做好準備的甬道收縮著,遲遲無法達到高潮的Omega當然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更別提某個遲鈍的Alpha始終杵在一旁毫無自覺地散發信息素。
溫潤的木質氣味十分低調,透著松木純粹的清香和,和Illya本人的感覺十分相似,闔上眼幾乎令人生出讓茫茫森林環繞的錯覺。


「Red peril別乾看著不如幫把手吧,在我因為死於慾火焚身之前。」
「我?」
目光留連在對方因為使勁而繃緊的背肌線條,沒預警猛地被點名,KGB探員像是做錯事被逮個正著的孩子,連忙站得筆直。
「我想這個房裡也沒有更多的人選了。」
嘴上調侃著,邊撤出體內的手指,俯低上身將臀部抬高一些好方便對方動作。

越發難受的麻癢感將Omega僅存的耐心侵蝕殆盡,遲遲等不到男人有所動作,Solo張口便是挑釁:「訓練有素的KGB不會連這點小事都遲疑吧?」同時忍不住慶幸自己有個如此容易理解的搭檔。
「哈、嗯……」
他人的觸碰讓敏感的Omega幾乎軟了腰,兩手揪緊了床單任對方笨拙甚至粗魯地在身後動作,將臉埋進柔軟的枕頭中悶喘。
瞧、果然立即見效,總使自身的狀況並不好Solo仍舊不忘暗自揶揄。


「好──嘿!」
話還沒說完,沒想前一刻還呈現誘人跪姿的Omega會突然發難,反應不及的Alpha只覺得天旋地轉,下一秒已經讓人摁倒在床上。

「你是故意的?」擰著眉,仰望跨騎在自己身上的CIA。
「你說呢?」
說著,Solo手上也沒閒著,慢條斯里地解開男人服務生制服背心的鈕扣,「畢竟現在這個狀況必須解決,我想你不知道解藥在哪裡吧,而我也不知道。所以親愛的Illya你不會拒絕這麼合情合理的要求吧?」
沒讓Alpha有反應的機會,只見黑髮的Omega取過Illya仍拿在手中的球體,舌尖舔上情趣玩具上頭殘留的體液,「這是個你情我願,沒人會吃虧的交易。」一雙氤氳著水氣的藍眸始終膠著在男人臉上。
這是來自惡魔的呢喃,一如伊甸園中誘惑夏娃的墮落天使。





火辣的Solo好難寫啊XDDDDDDDDDD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