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 Case.6 【蘇美】上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IllyaXSolo,ABO背景注意


「什麼?」
「還需要我再說一次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倆的事,讓你標記那個美國Omega不是恰好稱了你的意?」
「可是──」
眉間攏起一座小山,金髮的Alpha怒氣沖沖地瞪著坐在辦公桌另一頭的長官,滿臉的不可置信。
「Kuryakin別像你父親一樣令人失望,如果你做不到的話自會有其他人去做,所以何不心存感恩地接下任務呢?」

Illya清楚地知曉男人所言即是。
就算對象是個特務,但標記一個Omega,比起去暗殺他國政要或是竊取機密文件都相對容易的多,就算沒有自己也會有其他同仁去負責,更別提Solo的外型足夠惹眼,那定然是個搶手且令人羨慕的任務。
將拳頭攥得死緊,指節喀喀作響。
Illya無暇思索心中那股惱怒是否僅是源於不願讓他人搶先的不服輸,他只知道,自己不樂意看見那個驕傲的孔雀折辱在任何人身下。

Solo具有相當完美的條件,若是他想他能夠與任何一個Alpha結為伴侶,但很顯然答案是否定的。
由於母親的緣故,在性事方面Illya幾乎是個禁慾的修士,不願發生在母親身上的悲哀一再重演。
而這回的任務,勢必要打破Illya這在他人眼中看來或許幼稚而無聊的堅持。

「所以,你的答案呢?」
「我接受這個任務。」
一字一頓,每個單字都像是從齒縫間迸出似的蘊含的負面情緒,深深看了男人一眼,KGB最是優秀的特工什麼話也沒說便轉身離開。
畢竟此時該煩惱的不是自家上司的面孔多可憎可惡,而是該如何處理剛接下的棘手任務。





Illya是個徹底的行動派。
以往再是危險困難的任務男人都從未膽怯,訂定縝密的計畫而後確實施行,分明是再簡單不過的步驟Illya這回卻一拖再拖。
眸底倒映出煙灰缸中已經燒成灰燼的電報,這已經是第三次的通牒,Illya知道若是自己再不有所作為,這個任務很快便會分派給其他自己或許認識又或許不認識的同仁。
煩躁地甚至連下棋都無法專心,Illya索性拿了帽子出外透氣。


在駐點周圍逛了一圈,金髮的Alpha意外地發現自己似乎接連著兩天都沒見著那抹熟悉的身影。
復又仔細地找了一回,仍然搜尋無果。

坐立不安的Illya終是忍不住和蜷縮在沙發上看書的女孩打探:「最近有任務嗎?」
「你找Solo嗎?他昨天就和Waverly請假不知去哪了。」
從Beta女孩那裡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猶豫再三,Illya決定打著追蹤目標的名義,理所當然地動用蘇聯的內部情報網。


沒讓男人等得太久,很快地統整各方線索的Illya鎖定了座標。
尋思著或許是美國本部給Solo額外下了任務指令,Illya隱在暗處繃緊了神經,在四周觀察了良久,確認沒有異狀這才正式靠近那棟外表看上去再平凡不過的公寓。
仍然保持警戒的KGB並未貿然闖入。
所幸Solo所在的四樓並不算高,Illya決定先在外頭探探狀況。

然而Illya怎麼樣也沒想到透過窗簾沒有完全掩實的縫隙會瞧見如此香艷的畫面,主角自是此次的目標Napoleon Solo,半裸的男人僅有上身穿了一件襯衫,此時正屈膝跪在床頭,一手扶著床板,另一手則是伸長了在自己後穴不斷抽插。
此時的景象恰好重現了數個月前在法國旅館時的意外。
隔著玻璃窗,Illya仍像是能夠聽聞男人那有些軟糯低沉的呻吟,彷彿嗅著了那屬於Omega過份香甜誘人的信息素,張揚而具侵略性的氣味總能輕易撩動人心。

嚥了嚥唾沫,Illya尷尬地發現僅僅只是隔著窗戶窺視自己便起了反應。
身為Alpha,Illya自然清楚Omega之於自己的影響力,但每個KGB探員都接受過針對信息素的特別訓練,Illya自認不是受本能驅使禽獸般的存在,然而Solo卻是那個異數。


既然確認了對方只是要找地方渡過發情期,金髮的Alpha相當紳士地準備離開這個令自己不再冷靜的環境。
「喀!」
腦袋似乎仍沉浸在那個血脈噴張的畫面之中,KGB的首席特務犯了個不該有的低級錯誤。
「誰?」
惡狠狠地瞪視自己闖禍的右腳和發出聲音的花盆碎片,Illya僵直了身體,即便聽不見聲音,仍舊能夠依稀感覺到屋裡的男人向自己所在的窗口逐漸靠近。
「Illya?」
金髮的Alpha一直以來都對自己在大小任務中磨練出的經驗極富信心,直到聽見玻璃窗被打開,讓對方直呼了名字。
不得已之下,Illya只好硬著頭皮現身。

「Red peril?」
眼尖地捕捉到Omega面上一閃而逝的詫異,鐵幕中的探員懊惱地暗罵自己應該沉住氣裝作什麼也沒聽見。
「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側身給男人讓了位置,Solo不好奇似地沒問對方來意。


男人搔了搔一頭沒有抹上髮油的黑髮,輕笑著吐出揶揄:「就算這裡有茶或咖啡,我現在這模樣也沒法給你送上,如果你再晚一些來就沒人給你開窗了。」
在這個空間CIA的探員相較平日來的休閒而放鬆,落在額際的髮絲為男人平添了幾分慵懶氣息。
「這裡,沒有別人嗎?」
不是不清楚Illya暗示了什麼,但很顯然Omega不打算放棄這個調戲蘇聯大熊的機會。
「該有誰?」
說著,邊朝Alpha走近幾步,僅有襯衫衣襬虛掩的下身則是隨著男人的動作若隱若現。
「……某個Alpha。」不自然地別開眼,吶吶地回答。
「我眼前不正好有個自己送上門的。」
嘴角含笑,只見兩人一人前進一人退後,語音落下的同時Solo已經將男人逼至牆角。
「我只是路過。」
過分拙劣的說詞讓Illya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是嘛,我還以為Red peril是特地來執行任務的。」
伸手挑起男人的下頜,指腹沿著細碎的鬍渣撫摸而上,最後有意無意地停在耳根處打轉。
「什麼任務?」
吞了口唾沫,Illya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乾啞得厲害。
「你不是接了個標記我的任務嗎,Red peril?」趁著對方錯愕的瞬間,Solo一伸手取下男人的扁帽歪歪斜斜地帶上,Omega露齒一笑,帽簷下的眸瞳閃爍著促狹和興味。





赫然發現好陣子沒更新
.蘇聯和美國這是要聯親的節奏(欸

題目:歐美影視同人come on baby~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No title

所以最后通贩了嘛 w

Re: No title

> 所以最后通贩了嘛 w
查了一下發現目前代理手中似乎都沒有本子了XDD
請問是需要使用哪個平台通販呢?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管理人

Calix(觴君*)

Author:Calix(觴君*)
酒杯一枚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檔案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Plurk

誰來我家

搜尋欄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