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 Til death do us part 【蝙丑】CH2

寫在前面
*內有BL+NC17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Batman/Joker
*歡迎留言來玩//
晚上九點半,即便已過了晚餐時間,繁榮商圈內的人潮卻仍未散去。
身型纖瘦的男子隻身走在平整的磚砌人行道上,是再自然不過畫面,然而待到群眾瞧清男人面容的同時,此起彼落的抽氣聲伴隨著驚呼不曾間斷。
饒是再不長記性的市民也知道,標誌性的綠色鬈髮和掛在艷紅色刀疤代表了什麼,那是母親拿來嚇唬孩子們的可怕存在。

只見小丑一蹦一跳,彷彿並未瞧見身旁自動散開的人潮,逕自轉身走進一家裝潢雅緻的餐廳。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已經過了供餐的時間……
在目光對上來人的同時,男侍者生生嚥下險些脫口而出的語句,忙迭改口道:「請問幾位?」
「嘻、就我一個。」
得到答案後,年輕的男侍者誠惶誠恐地領著小丑上坐點餐。

「那個、我要三分熟。」
在完成點餐,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被猛地叫住,服務生哆嗦著轉過身:「請問有什麼問題?」語調僵硬。
「我說牛肉,要三分熟,有點血絲最棒了。」
「好的。」
「對了,麻煩幫我先上紅酒。」
舔了舔嘴角,像是沒察覺侍者的臉色嚇得煞白,小丑轉頭望向櫃檯處一臉肅穆警戒的經理,「噓、我希望能夠好好吃飯不被打擾噢。」食指抵唇,綠髮的罪犯語調輕快,顯然心情很是雀躍。

小丑的意外出現,除了侍者,自然也嚇壞了正在用餐的民眾。
幾乎是在有人起身意欲離開的同時,小丑喝了口紅酒,嘻笑道:「聽著,我不想造成大家的麻煩,而我也不喜歡有人打斷我吃飯的興致,大家用餐的時間都很安全,不過任意走出這間餐廳我可就不保證了。」
此話一出,就是用餐完畢的客人也是一個個低著腦袋,做出忙碌的模樣。

似是滿意眾人的反應,小丑將專注放回盤中的食物。
沙拉、濃湯、前菜、主餐,最後甜點的布朗尼蛋糕,一系列的餐點吃下來並沒有花去小丑多少時間,但很顯然對餐廳內的其他人而言,卻如一世紀般煎熬。
最後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拿錢結帳,酒足飯飽的小丑哼了不知名的曲調,踩著輕鬆的步伐離開餐廳。

旅館、酒吧,還是碼頭的廢棄貨櫃……
眼珠轉了轉,板著手指正思忖今晚該去哪個處所消磨時間,小丑想得認真,卻沒料會直直撞上一堵人牆。
「哎喲、哪個不長眼的!」捂著吃痛的鼻尖,罵咧咧的抬頭瞧見的是意料外的熟悉身影。
任男人拉著離開滿是好奇視線的街道,一改方才的凶神惡煞,小丑頓時笑開了臉:「小蝙蝠你來的太慢了,錯失了與我一同共進晚餐的機會。」
「你不應該在這裡出現。」
「怎麼?我連上餐廳吃頓飯的權利都沒有了嗎?」小丑由下往上的視線看在蝙蝠俠眼中,沒來由地生出一種別樣的脆弱。
即便想法僅僅一閃而逝,男人仍忍不住在心底痛斥自己是否腦袋不清醒,否則怎麼會產生這種錯覺。
飛快將瘋狂的念頭抹去,男人的語氣是一貫的低啞:「應該關在阿克漢的人沒有什麼資格談權力。」
「小蝙蝠真是惡劣呢,這麼久沒見面還是一樣無趣,開口就是這不行做那不行做,這種模樣絕對不討女人歡心的,」嘖了嘖嘴,眨巴著眼的同時話鋒一轉,「不過沒關係,我喜歡就好。」如是說著的小丑笑得好開心。
似真似假的發言不知有幾分真誠,每當這種時候,一聲悶哼即是最好的應對。

「啊!」
男人面具下的眉頭緊蹙,瞪著不知又有什麼問題的小丑的目光十分不善。
「我忘了問那家餐廳是否可以外送阿克漢了,三分熟的肋眼牛排吃起來真不錯。」說著,還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角。
墨色的眸瞳映出蝙蝠俠愕然的模樣,小丑扯了扯嘴角,「雖然我們剛剛沒能一同共進晚餐,不過我們可以來一炮幫助消化對吧?」展臂攬上男人的頸項,整個人順勢貼了上去,挺著腰胯磨蹭的動作滿是暗示。

略撇開臉閃避小丑湊近的唇,不著痕跡地伸手抹去仍殘留在嘴角的觸感,伸手將幾乎半掛在身上的小丑推開,「別貼上來。」聲線略顯生硬。
「怎麼?今天小蝙蝠不想做啊……」
指尖觸上男人的面具,由眉心順著鼻樑向下滑動,「還是說今天我沒惹事,所以高貴的騎士大人找不到藉口合理化自己在我身上發洩慾望的行為?」嘴角上揚,染了笑意的語調盡是譏諷。

──一針見血。
若說最了解布魯斯‧韋恩的是阿爾弗雷德,那麼最了解蝙蝠俠的則莫過於小丑。



「碰!」
無意撞倒垃圾筒而產生的巨響恰好引起室內警察的注意,只見一胖一瘦的警察踩著慢吞吞的步子循聲而來,任務達成的蝙蝠俠自然退回黑暗中。

「是什麼東西?」
「大概又是哪個晚上不睡覺的孩子不想讓人安寧吧。」
胖警察走近被撞倒的垃圾桶旁,驚呼出聲:「不!是個人!」
「哇靠!你是幹了什麼讓人打成這樣?」青一塊紫一塊幾乎看不出原貌。
「我、我……偷東西。」
「偷東西,那是讓蝙蝠俠送來的吧。」
「這、不過是偷東西,我說蝙蝠俠下手也太黑了吧。」嘖嘖出聲,語氣是顯而易見的不認同。
兩人的音量並不大,然而夜闌人靜就是再細碎的聲響也顯得清晰,尚未走遠的蝙蝠俠正好將兩人的對話盡數聽進耳裡。
在無人察覺的角度,在彎身上車以前男人行進的腳步有一瞬間不自然地停頓。

流線型的改裝車以一種近乎失控的速度奔馳在無人的高架橋上,只有男人自己知曉,死命踩下的油門並非因為趕時間或人命關天之類的理由,而是希冀透過這種行為宣洩滿腔的煩悶。
無可名狀的情緒充斥著整個胸腔,隨著心搏而跳動,吸取所有負面的想法做為養份且規律成長,如今成長為一頭懾人的貪婪巨獸,咆哮著意圖衝破柙欄。

兩個警察的發言在腦海中重複播放,他們並沒有說錯,這幾天自己下手真的不知輕重,好幾次都是罪犯被撂倒在地一動不動,自己才赫然反應過來。
那些傷勢,很顯然都有些過了。

「嘰──」刺耳的煞車聲劃破闃靜的黑夜。
佇在圍欄邊,放眼所及盡是燈火通明,比起站在大樓眺望時的居高臨下,高架橋的位置更能夠看出一個城市的繁華與興盛。
然而,再美好的一個城市,也有掩在其華美外表下的醜惡之處,正如那些蟄伏在犯罪小巷隨時為了一口飯吃而賣命的人們,小偷小搶和層出不窮的罪犯,當然還有始終無法由高譚根除的馬洛尼勢力,思及此,蝙蝠俠只覺得目光迷離,美好的景象在眼中只餘下幾個光點,其他盡是一片黑暗。
反觀當初成為蝙蝠俠的初衷和目標,如今達成多少?
犯罪仍然叢生,理應正直清廉的警察機構與黑道勾結,從中不知抽取了多少民脂民膏,自私的人們汲汲營營,佔近他人便宜就為了牟取多一分的個人利益。

提及這些以高譚繁華為食的蛀蟲,怎麼能夠忘了小丑。
沒有規則即是小丑的規則,即便如何暴力相向,小丑仍是那副無畏而無謂的模樣,面對這種敵人是否真的只有敵損一百自傷五十的應對方式,蝙蝠俠不知道也沒有機會嘗試,在男人還未釐清以前,兩人的關係早已出了變化。
敵我關係不再單純,交疊的肉體究竟是出於什麼理由?
是了,自己究竟是中了什麼蠱,才會明明打定主意要徹底結束這段不倫關係,卻又一次在對方的挑釁下敗下陣來。
身為蝙蝠俠,情緒卻輕易受到牽動……什麼也說不過去。



「布魯斯,你說我們等會去哪兒?」白皙的手掌擱在男人胸膛,時不時的撩撥輕揉不難看出女人語句中的暗示。
「我們就一直在這裡喝酒如何?」
「可是我們已經喝了兩個多小時了,我們去找點別的樂子吧……」紅唇一噘,嬌噌道。
「好吧,那你想去哪兒?」低垂下眼睫,虛掩下眸底一閃而逝的不悅。
「聽說在附近有家新開的飯店不錯漂亮呢,一直都沒有機會去參觀一下。」
如此提議,屬於成人的夜間邀約不言而喻。
「飯店噢……」
刻意拖長音調,見自己有些遲疑,不意外女人馬上使出渾身解數,「飯店很棒呢,我想試試飯店頂樓的露天游泳池,還可以一邊看夜景多棒。」眨著大眼,又是挽胳膊又是貼胸部,什麼惹火的招數都拿了出來。
「好吧,不過我對你的比基尼泳裝比較有興趣。」
「哼、討厭啦!」見布魯斯好不容易鬆口,目的達成的女人頓時喜上眉梢。

又是一個不歸宿的夜晚。
一改前些日子在宴會上拒絕美女邀請的態度,出席的所有宴會或場合,只要有人邀約,布魯斯幾乎來者不拒。
布魯斯自己也說不清這種放縱的行為是為了什麼,透過夜夜的荒唐麻痺自己,抑鬱在胸口的情緒不見消散不說,反倒惹得一身腥。
身為韋恩家族的唯一繼承人,任何舉動時時刻刻都被放大檢視,布魯斯如此前後不一的行為自然免不了媒體一番炒作,什麼『韋恩公子即將結婚所以趁婚前好好大玩特玩』,或是什麼『花花公子與秘密交往的戀人分手,解禁後恢復以往的自由風流』,各種猜測紛紛出籠,一時間眾說紛紜。

雖說如此,布魯斯仍沒想過自己摟著女人步出飯店時會碰著顯然是等候多時的記者。
「請問韋恩先生恢復單身的傳言是真的嗎?」
「身旁的女士是韋恩先生的新戀人嗎?」
「韋恩先生方便透露前一個戀人的身分嗎?」連環砲似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各家記者顯然有備而來。
就連阿爾弗雷德都不知道,這些記者怎麼會知道自己在哪兒過夜?疑惑僅是一閃而逝。
轉念一想,哪個女人勾搭自己不是為了名和利,不著痕跡地聳了聳肩,面對記者的問題,布魯斯笑得從容:「我一直都是單身啊,我怎麼可能放棄你們這些美人兒呢?」嘴角噙著淺笑,邊衝一旁的女記者暗送秋波。

記者的問題彷彿無窮無盡,耐著性子作答花了超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好不容易甩開纏人的記者,臨近中午布魯斯這才回到久違的韋恩莊園。

「幾天不見歡迎回家,你剛好趕上了午餐時間,我相信等會新聞會重播你的採訪片段。」這是老管家說的第一句話。
布魯斯被調侃也不臉紅,只是笑著搖頭進房漱洗。
不消多時,頂著半乾的頭髮走到餐桌前坐下,正為布魯斯張羅食物的老管家眉也沒抬,狀似自然地問道:「昨天的是個美人嗎?」
「嗯、不典型但是獨具個人特色。」努努嘴,布魯斯聳肩答道。
「言下之意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了?」
「嘿阿爾弗雷德,可不待這樣套話的。」
布魯斯自然清楚老管家擔心的是什麼,然而也只有布魯斯自己明白,始終沒有心定下來與固定女性交往並非是因為瑞秋,也非自己風流成性,而是那自己怎麼樣也無法掀起漣漪的心。
再說,兒女情長擺在責任面前,一切都不那麼重要了……
「我說會不會哪天你就直接抱了個孩子回來?」
「那樣我倒是輕鬆了,韋恩企業有了新的繼承人,你也不用整天盯著我啦。」接過阿爾弗雷德遞過來的杯子,布魯斯笑得很無賴。

訪談的畫面經過媒體的大肆渲染倒是再次落實布魯斯的風流形象,一連佔據了影視版的頭版數日,成了眾人茶餘飯後的好話題,而外界對此評價則是好壞不一。
外頭鬧得風風雨雨,反觀當事人坐在電視機前倒是一臉淡然。

比起外頭那些滿是諷刺的言論,對布魯斯而言,老管家那隱含著關懷,寬容而理解的目光才是真正具有殺傷力。
瀆職。
是的、就是瀆職,若說蝙蝠俠是一個打擊犯罪的職業,與小丑發生關係,甚至因為小丑而影響判斷力的自己,確確實實就是褻瀆了這個身份。
指腹輕撫過面具起伏的紋路,冷硬的金屬在燈光下折射出一種異常柔和的光,訴說著唯有布魯斯能夠理解的親暱,闔上眼,高譚繁華的夜景歷歷在目,口口聲聲說要保護這個城市,而自己卻愧對於此……滿腔的負罪感壓得男人幾乎無法呼吸。



「日前布魯斯‧韋恩讓突襲的記者撞見攬著女模由飯店走出,兩人舉止親密,面對訪問的記者,韋恩先生……」也許是媒體已經沒有新話題可用,老舊電視機閃爍著播放的是兩個禮拜以前的消息。
「果然是有錢人啊,隨便說些什麼就有一堆愚蠢媒體追捧個沒完。」
即便是在生活品質低劣的阿克漢,本業是醫生的強納森‧克萊恩仍是維持一貫的書卷氣息,撇了撇嘴,男人略高的聲線滿是譏諷。

「是說比起這些無趣的八卦新聞,外頭大家都在傳說已經大半個月沒有見到蝙蝠俠了。」
推了推眼鏡,閃著精光的冰藍色瞳眸不難看出男人幸災樂禍的雀躍,「那多事惹人厭的大老鼠終於不見了,高譚終於又是萬惡的高譚了!」
「不、他不會。」
「得了吧小丑,就算你是蝙蝠俠的頭號粉絲也不能保證他就會死在你手上,如今蝙蝠俠消失多時已經是事實了。」瞅了眼面色陰鶩的室友,稻草人一臉不以為意。
「……我會證明給你看。」
似答案更似囈語,蚊蚋似的低聲就是克萊恩也沒聽見,自然也沒瞧見小丑眼中一閃而逝的盤算和計畫。
阿克漢所在的納羅斯島即使與高譚主島分離,消息仍舊是一等一的靈通,稻草人所言小丑自然不會不知道,然而說什麼小丑也不能接受蝙蝠俠因為膽小怕事而選擇悄然消失的推論,唯一適合蝙蝠俠的死亡僅有壯烈犧牲。



「下一個焦點新聞,日前媒體收到來自小丑的預告要在上城區劃出一個微笑,昨夜凌晨一家食品工廠傳出火警,是這個月第四起的爆炸事件,以下是早些時候的現場畫面。」
畫面中受訪的警察並不陌生,聽聞記者所問的問題,布魯斯一時間只覺得有些恍惚。
小丑的攻擊是否就此結束?
不、當然不可能就此結束。
小丑向來說到做到,這四次爆炸的地點在地圖上構不成微笑不說,更何況小丑最喜歡的就是熱鬧和混亂。

若是站在一個犯罪者的角度來看,小丑這次的預告做的相當成功。
預告內容沒有透露地點和時間,甚至連次數都不清楚,人們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攻擊一點一點的累積焦慮,恐懼的效應蔓延開來,如今激進的人民甚至包圍警局以示抗議,要警察局長給個交代。

「無濟於事。」望著被人民團團圍住的高登,布魯斯扯出一抹苦笑,低嘆了聲。
已經有多久沒有穿上那套高價打造的夜行衣?已經多久沒有穿梭在高譚的夜幕中?
小丑的預告、夜裡的爆炸、害怕的人民……這些曾經深刻鎸鏤在骨髓內的責任,布魯斯此時只覺得遙遠。
理應對小丑的行為感到憤怒,然而布魯斯卻怎麼樣都無法將錯誤怪罪到小丑身上,小丑固然有錯,但身為一個罪犯小丑只是做他的立場該做的事,身為一個怠忽職守的蝙蝠俠,自己實在沒有什麼立場去責備小丑。
無法阻止罪犯的蝙蝠俠毋須存在,如今心存懷疑的自己,是否真的還有資格當蝙蝠俠?

布魯斯放任自己仰躺進柔軟的沙發內,閉上眼,腦中浮現的是各處被燒得只剩焦土的爆炸地點,更彷彿能夠嗅著那過焚燒後特有的炭化氣味,而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無力感籠罩了全身,布魯斯只覺得自己陷入一個漩渦,越是掙扎越是無法脫身,只能越發墮落。


甫踏進書房,映入阿爾弗雷德眼簾的即是布魯斯手上把玩著蝙蝠鏢、斜倚在沙發上的頹廢模樣,輕輕放下手中的拖盤,老管家出聲問道:「少爺,你認為蝙蝠俠是什麼呢?是人類?還是足夠拯救全人類的超級英雄?」
沒等布魯斯做出回應,阿爾弗雷德便接著說下去:「我想你沒有忘記你的初衷,蝙蝠俠生於絕望,他的存在是為了能夠成為一個象徵,鼓勵高譚民眾為正義發聲。」

阿爾弗雷德,現在的我真的可以嗎?與小丑糾纏不清,甚至迷失方向的我,阿爾弗雷德你仍然覺得我能夠繼續勝任蝙蝠俠一職嗎?
視線落在低頭倒茶的老管家身上,布魯斯掀了掀嘴唇,最末還是什麼也沒問出口。

然而阿爾弗雷德像是知道布魯斯要說些什麼似的,抬眸,年過半百的老管家衝男人俏皮地眨了眨眼,打趣道:「知道嗎,對高譚這個城市而言,沒有蝙蝠俠的時間遠多於好事英雄出現的時間,一個城市的興亡從來都不是能夠掌控在一人手上。」
半張著嘴一臉愕然,阿爾弗雷德出乎意料的發言令布魯斯反應不過來。
「韋恩少爺,別把自己看的太重,當然,也不要妄自菲薄。記得,在蝙蝠俠身分以前,你只是個人類,即使人類渺小而虛弱,但人類因為夢想和慾望而強大。」語畢,阿爾弗雷德轉身離開以前不忘為布魯斯帶上房門,留給男人一個獨自思考的空間。



「哈哈哈哈,咿哈哈哈哈──!」
站在爆炸中的建築物前,火光將男人的臉映照得通紅,一頭綠髮因為爆炸產生的強大氣流而飛舞,望著自己的傑作,小丑笑得猖狂──這是蝙蝠俠匆匆趕到現場時看到的畫面。

「哈哈哈唔……」
笑聲被打斷,面頰受到重擊的小丑被打倒在地,然而這並不影響小丑的心情,「來不及了,小蝙蝠你太慢了。」
瞪著建築物整個讓火舌逐漸吞噬,無力阻止的男人狠狠踹了讓自己撂倒在地的小丑一腳。
「你知道嗎?這一切都是因為小蝙蝠你太不敬業了,誰讓你前陣子怠忽職守呢。」
小丑高而尖銳的語調滿是諷刺,「都是因為你這膽小怕事的蝙蝠俠,都是因為你萌生了愚蠢的引退意圖,這些爆炸的地點都是因為你的緣故蝙蝠俠!」
想法讓人摸透,男人面具下的眉頭緊蹙,沉默了半晌才道:「別藉此合理化你的行為,更何況蝙蝠俠消失了你們這些罪犯豈不是最該開心的?」
「我可是會很難過的。」
「你敢說能夠任你蹂躪的高譚不感興趣嗎?」
「啊哈,毫無反抗的高譚光想像我就忍不住興奮到手抖了呢!不過我更喜歡有蝙蝠俠的高譚,看著大蝙蝠背負罵名為高譚收拾殘局和髒亂實在很有趣,知道嗎,高譚市民是我見過最自私的人們了,也真不怪你不想再保護這些人了……」說著邊站起身來,小丑聳了聳肩,做出無奈和理解的表情衝男人笑得得意。
「閉嘴!」
堪堪閃過男人揮來的拳頭,雖說武力值不高,但小丑也不是乖乖挨揍不反抗的主。
卯起勁來,小丑不要命似地朝蝙蝠俠撲了過去,兩人頓時打成一團,小丑的拳頭甚至幾次擊中男人沒有面具保護的下顎。

大火燒得猛烈,如此騷動很快就便引來了警察和消防員,示警的鳴笛聲頓時為夜晚添了幾分熱鬧。

「承認吧小蝙蝠,就算你再怎麼逃避我們就是相互依存的關係,因為有你所以有我,但也因為有我,你的存在才顯得更有意義。」
再一次被撂倒在地,以袖口隨意抹去因為鼻尖被重擊而汨汨留下的鼻血,即便渾身疼痛,小丑仍咧著嘴笑道:「我們極其相似,甚至成就彼此知道嗎?」
彷彿帶有魔力的一句話,蝙蝠俠似是讓人下了咒語般杵在原地動也不動,半晌沒有任何反應。
不、我們不同……一句話鯁在喉間卻怎麼樣也吐不出。
但小丑說的沒錯,在高譚人們眼中,蝙蝠俠就是個打著正義名號的怪胎,和小丑沒什麼兩樣的怪胎,畢竟人類面對自己所無法觸及的能力時,向來的反應即是害怕和厭惡。

即便讓趕到現場的警察架開,小丑還不忘回頭朝仍未回神的男人笑道:「小蝙蝠相信我,我們會一直糾纏不清,直到一方死亡……」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